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婿战神

“您忍辱负重这些年,这段日子过得很煎熬吧?”

“你知道我想要听得不是这个,我要的是结果。”王道淡淡地说道:“找我过来不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吧?”

周泰南点头:“是的,我们找到一个机会,终于将那贼王抓获。”

王道心里颤动,纵使他在军场上驰骋已久,磨砺出铁一般的心性,听到这话依旧长舒一口气。

这些年来压在他身上的重担,在这一句后,放了下来。

三年前,为了让那祸害天下的贼王放心,他们策划了一场戏。让他假装中了那贼王的计,他因此背上卖国叛贼的罪名沦受众人唾弃。

众叛亲离这是他最直观的感受。

而从今天开始一切都将过去。

他,王道,十九岁便震慑天下的绝世战神将归来!

周泰南端着一个小盒子,将其打开,里面是一颗带有龙纹的徽章。

“从今天起恢复您的身份。”周泰南对王道深深低头,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敬意。

他心里清楚,功上加功,在王道面前他也得低头。

王道接过盒子甩手离开。

周泰南喊住王道:“您这是要去哪里?”

“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王道头也不会走出这个大厅的门:“我欠了一个女人。”

“唰唰唰!”

同一时刻,厅里面上百号人对着王道离去的方向低头恭送王道离开。

懂点门道的人会因为这些人反应而色变,因为这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人简单,任何一个都是跺跺脚都能让世界震一震的人物,而面对王道他们低头!

“司令,他这是什么态度,连话都不愿与您多说几句。”一位年轻人走到周泰南身边嘀咕了一句:“他真有那么厉害吗?”

“啪!”周泰南没有任何犹豫,一巴掌打开年轻人的脸上面露怒容:“闭嘴!”

“不要怀疑他,不要得罪他,他是国家的荣誉,震慑他方的狂龙!因为有他西方那边才不敢轻举妄动!”

“他恢复身份,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提心吊胆!”

王道走出门没多久,一个中年男子迎了上来。

“少爷,求求您跟我回家吧。家里的企业都将由您继承。”

王道笑了,笑得很不屑:“回家?三年前,拼命想要和我脱离关系,怕我辱没了王家的名号,怕因为我会让你们丢脸。”

“现在求我回去?”

“那是不知道您被安上的虚假的罪名。我们旗下的企业之后都会交入您手。”

范克低头说道:“您也该理解下您父亲,他想要给您留下保障。”

“我理解他?那你们为什么不来理解我?”王道摇头无视范克大步离开。

“给我告诉他。”

“我当天而立,道由我手!”

“我不需要他给我保障,我自己就能给自己保障!”

林家大厅。

“这是真的吗?王道那个废物要回来?他不是失踪三年吗?”林毅阴阳怪气地说道:“还让我们一家等他?”

“上面传来消息,王道带着莫大荣誉归来,我们应当迎接他回来。”一位双眼有神的老奶奶说道。

说话的林家的大奶奶,如今林家的话事人。

“天大荣誉?奶奶你弄错了吧?”林毅阴阳怪气地说道:“谁不知道王道是一个天大的骗子,这肯定是他设置的骗局!”

“轻灵姐,王道要回来了,你有什么感觉。”林毅对旁边的一个女人喊了一声。

“那个骗子回来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要问就该问林小雨,那是她老公。”林轻灵不耐烦地说道。

林小雨没说话,微微低头。

王道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三年前,天都王家的大少爷要迎娶林家的林羽灵,轰动整个南城市,天都王家手下产业无数,底下资产何止万亿,所有人为林家祝贺,只要这婚事一成,林家就能跻身成为南城市第一大家!

亲事着急着被确定下来,王道来的那天,天都王家却没有派人过来,林家奶奶问了一下才知道,天都王家那边不承认王道的身份,同样那天有一些穿着军装的家伙过来把王道抓了起来。

说王道犯了罪!

这个时候林家上下才明白他们中了一个设置好的骗局。

王道不只不是天都王家的大少爷还犯了事!

亲事已定不能反悔,林家众人想尽法子,将原本王道和林轻灵的婚事,变成王道和林小雨的婚事。

林小雨成为被放弃的那个,因为她家在林家里不被看重,被牺牲去嫁给那个最为卑劣最为恶心的王道!

林小雨缓缓咬起唇。

三年,她不知道受了多少冷嘲热讽,也被其他人笑话了无数次。

“王道回来,你很高兴吧?”林毅挤兑着对林小雨说道:“他还带着荣誉回来,风光得很。”

“他的事情和我无关。”林小雨小手握紧,五指陷入手心,刺得发疼。

“林小雨,你可不要这么说,那可是你的老公,他的事情怎么会和你无关?”林轻灵强调:“就算他是个骗子也是你老公不是?”

“行了!都静一静!”林家奶奶发话,跺了跺手上的拐杖。

“人回来了,我们便接!”

林家奶奶心里不相信王道真能带什么荣誉,三年前被骗那事让她铭记在心。

这次她倒要看这王道要出什么招,又设置了什么骗局!

“嗒嗒嗒!”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响起。

王道大迈步走进林家大厅,他出现的那一刻,众多不善的视线朝王道身上汇聚。

“三年了,你这是刑满被放出来?”林家奶奶没说话,林毅便开口:“当时那么多人抓你,我寻思你犯的事可不小,三年就能出来?”

其他人也是跟着附和,话语里皆是玩味。

现场吵作一团,奶奶没有制止。

她要给王道个下马威!

王道视线扫过林家大厅,一晃三年过去,这里的家具摆设几乎没什么变化。

他无视所有人,将视线放在林小雨身上。

林小雨脸上带着七分冷漠、三分厌恶,偏过头。

王道也不在意,三年,背负罪名过了三年,他让这个女人背负了太多委屈,她没开口跟着其他人骂他都已算好。

“奶奶,今天我过来是来接林小雨。”

奶奶脸上表情不变没有回应。

“林小雨,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你老公来接你,还不过去?”林毅喊道。

林小雨将头埋低身子不动。

老公?她从来没将王道当成是自己老公。

要说她想对王道说什么,她会说。

你为什么要回来,害我还不够吗?

“我知道我不在的这三年让你受了很多委屈,我保证今后不会再让你被欺负!”王道温柔地对林小雨说道。

林小雨抬头看了王道一眼有很快移开,眼里厌恶意味更浓。

不会让她再被欺负?就你怎么可能做得到。

“林小雨,他跟你说话呢。”林毅上前拽过林小雨的手,满目狰狞:“他说不会再让你被欺负,这话好听吧?”

不让林小雨被欺负,他就当着王道的脸欺负她,踩王道的脸。

林小雨小手被拽得发红将头埋得更低。

在家里,她就是被欺负的那个,至于王道说的话,那也是假……

在下一个瞬间。

王道大步上前,抓住林毅的手,一拉。

“啪啦!”恐怖的骨裂声传来。

林毅整只手扭曲变形:“啊啊啊啊!”

凄惨的叫声回荡整一个林家大厅。

王道将林毅很随意地丢到一边,就像丢一条死狗。

“我说了不会让他人欺你半分。”

王道补充道:“就算是你们林家的人。”

现场瞬间,死一般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