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先生婚期已过

这话,咬牙切齿,带着浓浓的憎意落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顾青青身上,她二十二年的清白全毁在她的手上!

顾黎的眼神太过凶恨,顾青青心底一虚,赶紧移开,换上一抹可怜兮兮地无辜样子,“妹妹,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明明我昨天可是在停车场里等了你一夜,可是你……”

“顾青青,你说谎!”顾黎打断她,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恨意。

谁料下一秒顾庆春上前,拽住她手,将她摔到沙发上,怒斥。

“闭嘴!青青这么单纯,怎么会抢你的一切!自己不检点被拍下照片,害得青青守了一夜,你现在还在怪她?”

顾黎挣扎着从沙发上仰起头,不敢置信,“爸,你怎么还是不相信我?我才是你的亲女儿。”

一边的白冰抓住机会,伸手扶住气得胸膛不停起伏的顾庆春,眼底闪过一丝得意,语气却可怜惋惜。

“小黎,怎么说我也嫁给了你爸爸,青青就是你姐姐,也是你爸爸的女儿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她呢?”

顾黎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仓皇的脸上满是绝望。

从来都是这样,他们才是一家人,她不过是个外人罢了。

顾庆春根本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甩给她一张名片。

“照片的事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今晚去这个地址,讨好杨总,不然你就准备看着你妈妈的春黎集团破产,祖宅被卖吧!”

顾黎朱唇溢着苦涩,到了这一步,父亲竟然还想利用自己。

可母亲的春黎集团……

最终,她只得强撑着身体站起身,露出仓皇一笑,转身往外走去。

顾庆春气得要举起旁边花瓶砸她,白冰连忙拉住她,顾青青轻声道,“爸爸,妹妹不懂事,我去和她说,你不要太生气了。”

“孽障!”顾庆春将花瓶砸到地上,碎了一地,他狠狠跺脚,怒道,“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她就该和她妈一起去死!”

听见最后一句话,顾黎脚步一停,脸色恨然,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拽成拳头,青筋爆出。

想她死?

做梦!

她要把属于她妈妈的春黎集团全部拿回来!

追出来的顾青青把纸条塞到顾黎手里,双手抱胸,语气里带笑。

“妹妹,听见了吧?晚上记得按照字条上的时间去那个地点,讨好杨总,春黎才会守住。”

顾黎侧目,第一次好好打量自己这个妹妹,她面无表情,“春黎集团破产,你和你那小三妈妈会一无所有。”

“但是你更在乎春黎,不是吗?”顾青青语气笃定,“你也在乎爸爸,不然何苦回来?”

猝不及防的被说中心思,顾黎脸上露出一丝慌乱,转身,憋回泪水,带有巴掌印的脸颊楚楚可怜。

顾青青看着她走远,极为得意的语气在身后响起,“顾黎,你不要去找宋明礼了,他现在是我男朋友!不是你的!”

顾黎脚步又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离开。

直到坐在出租车上,她才缓了点神。

白冰和顾青青夺去了她的所有,父亲,母亲,温暖的家,公司,男友……

喉咙微涩,眼睛发酸,泪水一滴滴落下,顾黎侧目看向窗外,慌乱的伸手拂去。

是,她是舍不得妈妈一手创办的公司,所以别无他路,可为什么就要这样被欺负?

还有机场的事,究竟是谁做的。

顾黎从包里摸出机场那晚身边留的一枚精致珐琅袖扣,仔细端详,如同珍珠一般闪亮的眼里出现迷茫不解,先放过此事,去了酒店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