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小神医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真有转世重生这种事情……”

楚鸣看着自己白嫩的双手,一脸懵逼。

任谁午睡一觉醒来,突然回忆起前世的记忆,发现自己前世竟是八百年前悬壶济世,医术无双的一代医圣,都会和他一样懵逼。

前世,自己被誉为千年难遇的医道天才,年满二十岁时就已经医术大成。

在战乱之年出山,悬壶济世,救治苍生,被无数医者敬仰的一代医圣。

在看看这一世的自己,普通中医大学毕业的应届毕业生,二十三岁还是一个小城市中医院没转正的实习医生。

一对比,差别不是一般的大。

楚鸣扶额喟然叹息。

不过,紧接着,楚鸣又开始兴奋起来。

当真是天不绝中医。

当代社会,古中医早已经丢失了不知道多少遗珍,这些可都是价值无上的瑰宝啊!

“若无这前世记忆,此生我便普通一生。但有了这身记忆,振兴我国中医大业的责任,就落到我头上了!”

楚鸣眼中露出精芒。

他深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道理,上天给了自己这一世的记忆,绝不仅仅是为了发家致富的。

“这一世,我一定要扬我中医!”

刹那间,楚鸣心中定下了一个这一生的目标!

突然,办公室外伸进一个医生脑袋,着急道:

“楚鸣,你怎么还在这,急诊室出事了,林医生被患者家属围了,你还不赶快去!”

“什么!”楚鸣“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赶紧往急诊室跑。

林医生是带他的主治医生,可以说一手握住他转正名额的决定权。

现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时不时就会闹出大事,再加上林医生又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比起男医生应对这种情况更加危险。

一旦出什么事,自己这个实习医生的职业生涯也跟着一起完蛋。

楚鸣赶到急症室,就见到一群家属正气势汹汹的围着一个窈窕的美女医生,在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青紫的七八岁小男孩。

美女医生正是林医生林雅涵。

出身中医世家的天才医生,年纪和楚鸣差不多大,肤白貌美,颜值比起明星都不差。

此时,林雅涵在一群家属的包围下,脸色苍白,柔弱的好像狂风中的一朵白花,随时都会被狂风撕碎一般。

“庸医,都是你,本来我儿子只是一点小问题,结果让你针灸,现在却变成这样!”

“如果我儿子要有什么事,我绝对把这个破医院给砸了,绝对不会放过你!”

病人家属中,一个看起来身价不凡的女人声音最大。

她气势汹汹的威逼着林雅涵,在她身旁站着一个穿着西装,面容严肃的中年男人。

这些病人家属似乎来头不小,导致在场医生、护士不少,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帮林雅涵说话。

听住院医和护士之间的窃窃私语,病人父亲似乎是一个身价不菲的大公司老板。

楚鸣眉头一皱,目光凝视向了病床上的孙子。

这孩子他有印象,得过小儿脊椎灰质炎,有后遗症,所以会按时来医院做针灸做恢复,林雅涵就是给他做日常做的主治医师。

今天这个小孩在家长的带领下来医院做针灸。

林雅涵给小孩施针后,小孩突然脸色发紫发青,然后突然口吐白沫,眼看就成了病危的重症。

家长认为是林雅涵的医术问题,向林雅涵追责。

要想解决问题,首先要救人。

楚鸣伸手为小孩把脉,并仔细观病人病相。

脑海中前世的医术记忆疯狂浮现。

渐渐的,楚鸣嘴角露出一缕笑容。

“庸医,你说话啊,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你拿什么赔?!说话啊!”那富婆大声对林雅涵逼问。

“病人家属,请你冷静,我是医生,我会负责。”

林雅涵小心的劝说道。

她不明白,自己只是使用了普通的针灸术,怎么那名儿童患者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她满脑子的医书理论似乎都无法回答她的疑问。

“你负责?你凭什么负责,我儿子本来好好的,结果你用了针灸就变成这样了!”

富婆大哭。

“我的童童啊,要是我的童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庸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其他病人家属也开始闹起来。

整个场面眼看变得更加混乱,随时都可能失控。

“行了,给我安静,这事我负责!”

就在林雅涵无助之极,场面混乱不堪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这道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一样,让嘈杂的急症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楚鸣身上。

林雅涵见说话的人竟是楚鸣,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其他医生更惊讶,没想到出头的的竟是一个实习医生。

“你是谁?”见楚鸣走进急症室,病人家属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身上。

情绪近乎时空的富婆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一样注视着他。

“看不出来吗,这写着呢。”楚鸣得意指着自己的胸牌道。

胸牌上写着“实习医生,楚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