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王妃请笑纳

听闻安国公府的二小姐死了,云七夕乐了。

等到夜深人静,她挎上自己的工具包,上山了。

几天前,她盗了一个墓。原本打算干完最后一票,就金盆洗手。可谁知道不过戴了一个墓主人的玉扳指,就穿越了。

金盆洗手?洗个屁啊!

她如今倒是觉得,盗墓这职业挺不错。投资少,见效快,最关键的是,永不被淘汰。

有这一手本事,无论老天爷把她扔哪里,她都能活出一朵花儿来。

盛夏的晚风,清凉如水。

这位二小姐今天刚刚下葬,墓前的香烛都还没有燃尽,那一堆燃烧过的纸钱,仿佛还冒着余温。

云七夕望了一眼漆黑的四周,确定无人后,取下包,从包里拿出一把冥币来。

蹲在墓碑前,借着还没燃尽的烛火,她点燃了冥币。

“二小姐,这是一点儿小意思,你拿去,里面那些你死不带去的东西,我就拿走了,江湖救急,我云七夕在这儿谢过了,你……”

云七夕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瞪大眼睛,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看清了墓碑上的字迹。

云氏七夕?

她背脊一麻,手里还在燃烧的冥币一扔,猛地站了起来。

不带这么玩人的好吗!

火星子在她的眼前胡乱地飞着,她缓缓地镇定了下来,火光落入她眯起的眼睛里,闪动着一抹狡黠,唇角邪气一勾。

这普天之下,同名同姓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缘份哪!

看来,今儿干的这一票,是天意!

好歹是一个资深盗墓者,心头哪能有个怕字?

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她将包往肩上一挎,提步往墓室门口走去。

门,是开的?

她放缓了脚步,走得谨慎了些。

突然,她顿住脚,眼睛死死地盯住墓门。

由于常年夜间出动,她晚上的视力练就得极好。晦暗不明的月光下,她看见大开的墓门上,赫然有几个血手印。

她眯着眼,打量着那几个血手印。

手掌很大,指骨略粗,这手印的主人应该是个男人,绝不会是墓里这位二小姐。

太过诡异!

进去?还是不进去?在她的字典里好像还没有退缩二字。

她正在纠结着,突然一阵阴风席卷而来,墓前的火烛瞬间扑灭,燃烧的冥币飞上了天。

正抬手遮挡扑来的纸灰,云七夕突觉有一只手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大力地往里一拉,她便整个身子扑了进去。

她扑进了一个宽大的胸膛里。

“喂……”

她刚想发声,嘴巴就被一只大掌扣住。她越是挣扎,那只手就扣得越紧。

“不想死就安静点儿。”

耳边响起一个不耐的声音,嗓音低沉好听,但气息却有些弱。

是活人,不是鬼!

因为,他说话时,云七夕清晰地感受到了耳边的热气。

入鼻是一股很浓,很浓的血腥味儿,盖过了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

他受伤了?

云七夕抬起头,努力想看清他的样子。可惜墓室里太暗,没有一点光线,她看不见。

见她停止了挣扎,扣住她的那只手也放松了一些,给了她呼吸的空间。

“你……”

云七夕刚想开口,他的手就再次堵紧了她。同时,她能够感到,他的身体瞬间绷得很紧。

她没有再挣扎,因为,她也听见了外面的脚步声。

“他受伤了,跑不了多远,一定在这儿附近,给我仔细找。”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在墓外响起。

“可是这附近都找遍了。”另一个男人道。

“再找!这次若让他逃了,回去如何向太子殿下交待?”

“我看他伤得很重,就算逃走了,估计也活不了多久。”

“不行,必须把他找出来。”

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迟疑地道,“不会在这墓里吧?”

听见这话,云七夕屏住了呼吸。

外面是半刻的安静。

身旁的男人捂着她的手不放松,另一只手圈着她一步步后退。

“进去看看。”那个粗犷的声音突然命令。

“是。”

紧接着,杂乱的脚步声向着墓室走来。

耳旁男人的气息越来越重,云七夕也很紧张。她不知道这人跟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恨,但她知道,一旦被发现,她也是逃不掉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清晰地听到,他们已经进来了。

云七夕缓缓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身旁的男人可能明白他们马上就要暴露了。所以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也并没有阻止她。

“什么也看不见,点个火把来。”

男人的啐骂声在很近的地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