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狂追高冷妻

慕氏集团周年庆的会场门口。

杜雨洁刚刚走下车,华莉就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语气不善,声音尖锐地说道,“杜雨洁,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为什么总裁会突然让你来代替她参加这次宴会?”

正好出来接电话的慕忴琛听到这尖锐的声音,随意地看了一眼,目光中顿时闪过一丝惊艳。

刚刚走下车的女子,容颜秀丽端庄,纤细的眉下一双眼眸静若秋水,挺秀的琼鼻下薄薄的双唇如同玫瑰花瓣一般娇嫩欲滴。

身穿一袭长袖的白色晚礼服,却并不让人觉得保守,反而越发显得端庄典雅。

杜雨洁表情平静,声音平淡地说道,“华助理,请注意你的行为,身为杜氏集团的员工,总裁的决定,我们只需要照做就是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不过就凭着你这张脸罢了,你有什么好光彩的!”华莉艳丽的妆容有些扭曲,恶狠狠地说道。

公司本来就是她自己的,只不过从来不让人知晓她总裁的身份罢了。

杜雨洁展颜一笑,颇为自豪:“是吗?那这么说我这张脸还挺有用的呢。”

“你不要脸!”华莉想不到她居然这么厚颜无耻,一气之下就要上前就要动手。

杜雨洁轻巧地退了一步,板起脸警告道:“大庭广众之上,你这样大声喧哗动手动脚合适吗?你很想上头条?还是觉得自己在公司待得太久了?”

华莉顿时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杜雨洁,你少得意,用不着你在这里教训我!”

“我只是怕别人以为我们杜氏集团的人都像华助理你一样不懂礼仪罢了。”杜雨洁冷淡地看了华莉一眼,然后脚步从容地走进了会场。

华莉看着杜雨洁的背影,手掌紧握成拳,眼眸中闪过一丝愤恨。

杜雨洁,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就让你这么继续得意下去的!

跟在他们身后入场的慕忴琛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芒,不过是个20岁的小女孩,处理起事情倒是显得成熟而稳重。

杜雨洁知道华莉一直看她不惯,也知道她会使绊子,却想不到这个绊子会来得这么快。

她在会议中途去了一次洗手间,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锁了。

尼玛的,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玩儿这种初中女生的把戏?杜雨洁心底一阵烦躁,打算拿出包里的手机拔打电话,然而包呢?她的包呢!我勒个去!杜雨洁忍不住爆了一句粗。

所以这个华莉是打算让她缺席等会的压轴演讲,然后代她上阵了?心机婊!

不过她杜雨洁是谁,小小年纪隐瞒身份成功扛起杜氏,就一个厕所门能难得住她吗?杜雨洁本来想直接踹开来着,不过动静太大影响不好。所以,她略微打量了一下卫生间,发现这个卫生间跟对面的男卫生间上面是没有封顶的。

杜雨洁来了办法,踩在马桶上爬到了墙头,打算跃下去从那边门口走出去。

身手不错的杜小姐很快就爬上了墙头,正打算跳下去的时候,往下面一看——

对的,你没猜错,那里有个男人正在方便,而且位置刚刚在她视线下方。

所以她十分清楚地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这就尴尬了,不过嘛,咳咳,尺寸倒是不错哈哈哈......

杜雨洁往上扫了一眼这个男人——

俊朗的容颜如同是刀削斧劈出的一般,凌厉的剑眉下一双漆黑的眼眸如同是神秘的黑洞一般,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唇微微张合着,看上去极为动人。

合体的黑色西装映衬出他双腿修长,身姿高大而挺拔,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尽显优雅,他就像是一个天生的发光体一般,只要往那里一站,便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纵使俊朗的容颜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上去极为冷峻,整个人都散发出迫人的气息,却并不让人觉得严肃,反而越发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看够了吗?”低沉而好听的声音在杜雨洁的下方上响起,略带着一丝清冷。

杜雨洁尴尬地收回眼光,动作利落地跃了下来,解释道:“哥们啊,你可别误会,其实我,我跟你是一样的,在女厕实在拉不出来,这是回归大部队,哈哈。”

慕忴琛微微有些愣神,然后漆黑的眼眸在她胸前掠过,顿时暗了暗,轻描淡写道:“是吗?看来泰国的技术已经到了逆天的地步了。”

杜雨洁心里一千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将那个该死的华莉骂了一千次一万次,苦哈哈地说道:“可不是嘛。不过我要是有老哥这样的资本,我也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她话说完,便飞快地落荒而逃。

慕怜琛眸色渐深,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敢调戏他!

杜雨洁姿态优雅地回来,神色从容地从准备上台的华莉手里夺过演讲稿。她微微一笑,光彩夺目道:“华特助,请把我的包还回来,不然,我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华莉愤恨地瞪了她一眼,默不作声。

杜雨洁,你得意不了太久的!

演讲结束后,众商家自由交流,一直在搜寻着目标的华莉见到慕怜琛时,眼前一亮,赶紧走了过去。

“慕总,久仰你的大名,我是杜氏集团的特助,能敬你一杯酒吗?”华莉语笑嫣然地端着红酒杯,眼巴巴地看着俊美地慕怜琛。

慕怜琛还没有回话,杜雨洁却不紧不慢地在身后说道:“一杯哪够啊,怎么也得三杯啊,慕总你说是不是?”

好巧,居然是厕所碰到的那个男人!

“慕总,不如让我先敬你一杯怎么样?”杜雨洁眼光流转,若有所指地看着慕怜琛。

“你要我拒绝这么一个美人,我能有什么好处?”慕怜琛神色矜贵地扫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

“好处啊,当然有。”杜雨洁走近他,忽然踮起脚蜻蜓点水般亲了他一下,成功地在华莉眼里看见了要杀人的目光。

他一手揽住她纤细的腰,另一手则是按住她的头,毫不客气地回吻了起来。他的吻极为霸道,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却并不让她抗拒,反而极为配合。

她原本白皙的容颜此时已经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看上去格外娇艳,明亮的眼眸此时一片迷蒙,一片水光潋滟,分外诱人。

华莉气得要冒烟,恨恨地剜了杜雨洁一眼,识趣地退开了,这个仇,她绝对要报!

杜雨洁看着她的憋屈样,忍不住勾起了笑意,淡淡地推开了慕怜琛,往他的西装口袋塞了一百块,说道:“这是你的小费,慕总。”

她言毕,怡然离开。

慕忴琛的眼眸顿时冷了下来,一张俊脸阴沉的吓人,他摸了摸自己的唇瓣,他勾起了一丝势在必得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