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大少请排队

“别、不、不要、不要过来……”

安歌脚下虚浮,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似的,摇摇晃晃。

今天是她的十八岁生日,过了今晚十二点,她就是成年人了。

为了庆祝她的成人礼,她的姐姐特意宴请了她的朋友们,到“纸醉金迷”夜店为她庆祝,可是……

在喝完最后一杯酒时,她感觉身体其痒,其热。

竟被三个不认识的男人,带出了夜店。

安歌想要把衣服一件件的脱掉,好让自己凉快点,好受点,但是,残存的意识,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

她不断的向后倒退,一直到后背撞到了冰凉的墙壁上。

“你尽管叫吧,你越叫,哥几个就越兴奋,保准叫你浪的合不拢腿。“

安歌眉心紧皱成川,脸色苍白似纸,额间渗出了细碎的汗珠。

她贝齿紧咬下唇,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

她不断的摇头,希望他们能够发放过自己:“不要……只要、只要你们肯放过我,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钱?!

他们三个人就是收了钱来玩弄安歌的。

既能收到钱,又能玩一个漂亮而且刚成年的处女,他们才不会蠢到放了安歌。

安歌缩在角落里,极力的忍耐着身体当中的躁动与不安。

泪水模糊的视线当中,她看见了一个男人,依然逼近到了她的面前,伸出了大手,想要抓向她的胸口。

安歌忽然摸到了一旁床头柜上的台灯,随手抄了起来,照着男人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嘭”的一声。

她失了准头,台灯砸在了地上,破碎一片。

玻璃碎片蹦到了男人的胳膊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渗出了丝丝鲜血。

似乎,这一抹血迹点燃了男人愤怒的火苗,他抬手给了安歌一个耳光,怒骂道:“妈的,臭娘们,竟然想打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话落,男人没有丝毫怜悯,一把将安歌推到在了床上。

“嘭!”

就在此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昏暗的灯光,将男人的身形拉得修长,他站在门口,冷肃的目光充满了杀意。

不由分说,男人冲进了房间中,一脚踢开想要欺负安歌的小流氓。

“你他么谁啊?!竟然敢坏老子的好事!”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只是一个眼神,就让小流氓不寒而栗。

他削薄的双唇微启,可声音却冷冽肃杀:“狠狠的打!”

男人将安歌抱了起来,迈着笔直修长的双腿,走出了房间。

安歌彻底的失去了意识,她裹着男人宽大的外套,双臂攀在他的脖颈上,柔软丝滑的小脸,紧贴着男人的胸口磨蹭。

嘶!

男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微微蹙眉,垂下了缀着颀长睫毛的眸子,疏淡而锐利的目光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安歌,“小家伙,你这是在撩火知道吗?”

此事的安歌,已经听不见外界任何的声音。

她只觉得像是在一个凉爽而舒适的床上,只有不停的磨蹭,才能够消减身体当中的热和燥。

她是舒服了,这可苦了他了。

男人蹙了蹙眉头,全身上下的热血,朝着身体当中的某一个部位瞬间汇聚而去。

坚硬如同磐石。

男人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指针重叠在了12这个数字上。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十二点了,小丫头,我终于等到你成年了。”

男人情难自控,翻身覆盖在了安歌的身上。

带着侵略性的吻强势来袭。

耳鬓厮磨。

男人在她的耳畔,用疏淡而轻柔的声音,说道:“记住,夺走你第一次的男人是我,沈郁!”

直到太阳出起时,沈郁才不知足的放过了出经人事的安歌。

“沈先生,那几个人怎么处置?”

门外响起了一道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沈郁穿上了西装外套,俯身在安歌的唇瓣落下一吻,“宝贝,等我回来。”

说罢,他转身走到了门外,用极为低沉清冷的声音说:“丢进海里喂鲨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