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豹战神

档案

姓名:李云锋。

年龄:24。

军龄:7年。

国籍:中汉民主共和国。

职务:陆军司令员 兼 雪豹特战旅总指挥官。

军衔:上将。

……

在一个宽敞的办公室里,一个穿着黑色军装,须发皆白的老人,正仔细的看着手里的这份绝密档案。

肩章上,那五颗纯金打造的五角星,正在太阳的余晖下,散发出异常夺目的光芒。

“咚咚咚。”

“请进。”

老人把手里的档案,放在了桌子上。

仔细的打量着,走进来的年轻人。

挺拔壮硕的身姿,短发打理的十分规整。

面容刚毅,眼神深邃。

一身松枝绿的陆军作战常服,更添他的凛冽气质。

“报告首长!”

“陆军司令员,李云锋,奉命前来向您报道!”

“请指示!”

李云锋向着面前的老人,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面前的老人,神情欣慰的笑着。

“你小子,是真厉害!”

“仅仅只用了七年的时间,就当上了咱们国家的陆军司令。”

“你可知道我,熬到这个位置,用了多少年吗?”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哈哈……”

老人欣慰的大笑着。

“这次叫你来的目的,就是想和你谈谈,关于工作调动的问题。”

“在边境,乃至国外。”

“你这几年的工作成绩,不单是我,就算军部的所有同仁,都没有一个说不好的。”

“所以我就想,听听你个人的意见。”

“你的家乡临海市,最近这几年的情况,你想必也有所了解。”

“哎……那是各种问题,层出不穷!”

“国内的那些跳梁小丑,以及国外各种渗透动作频繁。”

“经上面的一致决议,就想派一位德才兼备,勇谋无双的人,去清扫一下这个烂摊子!”

“所以我就和上面,推荐了你。”

“想在,我想知道你的想法,或者有什么意见,你都可以和我说。”

李云锋听完老人的话,心里也是感慨颇多。

都出来七年了,别说打电话,就是写信,都没有过。

说不想,那都是假话!

可是因为,他所做的那些任务,都是需要高度保密的,甚至连最亲近的人,都不能透露。

因为一旦泄露,就有可能给整个国家,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所以他不得不那样做。

此时一听,可以回去了。

蓦然之间,还不太适应了呢。

“保证完成任务!”

老人看他答应的那么痛快,心里的大石头,也就放下了。

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了李云锋的身边。

然后把他肩章上的三颗将星,缓缓的取了下来。

然后,又在他一脸诧异的表情之下,装进了他的上衣兜里。

老人的眼睛,猛的眨了眨,神情有些激动。

“这次,本想让你,荣回故里,光宗绕组呢!”

“可是,现在看来,韬光养晦,适时藏拙,或许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才是最好的。”

“毕竟,一旦让境外的那些敌对势力,发现你和你家人的踪迹,就不太妙了。”

“虽然,咱们根本不怕他们,但面对那些无穷无尽的骚扰,相信你也受不了吧。”

“等咱们,把所有的一切,都清理干净的时候。”

“我在帮你,把将星,重新带上!”

“相信到那时候,就不止这三颗了!”

……

虽然,他退役是假的。

但为了演的像一些,军备处的那些人,还是给他发了一套军用迷彩服。

看着自己这身新衣服,李云锋心里感慨万千。

老子头一小时,还是呼喝万军的陆军司令呢。

现在,却和刚入伍的新兵蛋子,没啥区别了。

在他离开军营之前,早就有人给他准备好了返程票。

所以,他的回家之旅,也是相当顺畅。

这时候,他已经来到老丈人家门口了。

看着眼前,这气派的实木大门,李云锋想到了很多很多。

他生于科研世家。

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父母,除了工作就是工作。

他们也从来不带自己,见家族里的其他亲戚。

甚至连左邻右舍,都没说过几句话。

就在他12岁的那年,一声声惨叫,伴随着冲天的大火,就将他的家烧光了。

自此,李云锋便开始了流浪生活。

直到有一天,赋闲上街的柳老太太。

在市场的墙角边,看到他后,见他可怜,于是便把他带回了家里。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柳老太太越来越喜欢这个,听话懂事的小家伙。

而他和年幼的柳家孙女柳梦菡,也成了儿时最好的玩伴。

那时候的李云锋,虽然乖巧听话,但沉闷内向的性格,却让很多人喜欢不起来。

于是,柳老太太便送他去参军了,希望军队里的集体生活,能把他这性子磨练一下。

等他回来之后,就让这两个小辈成婚。

可他这一走,就是七年。

就在李云锋,站在门口发呆的时候。

门里阵阵激烈的争吵声,便把他拉回了现实。

李云锋皱了皱眉,紧走几步,就把那扇朱红色的大门,推开了。

柳家老宅,大厅内。

过道两旁,坐着不下二三十号人。

右面主位上,坐着的都是柳家的直系亲属,林林总总,男女老少,能有个十多口人。

而左面客位上,则坐着三四个年轻人。

在所有人当中,还有一个坐轮椅的少女。

双十左右的年级,生的是明眸皓齿,妩媚动人。

淡粉色的一袭长裙,把她素雅可爱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

这人,便是李云锋儿时最好的玩伴,柳家孙女,柳梦菡。

此时的她,正神情激动的看向对面,坐在首位的一个男人,双目含泪,咬牙切齿。

“我今天就把话,在重申一次!”

“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嫁给你的!”

“请你以后,都不要再来这里了!”

她这句话刚说完,还没等对面那个男人开口呢。

坐在她旁边的那群亲戚,就开始一窝蜂的劝上了。

“诶呀,这孩子咋这么倔呢,人家的家世多好呀,别人就算想找,都找不来这么好的!”

“是呀,和谁过不是过呀,就算在帅气的男人,到到了都成老茄子了,更何况,人家还那么有钱。”

“你们说说,这丫头那么倔,随谁呢?”

……

那群亲戚,此时就犹如一大堆蜜蜂一样,嗡嗡个没完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