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灵医

张家府邸。

今日灯火辉煌,人山人海。

原因无他,今日乃是张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

张家在江城只是二流家族,但府邸别墅保留了清明风格,院落之中,来往贺寿之人络绎不绝。

时间五点半,酒席还没有开始,客厅中就走出一个穿着黑色晚礼长裙的女子来。

女子叫张晚秋,身材高挑,长发披肩,长相极美,只是如今,她眉宇间似乎有化不开的忧愁。

而她的眼神,看向了远处,院子的花台上蹲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一米八左右的样子,头发有些脏乱邋遢,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夹克。他的长相虽然不算特别英俊,但也算端正,只是气息有些颓废,握着手机说着什么。

那是她的老公,林烨。

“晚秋,你那个废物老公,又在假装打电话了。”

蓦地,一个声音在她旁边响起。

转过头,只见一个西装革履,梳着三七分的男子站在背后。

“大哥。”张晚秋微微蹙眉。

这个男子,是张家这一辈的长子,张明。

“每次我们张家重要宴会,都不让他进来,他就在门口假装打电话。”

张明点燃了一根烟,嘴角浮现起一丝轻蔑来,道:“这一次,是两年多来,老太太第一次让他进府吧?”

“结果怎么样?他还是这样!”

“嘿,这次来了不少家族的精英和企业高管,他就算不去交流学习,在旁听听也好嘛,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张晚秋脸上闪过一道愠意,道:“大哥。”

“你总不可能喜欢上他了吧?老太爷糊涂了,你可没糊涂啊!”张明郑重地看着张晚秋,道:“老太爷走了三年,你也守孝了三年,这次来的宾客不少,老太太的意思,是寿宴上便宣布你们离婚,你还有大好的前程,没必要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

“什么!”张晚秋的脸上闪过一道怒气,这种事情,居然没人提前通知她!

“行了,这种人,就像这个烟头,踩下去也不值得你多看一眼。”张明却根本不在乎张晚秋脸上的不快,将烟头一弹,又用脚底碾了碾,才道:“准备一下,要进来了。”

…………

“莫老,别给我打电话了,我说过,要我回去不可能。”

“少爷你不能置灵医门不顾啊,现在灵医门群龙无首,包括老夫人在内,都等着你回来即位。”

“灵医门,创建于明国年间,拥有百年历史,乃是华国最顶尖的医术宗门,杏林圣地!受过灵医门恩泽的人,不计其数!高到领导,低到庶民,挥一挥手就能一呼百应!这种神圣的地方,不能出现半点污人眼球的存在!——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奶奶赶走我的时候,当着所有人说的话吧?”

“少爷,那是当时老夫人的气话……”

“三年前,奶奶为了扶持我堂哥林霄,污蔑我手脚不干净,逼我不得使用医术,狼狈离宗!如今,林霄医死了人,成为众矢之的,而她一句话就想我回去,当我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吗!”

“少爷,现在你的封医令已经解除了……您从十岁学医,十七岁医术达到小成,十九岁医术大成,只有你回来,才能带领灵医门。”

“我入赘张家三年,受尽冷落,谁曾过问过我?现在要我带领灵医门,做梦!”

灵医门,那是林烨从小长到大的地方,但最终,他被下了封医令,赶了出来。

这个耻辱,他会记得一辈子!

挂掉电话,林烨抬起头来,就看到张晚秋已来到身前,一双美眸一霎不霎地盯着他。

“老婆。”林烨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你在打电话?”张晚秋来到了他的身边,询问道:“和谁?”

“一个朋友。”林烨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东西,道:“你让我给老太太准备的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

说话间,他打开了盒子。

只见里面躺着一个手镯,但色泽黯淡,不知是翡翠还是玻璃,以张晚秋的目光,一看就不是什么上等货色。

“我给了你十万块,你就买了这个?”张晚秋柳眉紧皱。

“这个不花钱的。”林烨笑道:“我找朋友弄的。”

“你!”张晚秋轻咬着下唇,道:“今天是老太太七十大寿,所有人都等着看我们一脉的笑话,你准备这个东西,是诚心让我为难吗?”

“这个不比别人送的差。”林烨自信满满地说道:“老婆,我有分寸。”

你有分寸?

张晚秋气到想发笑,不过看着这个在自己床下地板睡了三年,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的男人,想到今天过后就可能分道扬镳,她一时又发作不起来。

甚至,还有一点发堵,一点难受。

虽然张晚秋也瞧不上林烨,但这么久了要说没有感情,那也未必。

“如果,如果你能上进一点。”张晚秋朱唇轻启,愣愣地看着林烨,小声道:“不让他们这么小瞧我们,该有多好?”

“什么?”林烨一怔。

算了,事已至此,由着他吧。

“没什么,随我进去吧。”

张晚秋一叹,留下一缕香风。

……

三年前,林烨流落江城,被张家老爷子拍板,将孙女张婉秋许配给了他。

可林烨的身份,只有当初受过灵医门恩惠的老爷子知道,在婚礼之后,老爷子就撒手人寰,这个消息自然也随着尘土掩埋了。

三年来,林烨在张家混吃等死,受尽了冷眼嘲讽,可这一切,比起封了他的医术被逐出灵医门,又显得那么不值一提!

也因为林烨的自暴自弃,烂泥扶不上墙,成为了张家不择不扣的上门废物,张晚秋所处的张家一脉,也一直抬不起头来。

“张晚秋来了,这个男人就是她的老公林烨吧?”

“林烨啊?这是那个只知道吃喝拉撒的废物?”

“啧啧,来参加老太太的寿宴,也不知道收拾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家做清洁的长工呢。”

刚一踏进客厅,一阵嘲弄私语声就响了起来。

林烨脸色未变,三年来,他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风言风语了。

废物就废物,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林烨,还不去端茶倒水。”

转头一看,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插着腰,颐指气使地看着他。

那是张晚秋姑姑的女儿,叫曹芳,在江城一种读高三。

只见她满脸轻蔑地看着林烨,道:“现在家里仆人都忙不过来了,客人这么多,怎么还不去帮忙?”

“你怎么不去?”林烨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我是张家的小姐,哪能做这种粗活,你不过就是个废物,你不去谁去?”曹芳冷冷道:“今天奶奶难得让你进屋,你还不去表现一下?”

“有病。”林烨根本没打算搭理这种小屁孩。

“妈,他不去,还说我有病!”曹芳连忙向旁边的美妇告状。

所谓有其女必有其母,姑姑张元琴来到林烨面前,冷冷地看着林烨,道:“林烨,你这个窝囊废,谁给你的胆子和我女儿这样说话?道歉!”

“凭什么?”

林烨心情也不好,说话语气比平时冲了一些。

但这么一来,却让张元琴炸毛了。

平日里林烨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今天是仗着人多,反了不成?

“好!不道歉也行。”张元琴冷笑了一声,脸色一变,厉喝道:“给我滚出去!”

四周已经有人看了过来,林烨只能压着火气,道:“你凭什么让我出去?”

“凭你是个废物,凭你不配进张家的门,凭你马上就要被赶出张家了!”张元琴不屑地看着林烨,刻薄无情。

“赶出张家?”林烨脸色一变,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元琴心知自己说漏嘴了,但既然说了,她也无所谓了,冷笑道:“看样子你还不知道吧,趁着今天寿宴的机会,老太太准备宣布你和晚秋离婚的消息,为晚秋另择佳婿。你这个废物,是时候滚出张家了!”

如果你能上进一点,该有多好……

林烨想起了刚才张婉秋的那句话,

忽然间,他明白了一切!

晚秋,你是受不了这个废物带给你的一切了吗?

拳头紧握,林烨一言不发,转身走出了客厅。

“废物就是废物,这点刺激就受不了了!滚的越远越好!”张元琴看着林烨的背影,冷笑连连,其他人也发出了一阵嗤笑,没有人将林烨这点羞辱放在心上。

在他们看来,都是理所应当的。

来到院外,林烨拨通了刚才的电话。

“少爷,你想通了?”

第一次主动接到林烨的电话,莫老惊喜万分。

“江城有多少家族,公司,受过我们灵医门的恩惠?”

“江城很小,家族都不入流,受过我灵医门恩惠的,应该只有那顶尖的几个。”莫老一怔:“少爷,你想……”

“今天,是张家老太太寿宴!”林烨一字一顿地,沉声道:“我,不想低头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