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大帝

叶余从睡梦中浑浑噩噩醒来,刷牙洗脸,整理好着装,带上自己的记者证,便就迷迷糊糊的出了门。

此时,天色不过蒙蒙亮,刚刚出门,迎面一阵冷气,便就让叶余打了个哆嗦,清醒过来。

他看了看手上的表。

五点二十。

这个时间距离上班还很早,然而身为一个记者,作息从来都没办法准确,更何况今天的日子比较特殊。

前些日子,来自外地的四名考古学家,在咸阳发现了疑似秦朝的兵马俑遗迹。

经过确定后,决定今天启封遗迹。

西安紧临咸阳,为了跟随考古学家们进入遗迹,西安电视台内费尽手段,才抢到跟随进入遗迹的机会。

叶余身为西安电视台最出色的记者,毋庸置疑的获得了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叶余上了自己的车,发动引擎。

“嗡”

车子开得很快,不过一个小时,就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咸阳一处偏远的深山。

此时,已经有很多人在现场了,电视台的摄像、服装、包括几名考古打扮的人、以及工作人员等。

只是叶余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几名考古打扮的人,都已经面带怒色,看见他下车,都重重哼了声。

此时,一名男子,身上衣服印有西安电视台字样,他扛着摄像机,赶忙跑了过来:“小叶,你怎么才来?几位学家都等着急了,说你要是再不来,就直接先进去了。”

“嗯?”

叶余有些奇怪:“不是说上午八点才要启封吗?”

男子朝着一名老学家努努嘴,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遗迹,极有可能就是秦始皇留下的兵马俑,王老等不及了,要提前启封,要不是你这个记者没在,早就进去了。”

叶余恍然,随后快步走了过去。

只是刚刚接近,几名考古学家中,一位不过三十多岁的男子,就冷笑一声,道:“此次遗迹探索,有可能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现,你居然现在才到,真不知道,你这个记者,是怎么当上的!”

叶余眉头微皱。

要提前启封遗迹,他连通知都没有收到,凭什么要冲他摆脸色?

他不卑不亢,淡淡道:“我收到的通知是八点启封,没有做错什么,至于记者是怎么当上的,您不用费心。”

“你!”

男子阴沉着脸,有些不高兴,不过是个小电视台的记者,居然还敢顶嘴!

他刚想开口,身旁一名六十余岁的老者,咳了一声:“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现在就进去吧。”

男子冷哼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总归还是分得清轻重。

此时,老者朝着附近一处矮山走去,叶余叫上扛摄像的男子,跟了上去。

……

老学家来到矮山前,有些谨慎的拨开杂草,顿时,一个洞口呈现在众人眼前。

“就是这里了,这就是遗迹的入口,洞门昨晚就已经破开了,我们直接进去。”

老学家有些激动,当先一步,带着其余三名考古学家,走进洞中。

叶余看着洞口,有些奇怪。

秦始皇,千古一帝,是位霸道人物,以他的性情,会将兵马俑遗迹,放在这么一个不显眼的洞口中?

他紧跟着走了进去,此次遗迹挖掘,现场人很多,然而真进去的,也只有四名考古学家。

以及他和台里的摄像师。

走进山洞中,洞中面积很大,但是很黑,借由探照灯,才能看清虚实,甫一进入,叶余便就把精神放在四周。

探照灯打在周围的洞壁上,他忽然倒吸一口冷气。

“安静点,出什么声音!”

四名考古学家皱眉,然而看了一眼洞壁,便就惊讶叫出声来。

“天啊,这是什么!”

“这怎么可能是兵马俑遗迹,这是神话遗迹吧!”

视线所至中,斑驳的洞壁呈现,其上有巨大的痕迹交错,像是被兵器留下的,遍布在数十米高的洞壁上。

其上还有一些半截的刀枪剑戟没入其中,都十分巨大,最短的也有五米长!

这让四名学家等人心惊,不过刚刚进入,他们就开始怀疑,这绝对不是兵马俑遗迹。

洞壁上的斧钺刀痕,巨大无比,并不像是人类文明中出现过的,看那痕迹和残兵,更像是巨人挥舞兵器,曾在这里大战。

这种想法过于异想天开,或者也有可能,是神话故事并非虚构。

因为有些野史上说,在秦朝的时代,有练气一说,人可飞天遁地,幻化体型,移山填海。

虽然现代信奉科学,但众人猜测,这极有可能,或者这种兵器,就是秦朝时,练气士幻化体型所持有。

后来或许是地球发生了什么,导致后来再没有练气一说。

众人继续向前走去,对这洞中更加好奇。

四名考古学家十分激动,此次遗迹挖掘决不简单,必然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现。

“这……这是水银湖!”

突然间,老学家激动起来,探照灯打在不远处,银白色的水银泛光,且是一片,映入众人眼中。

“是不是兵马俑不敢确定,但这绝对是始皇遗迹!”

老学家兴奋,他失态了,拍下照片后,迫不及待的向更深处走去。

叶余跟随在四名考古学家后面,一切都太过顺利,他总觉得有些怪异。

总感觉这是故意引众人走向更深处一样。

众人越走越深,突然间,眼前一片明亮。

这是一处拐角。

“没有明珠和灯火,怎么会有照明?”

老学家疑惑,向前走去,这才注意到,一座石台,不过一米。

其上盛放着一块虎符,散发着光芒明亮,照亮四周。

“这是秦朝杀神白起的虎符!”

老学家激动,将虎符拿了起来,放在手中端详。

看王老的行为,叶余皱眉,在这种遗迹里,任何东西都不要乱动,这该是常识。

然而这位考古学家进入遗迹后,连连失态,竟然忘记了这个常识。

老学家拿着虎符,眉开眼笑,一路端详向前走去。

其余三名考古学家上前,跟王老研究起虎符的价值。

“这次回去,我们应该就能扬名立万了…”

叶余隐隐能听到四人的话,他心头有些不安,这四人似乎并不靠谱,他来到石台前,当即眉头一皱。

石台上是有字的,这所谓的考古学家王老,竟然没有看到!

叶余心头更加不安,他将身后的电视台摄像拉到前面来:“王哥,我记得你学过秦篆,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字?”

“取之则断来时路!”

摄像师看着石台,一字一顿,将字念了出来,叶余瞳孔猛地一缩!

这意思是…

轰隆隆!

山洞突然剧烈摇晃起来,掉落呛人的粉尘。洞顶巨大的石块滚落下来,一块挨着一块。

短短瞬间,就将来的路封的死死的!

“妈的!”

叶余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几个考古学家,全是饭桶!

“怎么回事!”

四名考古学家听到动静,返身跑了回来,看到路被封死,全都变了脸色。

数落过叶余的男子瞪着眼睛,直接抓住了叶余的衣领子:“你刚才干了什么,为什么路被封死了!”

“放开。”

叶余冷着眼,直接拨开他的手,指向石台:“问我干了什么,看看这上面写了什么!”

四名考古学家眯眼,看清楚石台上的字后,王老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是我没注意,太激动了。”

叶余叹了口气:“您老真的是专业的考古学专家吗?该经历那么多,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止色啊。”

王老脸上青红交加,很是不好意思。

然而相较于王老,数落过叶余的男子有些不高兴了,责骂道:“只是一个小电视台的记者,凭什么指责我们,看不清自己的身份吗!?”

叶余眯起眼睛,此际朝着男子走去。

他很清秀,同样瘦弱,然而下一刻,他伸手就抓住男子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男子脚踢腾在空中,他用力挣扎,十分心惊,这个小记者斯斯文文的,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我不想干什么,只想让你管好自己的嘴。”

叶余的话很轻,然而实际上,他已经动了真怒。

这男子一直趾高气扬,看他无端由的不顺眼,嘴都没停过,倒是没看出来有什么本事!

“是叫叶余是吧,小叶,你冷静点,现在这个情况,我们不该发生内部矛盾。”

王老回过神来,上来打圆场,叶余看他一眼,几秒后,松手把男子扔到了地上。

碰!

男子重重跌到地上,屁股生疼的厉害,他脸色很不好看,重重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