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全能佣兵

一辆由北方边陲城市发出的绿皮火车,疾驰行驶在轨道上。

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车上乘客并不多,车厢内显得格外安静。

但随着一个十七八岁,拿着行李的小女生上车,车厢内的安静被打破。

小女生把行李放好,取出里面的自拍杆,又把手机放到了上面。

“哈喽大家好,相信很多年轻网友没见过这种绿皮火车,今天我给大家在车上开一期直播。”

听到这里,很多乘客露出会心的微笑,没想到做个火车,还能碰到网络主播。

小女生一边和网友互动,一边拿着自拍杆在车厢中来回穿梭,给大家展示普通列车的全貌。

“哎呦……对不起。”

车厢连接处,小女生碰到了一个人,赶忙回头向对方道歉。

“没事。”

一个身穿迷彩服,脚踩黑色军靴的年轻人淡淡一笑,将手中的香烟掐灭在烟缸。

“咦?”

小女生看着对方的衣着打扮,好奇的说道:“小哥哥,你是军人吗?”

年轻人点点头,表情显得沉稳而又没落。

“哇塞,我最喜欢兵哥哥了!”

小女生开心的大笑,将手中的自拍杆高举于头顶,说道:“小哥哥,你是出门执行任务吗?”

年轻人神情淡然的说道:“不,我现在已经退役了,是要回老家。”

听到这句话,小女生尴尬的笑笑。

她看过电视上部队退役时的样子,不论是多么坚强的硬汉,都会哭得稀里哗啦,对方心情现在一定很不好。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小女生没话找话的说道:“小哥哥你别难过,虽然退役了,但并不代表就见不到战友了,现在交通这么发达,你随时都能去看他们。“

“看不到了……”

年轻人微眯双眼,低声说道:“都死了,他们为了掩护我,全都阵亡了……”

“什么?!”

小女生吓了一跳,观看直播的网友也都停止了发弹幕。

九州承平已久,已经几十年没有发生过战争,怎么会有人阵亡呢?

停顿片刻,大量带着疑惑的弹幕出现在手机上,心急的网友都想知道对方经历过什么。

小女生看了两眼弹幕,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哥哥,你的战友为什么会阵亡啊?”

“他们没有阵亡,刚才是我故意逗你的。”

自信失言的年轻人摇摇头,迈步准备走回车厢。

“他们没有死,他们都活在我心里!”

回到自己的座位,张波的记忆又回到了几年前。

五年前,十八岁的张波跟着老乡去国外务工,机缘巧合加入了F国的外籍军团。

四个月前的一次任务,张波所属的突击队遭遇高于己方数倍的敌人伏击,虽然拼死杀退了敌人,但全队只剩下他一人幸存。

那次事情以后,张波一直无法从悲痛中缓和过来,申请退伍回国,想要换一个生活环境。

外籍军团执行的任务不仅有正面战斗,还有潜伏,渗透和伪装侦查,除了要求掌握娴熟的战斗技能,各种的民用技艺也必须熟练掌握。

建筑工程,木工测绘,铲车挖掘机,就连辨别毒药和医术他都会。

凭着这些技能,到哪都有他的一口饭吃。

“前方到达北山县,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

车厢里一遍一遍的播放着到站通知,张波起身拿下行李,径直走向车门处。

片刻后,火车缓缓停下,张波顺着一米高的车厢跳到月台,没有溅起一点灰尘。

今天刚下过一场雨,站台的空气中还带着雨后的芬芳。

张波眯眼嗅着家乡的气味,心情开始逐渐转好。

“小哥哥,等一下。”

刚才直播的小女生急匆匆的跑下火车,手里多了一枚玉雕吊坠。

“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张波转身笑问道。

“小哥哥,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猜你现在的心情肯定很不好,吊坠是妈妈临终留给我的,说我带着会一辈子平平安安,我现在想送给你。”

气喘吁吁的小女生说了一段话,脸上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吊坠样式古朴,前后用隶书写着秦白两个字。

张波淡淡一笑,问道:“小姐,你我萍水相逢,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么珍贵的礼物?”

“因为我喜欢……不不不,因为我崇拜小哥哥,不想让你带着难过的心情回家。”

担心张波误会,小女生连连解释。

望着对方紧张的样子,张波接过吊坠放入兜里,转而掏出一枚像是奖章的小牌,说道:“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这个送给你,就当是回礼吧。”

说话间,几个农民工打扮的人从两人身旁经过上车。

“嗯……”

张波眉头一皱,嘴角露出玩味的笑意。

小女生不解的问道:“小哥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有缘再见。”

张波笑着冲她挥挥手,目送女孩上车。

紧接着,张波抓起地上的行李,脚步快速的再次上车。

火车缓缓发动,张波叼着香烟,站在连接处看向车厢里面。

小女生已经停止了直播,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开车以后,五个农民工先后进入厕所。

“没想到回国才几天,又闻到了这股味道。”

站台上的时候,张波闻到几人身上带着淡淡的血腥味,他们从厕所出来,身上又多了刺鼻的火药味。

血腥和硝烟的味道,伴随了张波五年的佣兵生涯,事情变得变得有意思了!

这几位‘绿林好汉’倒也是聪明,从安保较为松散的县级火车站上车,又将‘家伙’拆解放到身上,以此避开安检机。

可惜,他们今天运气不好,遇到张波了!

几个人坐在不同的位置,贼眉鼠眼的东张西望。

一个带着安全帽,外表憨厚的中年男人,眼睛紧盯车厢打电话的小女生。

几分钟后,中年男人轻轻点了点头,两个民工快速冲向车厢两端的车门。

紧接着,中年男人带着剩下的两个民工,站在了过道中间。

“嘭!”

带着安全帽的中年男人转眼间,从衣服里面掏出一只喷子,对着车顶打了一发。

随即,车厢两头的民工同时关闭车门,一把土制喷子顶在张波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