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相师

哐!

上午时分,一声厚重响亮的铁门声在丰城监狱内的过道中响了起来。

中年肥胖的狱警沿着过道走到九号监房,打开房门。

“1307号杨辰出列!”肥胖狱警冲里面喊道。

随即便有一名三十来岁的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

青年是平头,身上穿着简洁的狱服,身子有些瘦弱,脚上的铁链随着他走动,发出阵阵令人心悸的声响,在这空旷的过道中异常响亮,这人看起来和普通犯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然而肥胖狱警看到他,非但没有任何轻视,甚至眼中隐隐的还带着丝丝敬畏。

“杨辰,你的刑期已满,可以出去了!”肥胖狱警大声道。

闻言,青年抬起了头,那深陷在眼窝中的眼眸内有着明显的诧异。

似乎是刚刚回过神来,青年张了张嘴,那缓慢而嘶哑的声音从中传出:“出去?”

“嗯。”

肥胖狱警点头:“跟我走吧!”

杨辰默然,缓缓点了点头,如一道没有情感的影子般跟在肥胖狱警身后。

“杨师。”

在监狱门口时,肥胖狱警突然停了下来。

原本的严肃认真也从那张肥胖的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讨好和精明。

对杨辰的称呼也发生了变化。

“杨师,你看,你马上就要走了,或许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临走前你能不能为我再卜算一卦,就问未来前程。”肥胖狱警带着明显的谄媚,说道。

目光更像是信徒面对神像一样,看着杨辰。

杨辰回头看了眼灰蒙蒙的监狱,然后收回目光,目光在肥胖狱警的脸上缓缓扫过,他笑了。

他笑得很突然,这笑看起来也很诡异,将肥胖狱警吓了一跳。

而在听到杨辰接下来的一句话后,肥胖狱警更是脸如死灰,彻底吓傻了。

只有杨辰无声的走出了监狱大门。

或是许久没有面对监狱外的艳阳,杨辰站在监狱门外,眼睛下意识的被阳光刺了一下,只得用手遮挡一下才好受许多。

不过监狱外的一切却让杨辰心情顺畅起来。

那原本空洞无神的眼眸在这时也渐渐恢复了一丝明亮。

“自由真好。”

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笑意,杨辰有所感慨自嘲着。

牢狱七年,现在终于出来了,这怎叫人能不欣喜。

七年前,他是一名盗墓罪犯。

七年后,他将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因为出狱后有事情要去做和想给家人一个惊喜,所以杨辰并没有将自己今天出狱的事情告诉家人,而是独自一人在监狱外一家花店里买了一束花,然后搭乘公交车离去。

很快,公交车便在一处墓陵园站停下。

“许老头,我出来了。”

站在一座墓碑面前,杨辰自语道。

这墓碑和周围其他的墓碑很是不同,因为墓碑是独立在墓园的一处边角,而且上面并没有逝者的照片和个人信息,只是寥寥几字:“许老头之墓。”连逝去的年月日都没有。

这墓如此,除了怪异,给人更多的感觉是一份凄凉。

仿佛是被人遗弃了一般。

只是杨辰此刻看向这墓碑的目光,却充满真诚感激。

因为他知道,这墓之所以如此,是许老头自己要求的。

这许老头不仅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是自己的恩师。

当初若不是遇到他,哪还会有现在的自己。

杨辰在心里感慨着。

七年前,他因盗墓入狱,被判无期徒刑,但现在才过七年就能出狱,这或许在外人看来,是因为杨辰官场有人,或家中有钱,才做到这样的。

但只有杨辰自己明白,这一切究竟为何。

这七年当中,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辰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七年前发生的事情,那时他还是考古专业的一名学生,热衷于考古,但却被导师利用,和一群同学被以考古的名义骗去盗墓,因此而哐铛入狱。

那时他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

入狱之后的杨辰心灰意冷,一度想过自杀,但就在那时,是许老头救了他,并且传授了他一身玄门之术,从而令他改变自身命运,才有了现在的杨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