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先生请宠我

冬夜。

黑暗的大厅里,空空荡荡的,透着死一般的寂静。

席安璃呆呆地坐在仅存的一张沙发上,纤细的手中捏着一张检查单,空洞的望着前方。

目光,没有焦距。

今天,是她爸爸妈妈还有大哥的头七,而她在上午查出了自己怀了身孕。

从医院出来,她没有回婆家,而且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娘家。

这里已经空了。

曾经的奢华宅邸,阴森的像一座巨大的孤坟。

她坐在这张与家人共度过温馨时光的沙发上,从白天到黑夜,她就这么坐着,回忆着过往的点滴幸福。

爸爸妈妈慈爱的目光,哥哥温暖宠溺的笑容。

他们是那么地爱她。

但是此时,他们一定用面目全非的面容在黑暗中悲凉的看着她。

他们一定对她很失望……

她哽咽,眼泪不自觉的从她的眼睛里流下来。

真的好恨自己!

是她把席家带向了毁灭!

席家本来是这个城市里有名的地产大鳄,可是,短短四年的时间,却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结局。

这一切,都跟她的丈夫封洛寒脱不了干系!

五年前,她跟封洛寒热恋,结婚后,他以女婿的身份不断的蚕食她家公司的股份。

终于在上个月,席氏宣布破产,法院查封了这座房子,把能搬的都搬走了。

父亲带着母亲跟哥哥去往国外,想要寻求解决办法,没曾想等来的却是他们在国外车祸死亡的电话。

去认领尸体的那天,她亲眼看到她的丈夫给了肇事司机一笔钱。

她拍下了视频,她有证据,她知道他是凶手……

然而,上天却在这个时候给了她一个孩子。

一个杀了她全家刽子手的孩子。

呵,这应该是老天夜送给她的最无情的一个嘲讽吧?不,应该说是惩罚!

手中的验孕单被她捏紧,痛苦像破茧而出的蛹蚕食着她颤抖的身体……

“吱——”

大门被轻轻推开。

寂静的空间响起了脚步声,好像还不止一个人的。

席安璃的眼珠子无力的动了动,朝着门那边望了过去。

光线很暗,靠着一缕月光,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人影,但是从体型,她能看出是一男一女。

女人在三米开外的地方站定,不再前进。

男人则是来到了她面前。

他一靠近,她就知道他是谁,多年的同床共枕,她怎么会连自己丈夫的气味都闻不出来呢。

“听说你今天胃不舒服,去了医院,怎么不回家呢?”封洛寒蹲下来,轻抚着她的额头,温柔地说话。

“我没有不回家,我已经回家了!”席安璃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回答。

“那你还会回到我的身边吗?”他问,指尖留恋在她的发丝间。

“不回了!”

“所以,你准备要彻底与我为敌吗?”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地温柔。

席安璃没有回答。

他的指尖分明那么暖,却又犹如锋利的冰刀直刺她的心脏。

远处,女人慢慢的走来,声音缓缓响起,“既然你这么留恋这里,我们就满足你的心愿,让你永远留下,再也不离开!”

什么意思?

席安璃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挣扎着想要从沙发上爬起来。

一块带着浓香的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席安璃的手往旁边狂抓着,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刻,她听到那女人在她耳边无比阴狠的说:“好好的去死吧,别遗憾,你的老公我会替你跟他白头偕老的!”

真正的黑暗降临那一刻,席安璃感受到了死亡的来临——

漫天的大火,吞噬了她的身体!

吸入了太多的浓烟,忽而,她就不感觉到疼了,她跑向门口,还能一下子穿过大门,等她回头,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还躺在那儿——

原来,她已经死了!

她被那对奸夫淫妇谋害了!

她木讷的漂浮在熊熊烈火之上,看着火一点点爬上沙发,爬上她的身体。

火越来越大。

“砰——”的一声巨响,门被撞开了,似乎有很多的脚步声传来——

其中有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

他冲向沙发,不顾一切的从大火中抱起已经烧成黑炭的她,狂奔到外面的草地上。

他是谁?

席安璃很好奇,她轻飘飘地跟了出去。

草地上,男人的手都烧红了,名贵的西装上也是火星子,身旁的人给他湿毛巾,劝他放开,他都不放。

一声怒喝,他身后的人全都往后退,不敢再上前。

席安璃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

是墨御城!

怎么会是他呢?

他是哥哥的好友,这次去国外,父母跟哥哥也是去找他帮忙的。

她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

记忆中,他总是高高在上,冷冰冰的,傲慢毒舌,还不近人情,未给过她好脸色,还总爱管着她。

她做什么他都要挑刺,做什么他都要打击她,所以他从小到大都躲着他走。

但是自从她结婚后,他就从国内消失了,哥哥说他去国外开发新的市场,她偶尔也只能从新闻上听到他在国外如何叱咤风云的消息了。

草地上,他抱着她的尸体,低头,轻轻地吻住她已经焦烂不堪的额头,哭的像个失去整个世界!

这好不像他啊!

她从来见过他哭泣,席安璃心里涩涩的,暖暖的。

这一世真的太傻太傻了,她怎么从未发现这个高贵英俊的男人会这样地温柔?偏偏,自己还嫁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死了!她的人生也就此落下帷幕了!

席安璃的魂魄轻轻地坐到他的身边,靠在他的肩头,闭上眼睛,她在心里许愿: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错过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