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爱无悔

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的瞬间,我只觉得全身所有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空。而我的天,已经崩塌了!

薄薄的检查单躺在我的手掌心中,我却觉得重逾千金,死命的咬着嘴唇,才让眼泪不至于落下。

虽然在婆婆嫌弃的眼神中,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当现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样沉重的痛根本就不是我能够承受的。

无法怀孕,那我之前喝那么多苦涩的汤药有什么用!

我猛地把手里的检查单揉成的纸团,狠狠丢进垃圾桶。

所以的坚强在这一瞬间全部崩盘,蹲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眼泪钻过指缝不停掉在地上。

心里的绝望在蔓延开来,我再也没有做母亲的资格,而随之失去的,还有我的家庭……

我跟老公结婚三年,仍然没有孩子,已经让婆婆十分不满。如果让婆婆知道我不能怀孕……

我不敢想象……

有人停下来问我,我只是摇头,起身离开医院。

我没有勇气去找正在医院上班的江达,虚晃着脚步直接去了车库想要开车回家。

我刚到车库入口,兜里的手机就欢快的震动了起来,是江达的短信,询问我检查结果。

我的手指颤抖的在手机屏幕上触动着,不断的编写着内容又删去。

最后,我还是把手机塞进口袋,或许晚上当面说这件事会更合适。

我把手机放进包里,一边胡思乱想着告诉江达这件事情以后,我们会不会离婚,一边走出了电梯。

然而,刚刚走下电梯,一道惊雷便劈在了我的头顶上!

在我前面不远处的背影,是江达!

而他的怀里,还有一个身段妖.娆的女人……

我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下,脚步却再也无法挪动。

江达平日里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在外人眼里就是个模范丈夫,可是现在他竟然背着我出轨!这怎么可能……

一股凉气从我的脚底下往上窜,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却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直到前面的两人已经接近车子,我才回过神来,急忙追上去,却不敢现身,万一江达跟这个女人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万一是我误会了呢?

我躲在巨大的承重柱后面,根本就看不到那个女人的脸,只是看她的背影好像有些眼熟,又想不出来究竟是谁。

那个女人像条水蛇一样挂在他的脖子上,两个人直接靠着车门就亲了起来,我隔的老远都能听到口水的“吧唧”声。

大脑一下子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胃里一阵阵地泛着恶心。

“宝贝儿,给我……”他哑着声音,迫不及待地伸手捏她的胸,女人已经伸手打开车门拽着江达的白大褂就躺了进去,江达就跟见了猎物似的扑上去,很快车上就传出异样的震动,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些什么。

我几乎是本能的,加快步子冲上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把那只狐狸精揪出来!

可我的手刚刚碰到江达的车门把手,一股大力便将我往后拖去。

我还没来得及发出一点声响,就已经被捂住了嘴,拖上了一辆车。

一个很好看的男人跨坐在我的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味钻入鼻尖。

可男人泛着潮.红的脸上尽是不耐烦,漆黑的眸子犹如一潭深水,让人望不见底。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我费力的挣脱男人的禁锢,终于吼出了这么一句。

可男人只是微微挑起眉头,大掌一带就把我压在身下,有些烦躁地扯着身上的领带。

不管不顾地堵住我的嘴巴,不管我怎么挣扎,还是没能阻止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光天化日,我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给车震了,而我的丈夫正好在和他的小情人私会!真是够讽刺的。

下面剧烈的冲击,让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身体会对这样的剧.烈做出本能的我无法克制的反应。

可是,我的理智却不允许……

我的力气跟一个大男人根本就没得比,唯一的反抗,只有顺着脸颊滑落的两行清泪。

我知道,从这天开始,我的人生就全部毁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男人终于完全发.泄了,我趁着男人最虚弱的时候,一把将他推开。

我快速捡起衣服穿上,伸手要开门下车,却被男人给生生拽了回去。

我压着怒气:“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现在可以报警告你强.奸!”

男人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却是松开了手。

这会儿我没工夫跟他理论,反手给了他一巴掌就开门下车,好巧不巧,江达和那个女人也下了车,这次我看清楚了她的脸,竟然是……

“小妮?”我简直不敢相信,跟我老公车.震的,竟然是我的亲妹妹夏小妮!

夏小妮性格叛逆,从小就觉得我爸妈偏心,什么都要跟我抢。

四年前,她因为一些小事跟我爸大吵了一架之后就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信,爸妈都被她伤透了心,只当没生她这个女儿,可我真的没想到,她居然回来了,而且她竟然连我的男人也要抢?

“夏小雨,好久不见。”她挂在江达的身上,胸前那两团肉不停地在他身上蹭来蹭去。江达有些不自在地把夏小妮往旁边推了推,看到我身边站的那个男人之后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夏小妮,那可是你姐夫!”我咬着牙,恨不得上去给她两巴掌,她这么做,可是乱.伦!

她双手环胸,悠闲地欣赏着自己刚做的指甲:“那又怎么样,你身边,不也有了别的男人,达哥说了,像你这样的烂,货,他根本早就腻了!”

“夏小妮,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你就学会了这身狐.媚功夫,专门勾.搭男人上你的床?免.费的鸡你当的就这么舒服?”我气得浑身发抖,背包也“咚”的一声掉在地上。

“夏小雨,难道你这个是收了钱的?”夏小妮瞟了一眼我身边的男人,似笑非笑的说道。

接跟着又巴巴地黏在江达的身上冲他撒娇,“达哥,你看她,整个跟泼妇一样,没有一点儿女人味儿!怪不得你不愿意碰她,你说要是没有我给你纾解,你要是被憋坏了,可怎么办啊?”

“江达!”我不想跟夏小雨多说,只想看看江达到底怎么说,我的婚姻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其实现在想起来,我真的太天真了。要是江达会浪子回头的话,就不会对我的出现也是一副无所谓的姿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