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宗师

众人的目光看去,只见老太太的面色已经变得逐渐的正常,而那一巴掌正是老太天打的!

刚才她处在一个迷蒙的状态,虽然看似昏迷,但实际能够感觉到周围的事物和声音。

“妈,妈你醒了!!!”

刘波一愣,紧接着极为瞪大眼睛。

“怎么可能?”

“竟然真的好了?”

此时,众人均是看着眼前刘清风,那目光均是带着震撼的神色。

“好什么好,还不快扶我起来!”

老太太呵斥了一声刘波,借着刘波掺扶,站了起来。

“恩人啊,我这个病这么多年了,眼看就没救了,谢谢你治好了我啊!”

老太太在刘波的掺扶下,来到了刘清风的身旁,竟要给刘清风鞠躬。

“阿姨使不得,都是小事。”

这将刘清风吓了一跳,伸出双手将老太太掺扶住。

“神医啊,这些年我一把老骨头去过多少地方,都没有治好,现在你却将我这个老婆子的病治好了,使得,怎么使不得,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老太太显得十分的激动,扬起苍老的手掌,一把打在刘波的脑袋上:“还不赶紧给小神医道歉!”

“啊?妈~”

刘波在社会上地位不弱,让他给比自己小的娃娃道歉,而且是这么一个邋遢的人,真挺难为情的。

“啊什么啊,道歉!”

老太太呵斥道,口水都喷了出来:“给我跪下,有你那么骂神医的吗?”

苍老手掌一把拍在刘波的背上,从小这家伙就孝敬他妈,一咬牙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了下去。

“小神医,我错了,谢谢你救了我妈。”

刘波低着脑袋,从小没有老爸的他十分听老妈的话,他拳头紧紧的捏着,这对于他来说算是很屈辱的事情。

刘波在这一带算是极有名气的人,身家有几百万,开的运输公司,人群中还有不少他的员工,平日里这老板在他们眼里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现在却跪在了刘清风的面前,让他们大跌眼镜!

“以后叶家的医馆,你还是别踏入了。”

刘清风虽然自小在山上长大,但是对待这些不善的人,也不会客气!

“小神医,消消气,我家娃不懂事,这是你的媳妇吧,真俊啊。”

老太太老眼滴溜溜一转,看向叶清婉,上前一把拉住了对方的小手抚触着。

“姑娘啊,你可真幸福,嫁给这位小神医。”

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这让的叶清婉的脸上有些尴尬,刚才她还说刘清风来着。

“小波,以后你就跟着小神医吧,他的话就是你妈的话,不能忤逆!”

老太太的思想一直很陈旧,古板的认为,她的命是刘清风给的,这是债必须让他儿子去还。

“是,妈,我知道了,神医说啥都是对的。”刘波赶忙说道,但是他的心里却十分的不舒服!

“你们这些人,看热闹的不嫌事大,还不赶紧离开这里!”老太太又指着那些看戏的人呵斥道。

众人面庞一僵,深深的看了一眼刘波,赶紧离开了这里,不敢在说什么,而老太太再次跟刘清风说了几句后,便离开了这里,走之前,还告诉刘清风有时间去他家里做客。

大厅安静了下来,叶清婉还没有缓过神,她晃了晃神,曾经一无是处的刘清风,什么时候这般厉害了:“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随便弄弄就好了。”刘清风淡淡的说道。

叶清婉的美目一呆,这真的是随便弄弄就好的吗?

“今天谢谢你。”

叶清婉的目光复杂的注视刘清风,之前对对方一直不冷不淡,甚至有些冷嘲热讽,但是对方一直一声不吭。

当初,爷爷一直说,要好生对待刘清风,此子乃是真龙!

但是她怎么都看不上对方,刚才那一手起死回生的针法,若是瞎猫碰死耗子,她真的不信!

“师傅让我好好待你,应该的。”刘清风冷淡的说道,他不是木头,是一个有感情的人,做完这些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看着刘清风淡淡的模样,叶清婉有些尴尬,别的男人对自己各种追求。

而他们俩每天睡在一个房间,对方从来都没有逾越过什么,那干净的眼睛中,竟然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欲望,这让她内心怎么突然有种失落感,难道自己很差?

就在这时叶清婉左口袋裤兜电话响起,玉手将其掏出,轻轻一划,贴在耳边。

也不知道说了啥,很快便挂了电话。

“叶清婉,我想...”

刘清风思考了好一会儿,已经打算退婚了。

“跟我走,那边有点事很急。”

叶清婉打断了对方的话语,吩咐好店员,而后带着刘清风匆匆出门。

叶清婉开着她的玛莎拉蒂,带着刘清风来到了M市第一院。

此时在M市,第一人民医院,唯一一个特殊病房内,有上千个平方,各种世界最先进的仪器,均是集中在这里,仅仅是看一眼外观都及其的复杂。

在病房中正躺着一位中年人,病房的旁边,几十平方的小房间正坐着十几位就诊专家。

每一位身前都放着病人各项详细记录的厚厚的笔记本,房间的紧张气氛,让他们低着脑袋,空调调到二十度,但他们额头上依旧有细密的汗珠不断冒出。

生病的人是刘董啊,为国家做了多少贡献,拿了多少奖状,每年都为上千名贫困户孩子的未来操劳,不眠不休,捐学校,拯救贫困户,为国家捐献国防经费,每年都有上千万,这是国家,人民的大功臣,治不好他,他们有什么颜面去见人民,有什么颜面面对国家!!!

“多久了,病因都查不出来,要你们有什么用,一群饭桶!!!”

在正东方的位置上,院长双手重重的拍在那办公桌上,指着大家怒声道。

“没救了,院长,我们查了几十遍了!”

一位医生眼球之中攀爬者血丝,他已经三天没睡了,所有的工作都做了,先进仪器用了不下十遍,根本查不出任何病因。

“是啊,院长,我们真的尽力了!”众人附和道。

“辛苦你们了,接下来,交给两位大师吧。”院长叹了口气。

随后,林院长推了推眼镜,这才客气的对着身旁的两位,说道:“两位辛苦了,你们赶紧给叶大师和李da师汇报情况。”

叶正雄和李先河这两人可是医学界的传奇人物,曾经有十例国内外专家束手无策的医学奇案,叶正雄治好了其中四件,而李先河治好了其中六件,无一例外,这两人乃是泰山北斗级别的人物!众位医生一听,面色均是惊愕起来,立马站起致敬。

能够请动这两位的院长都感觉到无比的自豪。

一旁李先河的女儿,身姿傲挺,那于脸上颇为骄傲,小手挽着其身旁一位身着燕尾服西装的青年,小油头梳的一丝不苟,还带着金丝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