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

“啊……”的一声尖叫,卫长歌只觉得身体像是被撕裂成了两半,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贯穿了她的灵魂……

这种痛很陌生却也很熟悉,此时竟成功的将她的注意力转移了。

“赵远峰、陆瑶,你们不得好死,我绝不会放过你们……”咬着牙,她脱口而出,可话还没有说全,卫长歌就发觉了身体所带来的异样,疼痛过后的那种欢悦……睁开眼一看,才发现,自己竟被人重重的压在身下,背后冰冷的触感以及身体磨擦所发出的声音,让她简直不可置信。

她……不该是被自己的未婚夫和最好的闺密按在浴缸里么?怎的会出现在这里?

眼前的光线虽然很暗,但她却隐隐能瞧见这男子不同于常人的发髻,这是……古人的发髻?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脑海中突然被强行贯入一连串的片段……

如同演电影一般,将一个女子十六年的记忆一下子猛然灌入,她紧紧的咬着牙,一边承受男子带给她的痛苦,一边努力的想要抚平这些东西。

手指不由得紧紧的抓住了男子的背部,指尖狠狠的掐进对方的肉里。

男子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异样,身子微微一顿,片刻之后,行动更加的猛烈,在一声长叹中,男主似是筋疲力尽一般松开了她,而后隔开了他们的身体,倒在了一旁。

从他抬手的动作,卫长歌可以看出来是在揉眉头,可是她依旧看不清那人的脸。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卫长歌不动声色地微微眯着眼,随即,就感觉身上被扔了一件衣服。

一个沙哑的男声响了起来:“将军,我们得尽快赶路。”

他说完这句,就弯下身子开始帮刚刚侵犯她的那个男子整理衣裳。卫长歌挣扎了一下想要起身,可是全身都使不上力,正纠结着,那人忽然开了口:“她……”

这嗓音不同于外面走进来那人,虽冷硬,却带了几分磁性,仿佛无限疲惫,意识也不十分清醒。

“将军放心,属下会安置好。”

到底什么情况?卫长歌想问,可奈何,喉头却像是被塞了东西,竟是软棉棉的发不出声音来……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搀扶着那“将军”走出了山洞,但很快又折返回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卫长歌睁着的双眼,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钱袋。

“今日事出突然,贸然将你掳了来,是在下失礼。实在是我家将军遭奸人陷害,这些银两给姑娘权作补偿,对不住!”

他郑重地一抱拳,随即看也不再看卫长歌一眼,大踏步走了出去。

卫长歌的脑袋里一片混乱……

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她还是不得不接受。

脑中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闪过,几乎是外面的马蹄声一远,她立刻挣扎着起身,将衣物拢了拢,跑到了外面光亮处。

身体绵软无力,跑的过程中几次险些跌倒,可是她顾不上了。走到外面才发现,这是一个山洞,外面多的是草木,她对着日光看自己的身体,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青紫痕迹,而自己身上,却穿着一件款式奇怪的红色粗布衣裳,看这样式……倒像是古装剧中的。

耳中隐约传来潺潺水声,卫长歌朝着那声音的方向拔腿就跑。没多久就到了溪边,水流到低洼处,汇聚成了小小一汪水潭。心开始砰砰直跳,卫长歌抬手压了压跳得过于猛烈的胸口,慢慢弯下了腰。

水中映出了一张标准的鹅蛋脸,五官小巧精致,好看,却……完全陌生。

卫长歌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

刚醒来的时候,她有想过,会不会是赵刚二人没有弄死她,反而将她弄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换了个法子羞辱她。

可是那人说的话,这衣裳,一直到此刻看到这张全然陌生的脸,她心中那个荒谬的念头却是落到了实处。

这分明就是她的脸。

可这分明,又不是她的脸。

如果非要解释的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她穿越了。

额上传来一阵刺痛,卫长歌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疼痛。她重新爬起来,对着水看了一会,刚才竟然没有发现,额头上有一个口子,好在血液有所凝固,才不至于休克。

她拢了点水,将额上的伤口小心地清理了一下,忽然想到,莫非是这身体的主人遭遇了这样的事,一时想不开自尽了?

卫长歌皱着眉,脑中却忽然闪过了一些杂乱的画面。

仿佛是……这身体原本的记忆。

画面渐渐连贯,这个小姑娘,是在成亲的途中,被人掳了来,被迫与那男人发生了关系。

她细细梳理了一遍,隐约拼凑出了事情的大概。

将军遭奸人陷害,迫不得已将她掳来……难不成,这身体是被当成了解药?!心中一阵怒火起,卫长歌清晰地回忆起了这身体的主人拿起石块砸向自己额头的一瞬,那是怎样的绝望!

可是为什么不砸那个男人!

卫长歌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可转念一想,若不是这样,自己此刻已经不知魂归何处了。

或许,这个与自己同名的小姑娘,与自己冥冥之中有着某种联系也说不定。

如果能有回去的机会……想起赵刚二人的嘴脸,她的眼神变得冷厉起来。休息了片刻,忍着酸痛的身子,她又回到了那个山洞。

里面显然是被人清理过,周遭都散落着石头,唯有刚才他们躺的那一处是平整的。地上还散落着一些红色的衣服碎片。这一处没有什么线索,她索性又往里走了些。

然而这山洞并不深,又往里走了几步,也走到了头。她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上了凹凸不平的山壁,一阵失落铺天盖地而来。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洞,没有什么特殊的山洞。

她为什么会穿越,她此刻找不到一点头绪。坐在原地思考了片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发生这样诡异的事,但事情已经发展成现在的样子,她已经没有退路。

既然如今她已经变成了她,既然自己没有死,那她就好好活下去。

活着,一切才有可能,不是么?

活下去,以后会有转机也说不定。为了自己,也连同这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的份,一起活下去!

神色渐渐变得冷凝,卫长歌又变回了那个高贵大方的卫家千金。

先前,是她错付真心,错信了人,才让自己落到这样的下场,可既然可以重活一世,哪怕是换了身份,她也绝不会再浪费任何机会。

目光落到地上的钱袋上,那是刚才那个男子留下给她作为补偿的。想了想,她将衣服仔仔细细地穿好,将那钱袋收了起来,径直走出了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