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无期

跑,快跑!

大雨滂沱的夜晚,林倩溪拼命往前跑,不时回头望眼身后穷追不舍的两个男人。

雨水打湿了她薄薄的半长裙,她粗喘着却不敢停下。

今天上午逛街时、一个自称李少的男人突然冲出来说她是他的情人,对她百般纠缠,林倩溪果断拒绝,所以现在正被他的走狗死命追赶……

脚下突然一崴,她脚踝传来一阵剧痛,一道粗嘎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哪里跑!还不乖乖跟我们回去!”

林倩溪心头一紧,正不知该怎么办好,忽觉眼前一刺,前方倏然有两道亮光透过雨幕打来。

追赶的脚步声已至身后,她心一横,想也不想的朝跑车冲去——

横竖都是一死,她不如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拦下车!

在她冲到车前那一刻,跑车突然停下,吱的一声刹车声划破夜空。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临,林倩溪睁开眼,望着距离自己仅有几厘米的跑车,落了一身冷汗。

而那两流氓似乎也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般,怔在那里。

林倩溪丝毫不敢停留,绕到车子一侧,拉开车门上了车。

“麻烦你们,帮帮我载我一程吧。”

匆匆说完这句,林倩溪一抬头就怔住了。

她虽不是花痴,但也从没见过这么帅的三个男人。

前座两个,一个相貌英俊,一个凤眼风流,都是数一数二的帅哥。

当她目光落在后座男子身上时,呼吸顿时窒住了。

如果说那两人已是极品帅哥,那么这男人就只能用惊为天人形容了。

他看上去很年轻,薄唇紧抿,五官深邃绝伦如刀雕,但欣长挺拔的身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仅沉默的坐着,浑身就透出一股力量与威慑。

更别说那双深邃幽冷的眸,黑沉如黑曜石,冷酷无比又让人探不出什么情绪。

她紧张的朝车外望了眼,那两流氓现在不在窗外,不过他们应该藏在不远的地方随时等她出去。

“她不是那个林家二小姐吗?”车内响起凤眼男的一声低呼。

“你认识我吗?”林倩溪说不出的惊愕。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只觉得说出这话后车内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一道冷厉逼人的目光落在脸上。

她心头一跳,顺着目光来源望去,对上后座一双冷戾深邃的眸,那目光幽深的仿佛能摄人魂魄。

仅仅一瞬,那目光移去,仿佛刚才她看到的只是错觉。

但刚才被他目光盯着的射穿般的感觉,仿佛依旧存在。

好一会儿,林倩溪才缓过神来,回想起刚才的目光,仍觉得身上冷飕飕的。

为什么?她又没见过他,更不可能得罪他。也许,是她多想了,或者他本来就是那样冷酷的人,对谁都那样。

她不知道的是,十几分钟前,几人讨论的、关于裴洛爵亲大哥被一个女人戏弄并抛弃的事正与她有关。

气氛越来越沉默诡异。

林倩溪笑了笑,强忍下疑惑,保持微笑:

“帅哥们,我也不想麻烦你们,但外面雨太大了,能帮个忙吗?”

她说着,特意朝裴洛爵身上扫了眼。

她拉开的是后座的门,然而裴洛爵轻叠着修长的腿、巍然不动的坐在靠窗位置拦着她,以至于宽阔奢华的车里虽然还有很大空间,她根本挤不进去。

话落,周围温度瞬间降低好几度。

后座男人俊庞骤然黑了,身上的冷意也愈渐逼人。

林倩溪无语,呃,她挖他祖坟了吗?

见他依旧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她咬了咬唇,有些急了。

“帅哥,麻烦你能让一下吗?”

万一一会儿那两个流氓追过来,把她带走怎么办?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车内终于响起一道低沉冷冽的嗓音。

“下车。”

动听的声音,残忍的语气让人心寒。

什么?林倩溪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脸冷漠的男人。

“滚下车,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男人低喝一句,俊眉不耐烦的皱起。

林倩溪被他眸内冷意摄的陡然一惊,攥紧了拳头,嗓音带了几分倔强:“这位先生,我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能随便对一个陌生女孩用滚字?”

“我只是看雨太大了想乘一下车而已,这样也有错吗?”

男人冰棱般的眸瞥她一眼,唇角讽刺的勾起:“我不想让不干不净的人脏了我朋友的车。”

林倩溪心头狠狠一震,只觉得一股怒气朝心头涌去。

她胸口一阵起伏,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已霍然拉开车门。

这意思分明是赶她走。

林倩溪深深被他的举动气到了,深吸口气转头看他一眼,咬牙道:“好,我走就是。”

“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这么没有同情心!”

“噗嗤~”

她走后,前座两人都没忍住笑出声来。

“洛爵,我还是第一次听有女人敢骂你人模狗样的。这女人胆子不小。”看着林浅溪离开,凤眼男忍笑回望着那被称作洛爵的男人。

裴洛爵薄冷冷闭上眼,不置可否,浑身的冷冽逼人气息瞬间让车内又陷入沉默。

林浅溪气冲冲的下了车,头也不回的冲入雨幕。她真是气坏了,一个从没见过的男人、凭什么说她不干不净?

突然想起刚才被追杀的惊惶,然而现在再返回车内已无可能。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了紧,她咬咬牙,摸出口袋里的水果刀,一瘸一拐的朝前走去。

还没走出几步,两个大汉骤然从草丛中跳出,伸手去捉她手臂。

“走开。”她挥起水果刀,朝一人手的方向刺去。

同时,屈膝顶在另一个扑上来的人腿间。

两流氓一个匆忙躲闪,一个痛的弯腰闷哼。

不远处的车内,裴洛爵望着这一幕,深冷的眸底划过一抹赞赏,随即被更深的厌恶取代。

林倩溪打斗正酣,突然有雨水落入眼中。

她抬手擦眼,脸上突然被一流氓甩了一巴掌,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随即双臂被两流氓狠狠拽去。

“贱人,竟敢打老子、不想活了吧!李少说了,你要么回去,要么任凭我们处置!”

林倩溪挣扎起来,刺啦一声衣服裂了,雪白细腻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青春气息十足的丰盈若隐若现……

两壮汉盯着她咽了咽口水,恶狠狠道:“既然你不识抬举,我们就不客气了!”说着粗暴的扯过她朝草丛中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