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绝武医神

九月底,天微凉。

一道身穿黑色风衣的挺拔身影,缓缓从江北车站走出。

他留着一头短发和稀碎的胡茬,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剑眉星眸,英气逼人。

那一双宛如璀璨星空的眼眸,紧紧盯着余晖下这所喧闹的城市,散出一股无尽的苦楚和沧桑:

“五年了,我燕北飞,终于回来了!”

话音刚落。

一道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的鬼魅身影,飞速出现在他的身边,躬身一礼:

“启禀炎尊,事情查清楚了,当年惨案过后,陈宝辕并没有把夫人带去帝都,而是交还给了赵家。”

“在赵老爷子的精心呵护下,一心想要寻死的夫人,也逐渐振作起来,并且发誓为你守身,终生不嫁。”

“为了完成您的遗志,夫人发奋工作,将燕家当年失去的产业,尽数夺了回来。”

“两年前,赵老爷子突发车祸陨落,夫人在赵家的地位,便急速下降。”

话到此处,鬼魅女子脸上的表情显得尤为愤怒:

“赵老太太自打成为家主以后,直接把夫人给软禁起来,公司大权更是交到她二儿子,赵九天的手中。”

“可赵九天根本就不会打理生意,不到一年时间,赵家产业便差点被他给亏空。”

“一周前,江北地下世界元老级人物刘火山,亲自带着两亿现金到赵家登门提亲,说只要把夫人嫁给他,他便会帮助赵家渡过这次难关。”

“赵老太太立马应下这门亲事,夫人本想自杀,但奈何身边有家奴看着,根本无从动手。”

“眼下,夫人已经被强行送上婚车,被押往锦江酒店,典礼时间定为下午五点!”

鬼魅女子躬身一礼,脸色狐疑:

“炎尊,恕属下直言,刘火山已到花甲之年,绝对是老谋深算之人,如果没有人暗中指使,他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荒唐的事情的,

属下怀疑,这一切应该都是陈宝辕在暗中安排的,他不想让夫人过的好,更是想让炎尊您‘死不瞑目’!”

陈宝辕!!

燕北飞紧握双拳,一股浓郁的杀意,从他的双眸里迸发而出!

一时间,天地变色,风起云涌,方圆百里更是气温骤降,如同九月飘雪。

往日一切,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五年前,燕家,也是江北名门望族之一。

只因为燕北飞娶了一个不该娶的女人,赵氏家族的嫡女赵婉君,便引来一场灭门大祸!

陈宝辕,帝都超级家族,陈家的顺位继承人,家财万亿,权利滔天。

他是典型的纨绔子弟,从小便喜欢在红尘历练,游戏花丛。

自从陈宝辕见到赵婉君第一眼,便对她产生一股变态的执念,更是借着陈家的势力,硬生生将燕家从江北连根拔起。

时隔五年,每每想起,那个充满血雨腥风的夜晚,整片青色的河流,都被父母的鲜血给染红,燕北飞的整个人都颤栗不已。

“燕北飞是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敢抢本少爷看上的女人,老子就让你全家不得善终,你给我睁大眼看看,看看你父母,是怎么在你面前被本少爷给凌迟处死的,本少爷绝不吹牛,说割够一千刀死,就绝逼不会让他们先死,来人,给我动手行刑!!”

那一夜,父母的惨叫声,传遍整片江北的夜空。

那一夜,江北又显得尤为宁静。

衙门不出人,军人装睡死!

具因为,他是帝都陈家少爷,无法无天,无人敢惹!

许是不想让燕北飞就此死去,陈宝辕在把其父母凌迟处死以后,便把他给打成残废,丢尽河中,扬长而去。

赵婉君为了避免被陈宝辕凌辱,更是残忍的用刀割花自己的面孔,眼睁睁的看着爱人,随着江水飘走。

若不是被师父中途救下,燕北飞就算大难不死,也势必会沦为废物乞丐,屈辱的渡过余生!

而最让人感到愤恨的是,当年将这一切透露给陈宝辕的,竟然是自己的大伯二伯!

为了富贵荣华,他们喝着亲人们体内流出来的鲜血上位,无耻至极,天理难容。

“五年了,当年参与到那次事件的所有人,我都会一一拜访,让你们血债血偿。”

清理掉烦乱的思绪,燕北飞看了鬼魅女子一眼,脸色凝重:

“魅儿,即刻封锁锦江酒店的所有出入口,让所有人只进不出,五年前,婚礼突变,我和婉君并没有举行仪式,今日我回来了,我定要送给她一场,最隆重的婚礼!”

“属下遵命!”

魅儿躬身一礼,如同鬼影,快速的消失在人群当中......

.......

彼时。

锦江大酒店。

一场荒唐的西式婚礼,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

刘火山虽然已经75岁高龄,可此时却显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

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一脸伤疤的丑陋女人,刘火山的心里,虽然充满着鄙夷嫌弃,但更多的,还是无尽的激动和期盼。

作为江北地下世界的元老人物,刘火山从来都不缺女人,之所以想要娶赵婉君,完全是看上了,她曾经江北第一美女的良好基因。

刘火山一生生下十个儿子,可能因为坏事做尽,上天报应,所以他十个孩子最后只活了一个,还是一个先天白痴。

亿万家产,无人继承,一直是刘火山的一个心结。

赵婉君的美,刘火山在多年以前就见到过,他绝对相信,自己跟赵婉君的结合,一定会给自己,诞下一个健康帅气的儿子。

所以说,这场婚礼,刘火山娶的压根就不是赵婉君这个人,而是娶她的基因罢了。

这不,酒店外边已经来了医院的专车,只等婚礼结束以后,赵婉君便会被押送到医院,强行给她进行人工授精。

这时,司仪穿着牧师的打扮,站在台前,高声问道:

“刘火山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赵婉君为你的合法妻子,无论贫穷、富有、伤病、丑陋,你都不会放弃她?”

刘火山眉飞色舞的说道: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

牧师点了点头,转而看向赵婉君那张丑陋的脸,象征性的问道:

“赵婉君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刘火山先生为妻,无论贫穷......”

还没等牧师把台词说完,赵婉君便讥讽绝望的喊道:

“我不愿意,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这个老东西!”

此话一出,全场顿时哗然!

下一秒。

一声清脆的耳光,硬生的打在赵婉君的脸上,刘火山愤怒的嘶吼道:

“臭娘们儿,你特么敢拒绝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