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农女很彪悍

大庆三年春平安村外的小河旁

绵绵不绝的春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顾清姿不住的咳着,她感觉一股股冰凉又呛人的河水中从她的胸腔里往外头涌。

寒冷的风顺着她脖子处的衣裳口生往里钻,顾清姿忍不住打了几个寒栗,她想动,身上却像压着千金巨石般禁锢着她。

她这是怎么了?

顾清姿费力的集中精神,她睁开眼茫然的看向四周。

一双双穿着草鞋的角在她眼前晃动着,视线在望上移,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将她围的水泄不通,此时都正瞪大了眼睛瞧着她。

“顾大娘,你家清姿醒了,快过来啊!”

“顾大娘!顾大娘!”

看热闹的村民一见她醒了,激动的跟什么似的:“顾大娘呢,怎么瞧不见人了?”

“正抓着李家的春俏呢,喏,那不是!”

“快去喊啊,还有啥能比闺女醒了重要!”

顾清姿重重的晃了晃头,意识有些恍惚,她记得她明明正在空中飞着啊!

前世的顾清姿是一位战地医生,她正要飞往战地去营救伤者。

对了,空姐说前头遇着大气压了,情况又些棘手,要他们都做好心里准备。

她这还没准备呢,只觉眼前一黑,就飞到古代来了。

顾清姿一激动忍不住又是一阵咳嗽,原来,她这是穿越了!

“清姿呦,我的心肝啊!”就在顾清姿还没消化完这个消息时,一声哀嚎就传了过来。

顾清姿从地上趴起来,刚一抬头,就瞧见一位身着土黄色旧棉袄,头上斜插一根木簪的妇人迈着小脚,颤巍巍的向自己跑过来。

那妇人头发还浮散着细细密密的雨珠,她一边拽着个编着斜麻花辫的女孩,一边急匆匆的往她这边赶。

“顾大娘,你放了我吧,我真没推清姿!”

那女孩满脸通红,一双眼也睛通红,她蜷缩着身子,不住的后退着,想要挣脱出那妇人的禁锢。

“清姿出门前就跟我说是去见你,她掉进河里的时候,旁边也只有你,不是你推的,难道还能是她自己跳进去的?”

“我都说了没有!”那女孩大叫一声,脸色越发苍白,她不停的左右环顾着,似乎是在找什么人的样子。

“你少糊弄我了?你以为我脑子秀逗了不成?”顾妇人冷哼:“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少给我装可怜了,你啥心思,我能看不出来?”

“我知道你中意贾房,可他看不上你,你也不该推清姿啊!”顾妇人义愤填膺的骂道:“李春俏,清姿已经跟贾房定了婚约了,我警告你,你就算再捣乱,那贾房也不可能娶你的!”

围着的旁人只拿一副看热闹的神情瞧着这拉拉扯扯的一老一小。

李春俏的脸由红变白又由白变青,她拳头紧了几紧,咬牙道:“你说我推了清姿,你有证据?”

“啥证据不证据的?”顾妇人可不管这一套,她用力将李春俏扯过去,用眼神示意她别耍花招。

“清姿,你感觉怎么样?胸口难不难受?”

顾妇人方才的火气在对上顾清姿苍白的小脸后,瞬间消失殆尽,她无比关心的开口问着。

“我……我没事,就是……”顾清姿说起话来有些打颤,一方面她是因为浑身湿透了犯冷,另一方面,她实在是还没适应眼前的情况。

“没啥事就行!”顾妇人松了一口气,她放软了声音:“你先回去换件干衣裳,钻被窝里捂捂,等娘把这个恨人的死丫头送了官,就回来!”

顾清姿诧异,送官?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松开我,我都说了没推她!”李春俏一听顾妇人要将她送官处理,忍不住急了:“都说了我没推她,好,你不是想知道她是怎么溺水的吗,那我就告诉你们!”

李春俏一改方才的可怜劲儿,她双手插着腰,怒瞪双眼,火冒三丈的开口骂道:“我跟贾房两情相悦,那贾房本该娶我的,要不是你们顾家比我们李家门第高,他能看的上顾清姿?今儿,顾清姿就是瞧见我跟贾房在这儿私会,她才经不住打击,自己跳下去的,不信,你们问她!”

众人的目光,“刷”的聚集到顾清姿的身上,顾清姿只觉得许多好事儿的目光正火辣辣的盯着自己。

她心口处一咯噔,她才刚刚穿过来,哪里晓得这些恩怨。

不过听这女孩话里话外的模样,想必她跟自己是三角恋的关系。

顾妇人见自家女儿小脸苍白的愣在那,不由来了火气:“你这小贱蹄子,偷男人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你还要不要脸了?”

李春俏咬唇,她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味道:“我偷男人,你那只眼睛瞧见我偷男人了?”

顾妇人左右看了看,人群中压根没有贾房的影儿,她愤愤道:“反正这事儿跟你脱不了干系,走,跟我去见官!”

“呦,你顾家婆娘说去见官就去见官?这全天下的主都让你当,理都让你占去了不成?”

尖酸的声调传来,众人回头,原来是春俏她娘扭着腰肢过来了。

李春俏爹死的早,只留了寡妇左氏跟一双儿女,左氏长的貌美,但脾气泼辣刁钻是全村里出了名的。

“你闺女害了我闺女,理可不是都被我占着呢!”顾妇人冷哼,她抬手示意顾清姿回去。

顾清姿皱眉苦笑,她压根没有现世的记忆,哪里识得回去的路!

左氏挑眉:“顾家婆娘,你这睁着眼儿说啥瞎话呢?你说我闺女害了你闺女,你闺女是死了还是瘸了?”

顾妇人一听怒了:“姓左的,你这是咒我家闺女呢?你家闺女水性杨花,那贾家不要,还生往上贴,我要是你,我早就羞的不敢出门喽!”

“你在胡说,放心我撕烂你的嘴!”左氏大怒,她一个寡妇在村里为了讨生活,难免会跟一些男人不清不白,可春俏不一样,她模样长的俊,她是要嫁富贵人家的。

顾妇人瞧着张牙舞爪的左氏向自己扑过来,一时有些诧异,要看着左氏高抬的双手就要打上顾妇人的脸,众人皆是到抽一口凉气,这事儿,闹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