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天骄

“恭迎赵先生回归故里!”

陵南市天安机场外,六辆劳斯莱斯幻影停成一排,十二名黑衣墨镜的保镖齐齐九十度鞠躬。

两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站在一众保镖身前,笑脸相迎。

这一幕,引得周围旅客惊叹连连。

“好大的排场啊,这姓赵的青年什么来头?”

“天呐,那两个中年人,其中一个好像是陵南首富徐天盛!”

“另外一个似乎是陵南权力巅峰的赵忠强!我的老天爷,什么人能让他们兴师动众的迎接?”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穿着黑色风衣的青年渐渐走近。

步伐从容,脸庞刚毅,平静的双眼似乎暗藏刀剑。

赵君昊微笑着与徐天盛和赵忠强握了握手:

“你们有心了,礼物都准备好了吧?”

徐天盛拍了拍胸脯:

“赵先生放心,一切都妥了,林小姐正在参加堂姐的订婚宴,咱们现在就过去吗?”

“嗯!”

赵君昊已有些迫不及待见到那个人,那个让他日夜牵挂的心上人。

三年前,赵君昊是年少有为的青年俊杰,二十出头便已拥有两家市值上亿的创业公司。

一次聚会,他遇到了被誉为陵南商界一朵金花的林清音。

俊男靓女一见钟情,双双坠入爱河,后来顺利订婚,还被传为一段佳话。

然而好景不长,赵君昊因生意得罪了人,被人恶意攻击,短短几个月公司就濒临破产。

关键时刻林清音伸出援手,她冒着被赶出家族,甚至坐牢的风险,挪动公司资金帮助赵君昊。

哪知赵君昊拿到钱后从此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出现。

“若非那些人不仅想让我一无所有,还想害我性命,我也不会不辞而别。清音,你大概还以为我是骗了你的钱跑了吧?”

“这三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你,只是没还完救我性命之人的恩情,无法脱身来见你。”

“现在我回来了,欠你的、没实现的承诺,我会一一弥补。这一次,我定要守护你到地老天荒!”

同一时间,林清音和父母正在参加堂姐林颖,和未来姐夫赵东阳的订婚宴。

“堂姐,堂姐夫,祝福你们和和美美,早日完婚。”林清音送出红包与祝福。

林颖爱答不理的说了句“谢谢”,接过红包随手丢给自己母亲江燕。

江燕捏了捏红包,脸色顿时一垮:

“我说三弟,弟媳,当初你们家清音订婚,我足足封了五千红包。你这才几百块,你打发叫花子呢!”

尖酸刻薄的话,立即引来不少亲戚的围观指点,林父林母都十分尴尬,林母道:

“嫂子,实在对不起。咱们家因为赵君昊受到惩罚,现在日子过得很艰难,所以……”

江燕冷哼一声,嘲讽道:

“当初我就说那赵君昊不是什么好东西,表面上年轻有为,实则就是个废物!果不其然,现在吃到苦头了吧?自作自受!”

林颖装模作样的拉了自己母亲一下:

“妈,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这事不怪三叔三婶,要我说啊,这就是清音没那好命!”

“清音,看到我手上的钻戒没?二十多万呢!东阳看我喜欢,立刻就买下了,车子房子更是不在话下。”

“赵君昊给你留下了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反而骗了你!哎,做堂姐的真是同情你!要不我让东阳给你介绍个男朋友?”

堂姐夫赵东阳接过话头:

“清音,我家公司开得挺大的,有不少年轻有潜力的人才,虽然目前混得一般般,但配你绰绰有余了吧?”

他这话看似好意,实则语气谁都听得出来,那是在跟林颖一唱一和,埋汰林清音呢。

林清音勉强一笑:

“谢谢姐夫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毕竟已经跟赵君昊订婚,还没解除……”

赵东阳撇撇嘴:

“还当自己是什么高枝呢?你可不是当初那个风光无限的林家高管了!何况被骗财骗色的名声都传出去了,就算你愿意,我那些手下也未必看得上你呢!至于赵君昊,嘿嘿!”

“那种废物东西,你竟然还放不下他,真是够蠢够天真,难怪会被骗财骗色!”

“那家伙就算不是个骗子,那么大的公司,加上你大笔资金援助,都能败得一分不剩,也是个十足的废物啊!”

“就算回来了,也只是个一事无成的Loser罢了!”

亲戚们一听这话,都纷纷附和。

“清音,你姐夫说的是啊,话不好听但道理不错,人要听得进劝。”

“对!要搞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别自视太高!”

“东阳好心帮你,你竟然还拒绝,真是不知好歹!”

“还等赵君昊呢?那种渣滓骗了你的钱,可能再回来吗?”

“就算回来,也是个废物,要你养活,然后再骗你,哈哈。”

林清音听着这些话,胸口直堵得慌。

在她的心目中,赵君昊不是骗子,不是废物,更不是渣滓!

他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有抱负的青年!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赵君昊能够出现在她身边,向所有人证明他们错了。

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不堪重负之下,说了句“我去下洗手间”,仓皇逃离。

林颖冲着林清音的背影高声喊道:

“别去太久啊,说不定你未婚夫赵君昊,带着几千万上亿礼物回来找你了!”

这句话引得大厅哄堂大笑。

林父林母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在这时,一队训练有素的保镖鱼贯而入,高声道:

“请问哪位是林清音小姐?”

“我们奉命送来赵先生的聘礼。”

“施华洛世奇传世水晶项链一副。”

“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一辆。”

“天然居湖边别墅一套。”

“现金一千一百万。”

……

一样样价值连城的礼物一一呈上,惊得满屋子人目瞪口呆,偌大的酒店鸦雀无声。

“这……这……是哪位赵先生给我们清音送的聘礼?”林母又惊又喜的问道。

“不好意思,我们只管送礼,其他一概不知。”保镖道了个歉,匆匆离开。

“天呐,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不会是你们故意花钱演戏的吧?”江燕第一个跳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跟她一样,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可是,当林母亲手打开一个保险箱,看到里面装着满满当当的红色钞票,所有人都呼吸一窒。

竟然,是真的!

刚刚还在嘲笑、教训林清音一家的人,此刻舌头好像打了结,一句话也说不出。

尤其是林颖一家,才在林清音一家面前炫耀,自己现在过得多么多么好,结果转身就被人狠狠抽了一嘴巴。

这些礼物,每一样都价值连城,就是把他们家财产全卖了,也未必买得起一样啊!

江燕忽然就觉得,手上二十多万的钻戒,跟垃圾一样,甚至下意识的捂住钻戒。

“老三,你们家清音什么时候认识这种大人物了?”

“这个赵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头?这等手笔,就算是老太太,也未必拿得出来吧!”

“老三,你们家要发达了,恭喜啊!”

林母和林父对视一眼,均是十分迷茫。

他们做父母的,也不知道林清音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厉害的追求者。

正苦恼该如何应答呢,一个声音自门口传来。

“礼物是我送的。岳父,岳母,好久不见。”赵君昊穿着黑色风衣,缓缓走进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