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情99天,薄少追妻路漫漫

黑幕笼罩住天际,团团乌云遮住月辉。

空荡荡的马路,被路灯拉长的树影摇摆。

凉飕飕的夜风袭来,悄无声息拂过女人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

她不住地打颤。

陆七七拢了拢薄的可怜的外套,朝不远处亮着灯的别墅走去。

人还未在门口站定,一道劲风便迎面而来。

啪——

脸,疼得火辣。

皮鞭力道之大,直接将她打倒在地,陆七七下意识蜷缩着身子。

身后,她的父亲戚祯手拿皮鞭,脸上是无法掩盖的滔天怒意。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个孽障!”

皮带结结实实的打在她的背上,一下比一下力道更狠。

大晚上让她赶回来,就为了打她?

身子依旧蜷缩着,背后的痛意并未让她感受到戚祯停下了动作。

“说!你把邀请函藏哪儿了!”

戚祯脸色铁青,费尽心思才拿到的邀请函。

在家里就不翼而飞了!

陆七七挣扎着站了起来,身上如被火灼一般的疼。

一脸倔强,“我没有拿!”

不是她做的,她不认!

“孽障!”

后妈王静挂着虚伪的笑容,拍了拍戚祯的胸口。

“别气了,七七肯定不是故意的。”

站在戚祯另一边的戚安琪,阴阳怪气道:“既然姐姐说她没拿,那就搜看看呗。”

听到这对母女的话,陆七七心底浮起一抹不安。

戚祯冷哼一声,大步朝她的房间走去。

半晌,屋内传来一阵怒吼。

戚祯怒气冲冲跑了出来,没有丝毫犹豫,如雨点般的皮鞭落在她的身上。

“我是造了什么孽!啊!生出你这么个畜生!”

戚祯不解气地扔掉皮鞭,拽着被打倒在地的陆七七的头发,一巴掌甩了过去。

“你知不知道我为了那一张邀请函费多少心思?啊?”

戚安琪将一捧碎纸片扔在她眼前,尽管已成碎片,仍能从质地上,看出此次宴会的隆重程度。

“姐姐,就算你在不喜欢我们家,也不能这样报复爸爸呀。”

没有理会戚安琪的嘲讽,没有理会身上阵阵痛感。

陆七七抬起还存留最后一点希冀的眼眸,看向眼前这个男人。

“你就这样看我?”

后妈和戚安琪不信她,可以。

可他是她的父亲啊!

看到这一双熟悉的水眸,戚祯拽住陆七七的手一松。

王静见状,不咸不淡道:“老公,七七也许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并不是想毁了你的生意。”

戚祯身形一顿,喘着气冷漠道,“给你三天时间,拿到景天邀请函。没拿到,你就滚出这个家!”

陆七七挣扎着站起来,浑身疼痛,隐隐感到有什么通过肌肤渗透而出。

耳畔传来冰冷无情的宣判。

“如果没有拿到邀请函,你妈的骨灰就不可能进王家祖祠!”

陆七七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眸,身上的疼痛也顾不得,一把抓住戚祯的手。

“爸!你当初就已经答应过我的,过完年就让我妈进祖祠的!”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反悔!

“妈妈为了你所谓的前途,忍气吞声那么多年!她死后,你居然还能如此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