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虎婿

九月,微风吹拂落叶,江南区已经有了凉意。

江城,江南区的首城。

一辆吉普停到滨江大厦前。

“风哥,到了。”

肥胖黝健的身子率先下车,将车门打开。

他是牛大壮,陪秦风出生入死,征战沙场的兄弟。

“滨江集团。”

秦风下车,冷风中,他仰头看着这座江城的地标建筑,喃喃自语。

“妈,我回来了。”

”对不起……妈,原谅我又一次说对不起,可是,妈……我好想你。“

“五年前,我发誓,我不会让你死得不明不白,所有陷害你的人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最后……陪你下葬!“

”原谅我,往事无法淡去,因为他们丑陋的嘴脸每天都在我脑海晃荡,刺激着我,告诉我,鲜血只能用鲜血来偿还……其他颜色都太淡……“

五年前的他,无知,懦弱。

即便父亲失望的眼神和母亲无助的悲泣,也不能让他清醒。

直至,他新婚的那一天。

晚上,江城下着大雪。

做为滨江集团的董事长,母亲楚可人在参加完他的婚礼就急急忙忙的赶回到公司参加一个会议。

路途出了车祸。

洁白的雪,被染的血红,让人痛不欲生……撕心裂肺的红。

而他天真无知的幻境终于被彻底打碎。

那个飘雪的夜晚,沾染着母亲鲜血的雪地,在那里,他躺在染血的雪地彻夜痛哭。

心逐渐冰冷,双眼开始血红。

从戎,去战区。

从一名普通士卒开始,在战场上他不畏生死,奋勇杀敌,被称为疯子。

百夫长,千夫长,将军,一方统帅,终成华夏战神!

一将功成万骨枯,名号,杀神。

如今,他回来了!

牛大壮走上前递给秦风一个小本,说道:”风哥,我查出一些线索,五年前的车祸很有可能是楚原一手策划的,不过,楚家这群蝼蚁,何必要您亲自动手?“

”交给我,我保证,三天之内滨江集团包括楚家这群人,全部从人间消失。“

秦风微微摇头。

“有些事,必须我亲手了结。”

“明白,听风哥你的。”

牛大壮憨厚的笑了笑,胖臃的身子如一阵风般,快速的在夜幕中消失。

秦风整了整衣衫,朝滨江集团的大楼里走去。

五年前,她母亲是滨江集团的董事长,门卫却还是以前的老人,识得他,发现是少爷回来了,一脸欣喜的将秦风带到了会议室。

今晚,楚家的人都在这里开会。

刚走到会议室门口,就听到里面激烈的争吵声。

“怎么回事?”秦风停下脚步。

门卫老刘,叹了口气道:“少爷,别提了,明天过后,这公司恐怕就要改名换姓了。”

“哦?”

“自从夫人走后……新上任的领导们根本不会经营,集团连年亏损,负债累累,这些人眼看无力回天,就嚷嚷着要把公司卖掉分家产。”

“唉,可惜了,夫人的心血……”

老刘连连摇头叹气,秦风的母亲楚可人,可谓经商天才,商界上的传奇女性。十几年了,他见证集团在楚可人手上兴盛,也眼看着它急速衰败。

这其中的滋味不言而喻。

“哪家公司准备接手?”

“听说是天鼎集团。”

“天鼎集团?林家么?”

秦风拿出手机,快速的给一个号码发了个消息。

“集团确实该改名换姓了。”秦风关上手机笑了笑。

“少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滨江集团不是以前的滨江,我明天也该走了……进去吧,你是夫人的儿子,他们应该会给你分些家产。只是可惜了……”

老刘神色悲怆,他不光可惜这集团,也在为秦风可惜,里面这些人都是一个比一个贪婪的主儿,他几乎可以断定秦风进去的结局。

“留在公司,你会看到一个更加强大的滨江集团。”

“因为,这里不再姓楚,改姓秦了。”

秦风拍了拍老刘的肩膀,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一片嘈杂,有人正在激烈的大吵,没人注意到此时走进来的秦风。

“楚原,你凭什么不让我参加,滨江集团是姐姐的心血,你们说卖就卖?!”

“我决不答应!”

女人身披着米色大衣,里面是浅色连衣裙,光洁白皙的大腿露在外面,酒红色的小短发,性感高挑的身材看起来极其妩媚诱人。

而此刻她的脸色红润,看起来愤怒异常。

“集团连年亏损,不卖难道让他一直负债?况且这是我们楚家人的事,和你一个外人恐怕没什么关系吧。“

楚家的家主——楚原,也是秦风的舅舅,他嘴里叼着雪茄,冷着脸不屑一顾。

“爸,和这臭婊子废什么话,她不就是想在滨江集团分一杯羹嘛。”

“臭婊子,想都别想,从你那贱货姐姐死了以后,你就不是我楚家人!楚家虽大,可也不是什么货色想攀就能攀的。”

楚青明走上前对着女人大骂,视线落在女人诱人的身子上,心里升起一股邪念。

“啪!”

女人猛的给了楚青明一巴掌,声音哽咽道:“就算我不是楚家人,可她也是你亲姑妈啊!你个畜生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贱货,你敢打我!”

楚青明抬起手反手准备给女人一巴掌。

嗖!

一道快不可见的伟岸身影挡在女人身前,秦风动了,手掌如钳子般将楚青明的手掌牢牢抓住。

只听砰的一声。

人已经滑撞在身后五米开外的墙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全场哗然!

“你……小风?”女人死死的盯着挡在她身前的背影,怔怔道。

“小姨。”

秦风转身对着女人笑了笑,这女人是楚可卿,楚家的养女,母亲楚可人关系亲密的妹妹。

那时候,这个小姨对他也是极好。

楚可卿惊喜的抱着秦风的头,一脸不敢相信地样子,道:“小风,你回来也不打声招呼,我好去接你啊。”

“瘦了,也黑了。”

楚可卿说着说着泪珠就掉了下来。

姐姐死的突然,姐夫失踪,独留下秦风一人,听说边境战事惨烈,天知道他从戎后受过什么样的苦和累。

”这不是给你一个惊喜嘛。“

秦风轻轻拍着楚可卿的后背,安抚着这个孤军奋战和楚家人据理力争的女人。

然后,扭头看着全场惊讶的楚家人,冷笑道:”也是给你们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