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爱人

萧学铭冷冷地推开了夏凝,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让她撞上了冷硬的墙,甚至发出了一声闷响。

他眉头一瞥,刚想生出怜惜,夏凝就哀怨地看着他,楚楚可怜地娇声道,“原来萧大少爷喜欢疼痛paly啊?看来我得回去补习一下,要不然就跟不上了呢~!”

“女人,你知道你像什么吗?”萧学铭的眼神重新冷了下来。

夏凝挑眉,直觉对方没有好话。

“一只母狗。”萧学铭扬起讽刺的冷笑,“一只正处于**期,随时随地都在**的母狗。”

夏凝顿时脸色铁青。

萧学铭的心情一下子阴转晴,他想戳破对方那张满不在乎的表情很久了。

等着对方转身离去的背影,夏凝咬了咬唇,心底虽然委屈,却只能独咽。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如果一次就中该多好?那样她就不用再像是他说的那样,像是一只恬不知耻的哈趴狗一样缠上去。

只要……只要她能怀上孕,只要她能生下他的孩子,那她就**了!

所以,她不能退缩!

夏凝背靠在墙上,蹲了下来,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眼泪溢了出来,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哭什么?

即使再哭,她也不能后悔。

就算现在才来后悔,她也不再是昨天之前的夏凝,也无法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

但是,明明在一天之前,她和她,都只是陌生人。

她回想昨天的那场婚礼……

一场没有亲属观礼,没有朋友相伴,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婚礼在市内的一个私人小教堂举行。

站在红地毯的一边,萧学铭见到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

而作为这场婚礼的另一位主人公,夏凝却不是第一次见萧学铭。

萧学铭作为萧氏集团的行政总裁,更作为萧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他的名字几乎在A市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夏凝抬头望去,见到那人冷眼看来。

一身笔挺的西装,领带上用一片金叶夹着,皮鞋纤尘不染,油亮的乌发下一双眼如寒星般注视着她。

当时,她的心就是一咯噔。

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笼罩着她,潜意识在警告她:快远离这个男人!他很危险!!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生出退缩之意,就自己狠狠地掐了一把手心。

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吗?

深深呼出一口气,夏凝挺起腰肢,微扬嘴角,踩着高跟鞋,用最骄傲、最完美的形象,一步步迈向那个一看就是不好惹的男人。

既然这条路是她选择的,那么就算是遍体鳞伤,她也不能回头,也要咬着牙坚持下去!

“你好,我叫夏凝。”

“你该不会认为我们能够和平共处吧?”萧学铭冷笑讥讽,“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迷惑了爷爷,但是你别想从我手中得到任何财产!”

夏凝想要呵呵他一脸,实际上她也真的这样做了,“那就劳烦萧大少爷守严了你家的金库,免得以后不见了几块金子就赖在我的头上。”

萧学铭瞥眉,难道这女人嫁给他不是为了钱?

虽然乖乖的结了婚,但是萧学铭一完成仪式后就立马离开了教堂,态度冷漠的就像是在处理公事上的急件。

“小夏啊……”萧老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夏凝却是面不改色,甚至还安抚起萧老爷子,“爷爷,您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闻言,萧老爷子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看他表面冷酷,其实内心很在意家人,只要你怀上了孩子,他的态度就一定有所改变的。”

“就算他不改变态度也无所谓。”夏凝抿了抿唇,“我只是想完成和您的约定罢了。”

“你这孩子啊……”萧老爷子的表情更无奈了,“和**一样,都太过倔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