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见倾心:亿万老公超暖心

夜,星空照耀,暗晕的光辉洒落在kingsize大床上。

身穿黑色性感睡衣的沐晓晓白皙的大腿敞露在外,若隐若现,呼之欲出,里面的无限风光引人遐想。

沐晓晓嘴角微翘,貌似在梦里梦见了什么。

想要动一动双臂,可是怎么使劲都没有用,像是被绳子桎梏起来了。

她尝试着睁开眼睛,睁开惺忪地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就算现在是黑夜,也不至于什么也看不见吧,至少可以看个大概吧,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眼被眼罩遮住了。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她被绑架了。

沐晓晓挣扎着,大喊,“救命啊……救命……放开我……”

“咔”的一声,门被打开了,沐晓晓的耳力极好,警惕地问,“你是什么人,是救我的还是绑架我的人?”

来人没有开口说话,沐晓晓不知道是男是女。

正当她思索的时候,身上突然增加了重量,鼻息间有着扑面而来的古龙水清香,嘴里不禁呢喃,“靠,这哪里是被绑架了,如果被绑架了,她不是应该被扔在冰冷的地上吗?她现在躺的分明就是柔软的大床,而且这绑匪的身上怎么可能喷昂贵的古龙水啊,她这明显就是在做梦嘛。”

黑夜中的男人嘴角微翘,伸出指腹碾压在她柔嫩的粉唇上,俯身在她的耳边,蛊惑地开口,“沐晓晓,帮我生一个孩子。”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沐晓晓浑身颤抖,像电流通过一般,酥酥麻麻地,沙哑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徘徊,“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才十八岁,怎么可能生孩子,就算生孩子,你算老几啊,我凭什么给你生孩子,再说了,你只是我梦里的男人而已,还真是逗……唔……”

冰冷的薄唇贴上她柔软的嫩唇,沐晓晓惊讶地张开贝齿,男人乘虚而入,品尝她的甘甜。

沐晓晓大脑很快缺氧,“换气。”像是受了蛊惑一样,大口喘了一口气,随后是更加猛烈的吻。

沐晓晓感觉自己完了,过了十八年,今晚居然做了春梦,还是这么变态的春梦,这不是在虐自己嘛,干嘛要把她的手臂绑住,眼睛蒙起来啊……

虽然知道这是梦,可是沐晓晓绝对不会任由男人碰自己,就算是在梦里也不可以,张嘴狠狠地咬上男人的薄唇,血腥的味道冲刺着沐晓晓的口腔,男人“嘶……”的一声,吃痛地离开了她的唇,“这梦也太真实了吧,居然像真实体验一样。”

男人阴沉着脸看向一脸惊讶的沐晓晓,这个女人真大胆,居然敢咬他,她是第一个敢这么对他的女人。

她越是挣扎,他越是要让她臣服。

一个男人的征服欲一旦被挑起,便一发不可收拾,原本还是小老虎的沐晓晓,现在被男人折腾得变成了小绵羊,任人宰割。

随后一切自然水到渠成,干柴烈火,一室旖旎……

……

男人从浴室出来,一身西装,衣冠楚楚地站在床边,不含任何感情地看着床上这世界上稀少有RH阴型血的女人,也是能为他生孩子的女人,只看了那么一眼便匆匆离开了。

走出卧室,拳头紧握,老太太严肃警告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你父亲刚去世不久,现在你的首要任务是生下继承人,否则八大家族的人会对你的位置虎视眈眈,你甚至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记住,孩子的存在不能让他们知道。”

男人出来,李叔立刻上前。

“在她没有怀孕前,不许她离开这里一步。”男人冰冷低沉的声音在客厅想起,恍如地狱里的撒旦。

“是,少爷。”李叔毕恭毕敬地说。

男人走向门边,有人自动地帮他打开了门,随后他的身后跟着一群人,渐渐地消失在黑夜中……

翌日。

一缕柔和的光线照射在正躺床上睡觉的女人眼上,沐晓晓用手挡住了眼睛,动了动腰,浑身的酸疼如猛兽般袭来,“唔……痛……”嘴里不禁哼了几声。

睁开惺忪的眼睛,手脖上的红痕立刻映入眼帘,沐晓晓呆了,昨天晚上让人脸红心跳的梦在她的脑海里像电影一样不停地播放,清丽的小脸瞬间染成了一朵红云。

不对,昨晚她只是在梦里被绳子绑住了,为什么现在她的手脖会有被绑过后的红痕呢?

眉目紧皱,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沐晓晓凌乱了,谁能告诉她,她原本温馨的小屋为什么现在变成了奢侈如宫殿般的房间了呢?

昨晚上那如亲身体验般的春梦,再加上现在浑身的酸疼,沐晓晓越想越怕,担忧地拉开身上雪白的棉被,“啊……”

手紧紧地攥住盖在身上的被子,为什么她身上一丝不挂?

“嘭”的一声,房门瞬间被推开,沐晓晓害怕的不顾身上的疼痛坐起来,退向角落里,用被子紧紧地裹住不着一丝的身体。

惊吓地看向闻声突然进来的一群身穿帮佣工作制服的女人。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为首的女佣紧张地问,想要走到沐晓晓的面前,却被沐晓晓制止了,“别过来……”大吼道。

女佣被吓得连连后退,李叔吩咐过他们,对待面前的女人就要像对待主人一样,但是绝对不以放她离开这里。

看着她们全部后退,沐晓晓送了一口气,不经意间瞥了一眼羊毛地毯上,那绳子、眼罩……她这才明白,昨天晚上的一切都不是梦。

她的第一次真的没了,“你们为什么绑架我。”沐晓晓愤怒道,心里的委屈如泉水般涌入心头,鼻尖酸酸的,强忍着自己不许哭。

她们看着沐晓晓猩红的眼眸,不敢多说话,“小姐,您还是先沐浴穿好衣服吧,至于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为首的女佣平静道。

话落,两个女佣严肃地上前朝着沐晓晓走去。

见状,沐晓晓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大喊,“出去,快出去……”看了看身边,拿起枕头朝着女佣们砸,女佣站在原地接住枕头。

“出去……”又拿起离她近的柜子上的水杯,在即将砸的那一刻,佣人开口,“小姐,您也可以选择自己进去洗。”

“都出去……”沐晓晓又吼。

为首的佣人使了两个眼色,房间里的佣人全部离开了。

沐晓晓双腿蜷起,头埋在膝盖上,手臂抱住头,所有的委屈随着眼泪一起落下“呜呜……”

她不喜欢流泪,可是她昨天晚上明明在家睡觉,莫名其妙的就被绑架到了这里,还稀里糊涂的把她最珍贵的第一次弄丢了,此时,她只能在没人的地方用哭来释放自己压抑的心情。

要是让她知道昨晚那个变态的男人是谁,她一定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然后再好好的暴打他一顿。

想到那个该死的男人可能就在外面,沐晓晓擦了擦眼泪,起身去了浴室洗澡,等一会儿就出去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