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二代公主:预订驸马

辛芙瞪了眼辛睿,气冲冲的跑开了。

看着女儿生气的背影,辛睿的记忆回到了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也是今天这样的日子,只是那时辛芙才三岁,辛睿记得那天是长女辛芙三岁的生辰,那天他为女儿庆生席开百桌,宴请群众及家眷。那天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

“我的白马王子。”正与辛羽诺,辛羽翰兄弟玩在一起的傅诚赐听得身后小女孩子稚嫩的惊呼,忙转首。

“芙儿”辛羽诺与辛羽翰兄弟齐唤道。

“好美的白马王子,我要娶你。”辛芙胖嘟嘟的小身子挤到傅诚赐跟前,抱着傅诚赐的腰道。

“芙儿,诚赐是男人,你应该说我要嫁给你。”辛羽诺纠正妹妹道。

“我不要嫁你,我要嫁白马王子。”小芙儿说着踮起脚尖,肥嘟嘟的小手拉着傅诚赐道:“你低下头好不好?”

比芙蕊大半岁的傅诚赐低首轻柔道:“你叫芙儿是吗,我叫傅……”

“啵。”未等傅诚赐说完,辛芙红润的小嘴印上了傅诚赐张开的唇上,而且还发出了‘啵’的响声。

“啊……”以辛芙为中心的人群发出了惊呼。

发出‘啊’的惊呼声的正是众臣的家眷。

当然‘啊’过的众人忙捂嘴,这里可是皇宫,可不是随便‘啊’的。

殿中一片安静。

“白马王子,你以后就是我的了,这辈子你就得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而且要一起生,一起死。”辛芙用她理解来的话霸道道。

“芙儿,过来,来父皇这。”很没面子的辛睿向女儿伸出手道。

“不要,皇上爹,白马王子还没有亲白雪公主呢。”小芙儿拽着小脸通红的傅诚赐道。

辛睿见众臣都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神情,面子有些挂不住,几步上前抱起肥嘟嘟的小辛芙向众臣道。

“各位爱卿,这是朕的大公主,雅洁公主。”

“皇上爹,傅叔叔与白马王子长得好像。”辛芙指着离皇帝不算远的傅鑫道。

“乖女儿,当然像了,你说的白马王子就是傅叔叔的儿子。”辛睿尴尬的笑道,都是心儿现代的童话故事惹的祸,世界上那有那么多白马王子。

“白马王子爹,你能不能将白马王子送给我?”辛芙看着傅诚赐道。

虽然有皇上在,但是小辛芙话一出口,还是引来众臣大笑。

“蕊蕊,姑丈抱好不好,姑丈可比叔叔更帅。”言紫辰笑着伸出手道。

“不要,你还没我皇上爹帅。”小辛芙嫌弃道。

小辛芙自小就很认人,非美男不让抱,而且她在会说话时,即管美得冒泡的美国萧南天为爹,直到现在,她偶尔还是会叫萧南天为爹,只是醋味浓的辛睿不止,。

“唉,可怜的娃,被我妹妹欺负了吧。”辛羽诺同情的看着粉脸通红的傅诚赐。

“诚赐,小公主粉可爱,嫁给她有人陪你玩,多好呀。”与傅诚赐同龄的方旭拉着傅诚赐的小手道。

“好,我娘说不可以随便亲人,亲了人家就要娶人家的。”傅诚赐摸着小嘴羞涩道。

“可怜的娃,被小猪看上了,以后你就惨了。”辛羽诺十分同情道。

“诺,别吓诚赐,蕊妹妹除了爱吃,爱看漂亮的男人,挺不错的。”辛羽翰小大人似的拍着傅诚赐的肩安慰道。

“你们不准碰我的白马王子。”被辛睿抱着的小辛芙见哥哥们在泡她的白马王子,立即迈着小胖腿跑来了。

“芙儿,你这样很没羞,诚赐又没说要娶你。”辛羽诺看着鸭霸的妹妹为傅诚赐抱不平道。

“走开,白马王子,我带你去玩我的玩具。”辛芙用肥嘟嘟的小手拽着傅诚赐道。

“芙儿,我不叫白马王子,我叫傅诚赐。”傅诚赐小绅士似的柔声道。

“橙子。”小辛芙甜甜道。

“我叫诚赐,不是橙子。”傅诚赐愣了会,解释道。

“橙子,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橙子,谁也不能同我抢。”小辛芙抱着傅诚赐的小手道。

傅诚赐第一次有种想哭的感觉,他爹说他是上天赐予的,同橙子根本就没有关系,不过他也不指望能同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说清楚,算了,橙子就橙子吧,以后等他识字了就知道了。

辛芙气冲冲的跑回紫辰宫,一边骂着父皇的无情,一边思索着如何去夺回自己的心上人。

要知道从她有记忆开始就认定了傅诚赐这个驸马,而且她为了傅诚赐,可是很努力的做个全能公主。

辛芙一想到心上人被抢,心里就痛的直流泪,就像当初为了绣香囊被针扎一样的痛。

辛芙记得那是傅诚赐六岁的生日,她在一个月前就开始着手绣这件特别的生日礼物,生日这天,辛芙跟着羽诺与羽翰一起到了恒王府。

一进恒王府,小辛芙即撒开脚丫头跑,边跑边唤道。

“橙子,橙子,你在哪,我来了。”小辛芙童稚的声音传入傅诚赐的耳内,他那黑亮的眉毛,立即成了黑色的小虫子。

“美女娘。”小辛芙见罗香出来,甜甜的唤道。

“芙儿,你来了。”罗香喜笑颜开道。

自从辛芙看看中了傅诚赐后,见到罗香就改口为美女娘了。

“呵呵,美女娘,你看,这是我送给橙子的生日礼物。”小辛芙说着现宝似的拿出了自己绣的小香囊。

“芙儿来了,真是越长越漂亮。”老王妃笑眯眯的走过来。

“漂亮奶奶。”小辛芙高兴的跑过去。

“芙儿,这是给诚赐的生日礼物吗?”老王妃端祥着辛芙手中的小香囊微笑道。

“是啊,我可是绣了一个月了,我娘说女孩子送东西给喜欢的人,一定要可以随身携带的,所以我将自己的同橙子都绣在上面了。”小辛芙得意道。

“啊,这是你同诚赐?”老王妃眼睛都凸出来了,那两个图案她还以为是小猴子。

“嗯,为了绣这个,我所有的手指都扎流血了。”小辛芙说着伸出全是针眼的小手。

“小辛芙好用心,诚赐一定会喜欢的。”老王妃看着辛芙的小手心疼道。

“芙儿,下个月我生日的时候你也送我一个行吗?”自门口走来的方旭激动道。

“不要,我的手很痛。”小辛芙直接拒绝道。

“那借我看看总行吧。”方旭说着直接自老王妃手中抢过小香囊。

“不准看,这是我给橙子的。”小辛芙一见礼物被方旭抢走,哇哇叫道。

“不准看,这是我给橙子的。”小辛芙一见礼物被方旭抢走,哇哇叫道。

“芙儿,想不到你这么小绣功就这么好,这两只小猪很可爱。”方旭很用心的拍着芙儿的‘马屁’。

“方旭,你还给我。”辛芙一听自己与傅诚赐被人说成是猪,气得脸红脖子粗,追着方旭就在恒王府的大厅里打开了。

“旭,你虽欺负芙儿。”辛羽翰见妹妹凶悍样露了出来,不由阻止方旭。

“二哥,方旭抢了我给橙子的礼物,还笑我们是猪。”辛芙一见辛羽翰,忙跑上前告状。

“翰,我没有,我是想夸芙儿的猪绣得可爱。”方旭红着小脸道。

“哈哈哈……旭,你死定了,你口中的猪就是芙儿与诚赐。”几人中最大的辛羽诺很不给面子的大笑道。

“啊,我……”方旭拿出小香囊瞪大眼看,他实在看不出这是两个人。

“旭,你真是找死,昨天小弟说这是猴子的时候,已经被芙儿揍得一头包,你今天竟然说是猪,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辛羽诺笑看着趴在羽翰身上哭的妹妹,一点也不心疼。

“诺,翰,旭,你们来了。”傅诚赐终于还是出来了。

“橙子,还有我。”小辛芙一听傅诚赐的声音,忙将眼泪鼻涕往做哥哥的翰胸前一抹,再抬首,又是甜蜜可爱的小公主。

“哦,芙儿,欢迎你来。”傅诚赐微笑道。

“橙子,我送你的礼物被旭抢走了。”小辛芙不忘将方旭的恶行恶状公诸于世。

“对不起,诚赐,我这就还给你。”再次被点名的方旭,可怜兮兮的将香囊交了上去。

“芙儿,谢谢你,很漂亮。”傅诚赐违心道。

“真的,橙子喜欢就好,那明年你生日的时候我再绣一个更好的。”小辛芙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辛芙越想心越酸,她打开一个精美的梳妆盒,里面豁然是形式各样的小香囊,除了三岁那年的,之后每年她都会绣两个一样的香囊,一个是给橙子的,一个是自己的,这里面已经有十二个了,最后一个是半年前放进去的。

看着这些香囊,辛芙就想起了与傅诚赐在一起的记忆。

记忆中的傅诚赐一直是温和的,好像他从来都不会生气。不对,应该是很少生气,这十几年里,唯一的一次是去年。

辛芙的记忆飘到一年前。

那天她正躺在贵妃上享受生活。

“芙儿,我来了。”言忻一路小跑进辛芙的紫辰宫。

“言忻,好久没见你了,今天怎么想起来看我这个表妹了。”躺在贵妃椅上吃葡萄的辛芙慵懒道。

“芙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炎月城来了个超级美男,比你的橙子还要美上三分。”言忻抢过辛芙手中的葡萄扔进口中道。

“不可能,我的橙子是最美的。”辛芙很有信心道。

“那是同你认识的人比较,听说这新出炉的美男是戏子,而且是专演小旦,城里的女人,上至八十岁的老婆婆,下至三岁的小妹妹全都对他着迷。”言忻夸大道。

“真有这么美?”辛芙有点丰腴的身体终于在贵妃椅上动了动。

“都是这么传的。”

“得,原来你也只是听说的,要是真有这样的美男,你娘与我妈咪早抢着一睹为快了,那还会轮到你来说。”辛芙侧了个身,准备做睡公主。

“那是因为她们年纪大了,对小孩子没兴趣。”言忻解释道。

“哈,说了半天,你说的美男只是小P孩,我对没断奶的小P孩也没兴趣。”辛芙打了个呵欠道。

“才不是,听说庆惕今年才十七。”

“忻表姐,你这也听说,那也听说,你既然这么好奇自己去亲自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辛芙看着有些无聊的言忻有些不耐道。

“芙儿,这可是你说的,我看到了,可就是我的了,到时你别后悔哦。”言忻警告似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