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焚天录

“怀念他有什么用,废物一个,若不是仗着他父亲的威名,恐怕早就被派去打理青家那些普通产业了吧,还不如怀念……呃,青城师叔……”

随着一个穿着青色长衫,面色阴沉,鼻梁骨被横砍一刀的英武大汉的出现,嘲讽声戛然而止,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则低着头,不敢再吭一声。

族内的人都知道,他们虽然不将青雷放在眼中,但是青雷的父亲青城,却没有谁敢议论半分。

这个传说救了整个族人,并且被称之为青家第一人的青城,乃族内人人敬仰的英雄,即使是族长在青城面前,也不得不放下架子。至于族中那些长老,更是敢怒不敢言,虽然对他平时的做法不太满意,但却一直忍着,这族内第一人,他们不敢惹,也不愿去惹。

毕竟,在这整个太平镇中,并不只有他青家一族。

在镇东,那里还有一个和青家比拼了近百年的叶家。

青叶两家,从来都是明争暗斗,一不留神,或许整个青家便会被对方完全吞掉,不留一根骨头。

也正是因为如此,青家每年的族内选比,都是非常热闹且隆重的。

“父亲,您来了。”静坐中的青雷突然睁开眼睛,起身轻道。

他虽然对那些人可以充耳不闻,但是对于父亲的到来,却必须要尊敬些,毕竟在这个家族中,只有父亲对自己最好。

“小雷,父亲知道你不是一个废物,终有一天,你要证明给他们看,你是值得让父亲为你感到骄傲的。”看着身边的青雷,青城有些关切的说道。

青城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也算费尽了心思,他曾到处打听关于斗之气的消失的症状,想为自己的儿子恢复曾经的天才之名,可惜的是,他将整个安溪城转遍,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父亲,我会努力证明自己的。”抬眼望了望晴城,青雷坚定的说道。

“很好,这才是我青城的儿子,也不枉费你母亲对你的期望。”一提到青雷的母亲,青城的神色又有些暗淡下来。

“母亲……究竟是何等人物?”听父亲一说,青雷的神色也有些不对,好奇的问了一句。

青雷自出生起,就从没有见过母亲一面,对于母亲究竟是什么人物,青雷也不知道,但总是听到父亲提起,却又不愿多说。

“好了,选比就要开始了,我要走了。”听见青雷如此一问,晴城立即岔开话题,借故离开了。

“果然,父亲还是如此。”对于父亲的反应,青雷明显是已经习惯了。

“我宣布,青家一年一次的选比现在开始,首先,测试修为,凡未进行成年礼的都要参加,现在我念到谁的名字,就必须上台测试修为。第一个,青炎……”

随着广场上那个高台上的老者说话,一个大约十三岁左右的少年走上台去,开始在那瞳晶石上测试修为。

“青炎!斗之气:六段,级别:中级!”

“耶——青炎弟弟好样……。”没等声音呼喊完,又被老者的声音打断。

“下一个,青平。”

时间过的很快,随着老者的一声声宣布,一个个少年上台,又下台,如走马观花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

宣布的老者似乎有意将最出色的放在了最后,除开之前的青炎是六段以外,其他大多都是四到五段之间。

“下一个,青雷。”随着那个老者的一声大喊,轮到青雷了。

听到青雷的声音,广场的人群顿时就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那个有些单薄的身影,慢慢的走上了高台。

轻车熟路的将双手探到瞳晶石碑上,青雷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片刻,蓝黑色的石碑渐渐亮了起了光芒。

“斗之气,三段。”

“青雷!斗之气:三段,级别:低级!”

当老者阴沉着脸喊出青雷的斗气级别时,台下顿时一片骚动,各种嘲讽声虽然很小声,但依旧传入台上那几位族内高层耳中,这时他们的面色各异,有嘲笑的,有准备看戏的,更多的,有一种报复性的疯狂之色,他们被青城压抑了很久的憋屈,终于因为他的儿子,全数被释放了出来。

可是,虽然台上台下对青雷都抱有嘲笑之色,但在瞳晶石碑边的青雷却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他清楚的记得,自从修炼了焚天功法以后,他的斗之气可是一直在减少的,从未有过例外,可是现在为何会奇迹般地恢复了一段?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