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囚爱:顾少霸宠小娇妻

“轰隆隆......”

一道惊雷划破长空,沉闷的雷鸣声在墨夜之中经久盘旋,狂风呼啸,暴雨降临,夜色深邃的可怕。

在一幢宏伟却又诡异莫测的深山城堡中,乔安然蜷缩着身子恐惧的待在角落里,狂风穿过窗户的缝隙,怒吼着冲进房间,高悬在房顶上的吊灯被吹得摇来晃去,发出一阵阵的“索索声”,微黄的灯光来回闪烁,给本就阴暗诡异的屋子平添出几分阴森可怕。

啪的一声,房里的灯突然熄灭。

整个房间一下子陷入一片漆黑,惊觉的乔安然打了一个激灵,抱住双膝的手臂紧了紧,身子使劲往墙上靠了靠,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稍缓解心中的恐惧不安。

“嘎吱!”

红色的朱漆房门被人大力推开,乔安然下意识的抬眸望去,一个高大欣长的身影矗立在门口微黄的灯光下,一双修长的腿迈着稳健而有力步子正缓缓向她走来,乔安然瑟缩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怎么办,怎么办,他是谁?我会不会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了?”,惊慌失措的乔安然伸出手胡乱的在地上摸索着,希望能找到一个能保护自己的东西或者是武器,终于她摸到了一个类似啤酒瓶之类的物体,她死死的把它攥在手里,用尽全身力气

屏住呼吸,竭力想要控制住自己慌乱的神情,“乔安然不要怕,你不 能死在这里,妈妈还在家里等你,只要那人再靠近一点,只要你找准时机,给他脑袋上来那么一下,你就可以趁机逃出去了,你可以的,乔安然,你一定可以的!”。乔安然不停的在心里安慰自己,明媚眸子里的不安却越积越深。

“轰轰.....”

突然,闪电再次袭来,锋利的电光像是一把利剑划破长空,光芒一闪而至,透过窗户钻入房间,恰好照在来人的脸上,虽然强光转瞬即逝,但乔安然还是看清了男人的样子,那是一张轮廓清晰、五官比例恰到好处到精致脸庞,美中不足的是此刻在他那双如寒星般璀璨的眸子里,却蕴藏着寒厉慑人的光芒,他死死的盯着她,俨然是一只凶恶的狼,正在饶有兴致的看着即将被他吞噬的猎物。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绑架我?”乔安然强行克制住恐惧从地上站起来,同时将身子死死的贴在墙角,握着啤酒瓶的手紧了又紧,因为用力而发白的指节在灰暗的光线中微微颤抖。强烈的求生欲把她的声音变得嘶哑狂怒,双眸也瞬间染上凶狠的血腥红,泪水和着冷汗一起瞬间覆盖了她娇嫩的面孔。

男人没有说话,沉闷的气氛在空气里飘洒弥漫了很久,等到乔安然手中的酒瓶颤抖到都快握不住了,男人拿出打火机,从衣兜里抽出一支香烟放在嘴边点燃,摇曳的火光中,男人那双狭长邪魅的凤眸里隐隐透露出一抹让乔安然更为不安的危险的深邃。

片刻,火光熄灭,香烟的零星光点随着男人呼吸的节奏闪烁,沉郁的烟味顺着夜风弥漫开来,气喘吁吁的乔安然禁不住烟雾的侵袭,猛烈的咳嗽起来。就在乔安然低头咳嗽的下一秒,零星光点已经闪至身旁,未等乔安然回神拿出啤酒瓶准备发起攻击,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已经迅速揽住了她的细腰,手里的瓶子也被瞬间夺走。

随着男人嘴里含着的烟蒂滚落,一片冰冷的唇覆盖在了乔安然的唇上。

一股浑厚的男性气息,夹杂着浑浊的烟味,猛的灌入乔安然的口腔,这突如其来的侵犯吓得乔安然瞬间睁大了瞳孔,她慌乱的伸出手臂,想要推开男人壮硕结实的胸膛,却在不经意间触摸到了男人强壮的紧实腹肌,从未和男人有过肢体接触的她当即缩回了手臂,转而握成拳头用力捶打男人的后背。

男人丝毫不理会乔安然的挣扎,吻的越发猛烈霸道,双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乔安然的身体上游走起来,就在男人的双手刚触碰到乔安然精致细腻的翘臀之时,乔安然找准间隙,抬起膝盖,重重的顶在男人的肚子上。

“嗯....”男人闷哼一声,停止了一切不雅的动作,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乔安然借机快速整理好刚才被男人剥开的衣服,捏紧拳头怒斥道:“你这个禽兽!到底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男人阴冷一笑,笑声夹杂着窗外哗哗而下的雨声,听上去像是来自地狱的某种恶鬼的腔调,这声音让乔安然的心如被雷击一般波涛汹涌,片刻后男人才冷声说道:“你要知道,在你决定签署那份协议之时,就已经注定,这一生都要成为我的奴役任我欺辱.....难道,你忘了?”

“协议?什么协议?”

乔安然皱紧眉头,在脑海里思索了半晌终是不知道男人所说的协议!

男人的声音清冷异常:“别他妈给我装傻,别忘了,你母亲的医药费、还有你在外面欠下的高利贷,都是我给你垫付的,乔语嫣你别想耍赖!”

医药费?

乔语嫣.....

乔安然猛然一惊,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一场阴谋,她就说前两日乔语嫣为什么对她各种好言善语,不仅一改往日的嘲笑讽刺,更是带着她去逛街买衣服,甚至去医院检查身体......

原来是想让她做替罪羔羊.....

“你仔细看看,我不是乔语嫣,我只是一个被设计陷害的可怜的女人罢了!”乔安然神色黯然的自嘲道。

听到这句话,男人显然有些吃惊,冷寂片刻后才沉声道:“别想耍花样,乔语嫣!若不是外界传闻你是整个丰城最漂亮的女人,能为我生一个漂亮的孩子,你以为就凭你的身份,配做我的女人吗?你最好乖乖妥协,不然你们乔家.....”

男人刻意放缓声线,磁性十足的声音里传递出浓浓的威胁意味。

“呵呵...乔家?”乔安然冷冷的笑了笑,说道:“只可惜,我不是乔语嫣,我只不过是被乔家遗弃多年的女儿罢了,而你所说的乔语嫣不过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同父异母的妹妹?哼!逗我呢?谁都知道乔家就只有一个女儿!”男人声音瞬间变得森寒无比。说着便,再次快速闪到乔安然身前,一把将她按到墙头,铁一样的手掌钳制住她的身体,不管乔安然如何尖叫挣扎,男人就是死活不肯松手。

“警告你,最好乖乖的,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男人的声音很冷,犹如寒冰刺骨袭来,热气喷薄在耳畔,烫红了乔安然的耳根。

话音刚落,男人便猛地埋头将温热唇的贴在乔安然的脖颈处重重的咬了下去,乔安然疼得闷哼一声,有心想要挣扎,无奈双手双脚都被他死死摁住动弹不得,只能由着他肆意轻薄。

泪水顺着脸庞再次滚落,本就娇小的身子也因为哭泣而不住颤抖。

一丝鲜血从脖颈处流出,甜腻的血腥味进一步激发了男人的兽欲,他竟然伸出舌头一点点把乔安然脖子上的鲜血全舔进了嘴里,“不愧是全丰城最美的女人,连血的味道都这么醉人.....”

男人细细品尝着乔安然的血,用充满磁性的嗓音附在乔安然耳边低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今晚以后你都只能是我的女人!”。

“刺啦”一声,男人残暴的撕开了林伊然单薄的短袖衫,乔安染胸前的一大片雪白顿时暴露在了空气里,如凝脂般滑腻又丰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