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天下:无情狂后

这是什么状况?难不成真正的紫苑与太子殿下有一腿?可是,紫苑留给她的最后记忆里并没有情感的波动,她也无从知晓了。

“殿下,我的伤不严重,没关系。”她只能随口搪塞,抬起头的瞬间,却迎上了赫连玄翼那双泓潭般深不可测的冰绿色瞳眸。

这是紫苑第一次看清赫连玄翼的容貌。

刚刚穿越过来,她就莫名地陷入皇室追杀,忙着挥剑战斗,突出重围,哪有时间留意别的事情呢?

而此刻,赫连玄翼完全占据了她的视线。

紫苑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气度非凡,无懈可击。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那就是:很酷很有型!很帅很完美!

淡紫色的华贵长袍将他英挺的身躯恰当呈现,银灰色的束腰沾染着几缕鲜红的血迹,但仍然挡不住他散发出来的皇室之威,显得冷俊倨傲,尊贵深沉。

墨玉般的黑发长及腰间,被一只金黄色镶玉发箍绾起,显得淡然飘逸。他的双眸极为深邃,冰绿色的冷目慑人心魄,既像深不见底的幽湖,又似黯沉无际的黑洞,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吸进去。

这个男人很危险!

出于杀手的本能,紫苑提高了几分戒备,想要远离他。

“殿下,紫苑先行告退。”

“苑儿!”赫连玄翼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强势将她拉入怀中,“我要看看你的伤。你为我挡下一剑,伤势很严重,甚至晕倒了过去。可你苏醒后,与追兵交战时,身手依然灵活敏锐,竟没有被伤势拖累,这反而更让我担心。苑儿,你……”

“殿下,紫苑已自行封住血流,没什么大碍。”她以前在杀手组织里遭遇过更加可怕的枪伤,这些简单的止血方式,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但赫连玄翼眼中那抹深沉的目光,让她有些不安,似乎在试探什么。

“苑儿,你想违抗我的命令吗?”赫连玄翼望着他,眸色逐渐加深。

紫苑蹙眉,暗自在心中咒骂:看来,这个深不可测的太子在怀疑她。那好,不就是看看伤口吗?她只是发生了魂穿,又不会改变这具身体,有什么可担心的?

“殿下,紫苑放肆了,请殿下赎罪。”

言毕,她恢复平静,解开青色的皮革战衣,露出左肩的染血伤口。

赫连玄翼凝眸注视着紫苑,绝美尊贵的容颜愈发深邃难懂。他上前两步,刚要抬手碰触她的雪白内衣,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太子殿下,晚膳已经备好,请您用膳吧。”

赫连玄翼离开后,紫苑从其他人那里打听到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她是北越国镇远侯的女儿,曾入山学艺,拜高人为师,经常随父出征。这次侯爷出征后,紫苑被太子召入宫中,做了他的贴身侍卫。几日前,老皇帝突然驾崩,惠妃把持朝政,想让自己的儿子登基即位,四处派人追杀太子赫连玄翼。

紫苑捶捶脑袋,大概理清了状况。

吃过晚饭,她在房间里脱下战衣,开始包扎肩膀处的伤口。正如赫连玄翼所说,剑伤确实有些严重,伤口很长,血液已经凝固,一阵阵钝痛还在持续。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她微怔,冷冷地问:“谁?”

“小姐,我是灵儿。”

“进来吧。”紫苑没有抬头,继续包扎伤口。

据她打探得知,灵儿是她从侯爷府带来的婢女,一直跟在她的身边,算是紫苑最亲近的人了。可惜,灵儿不懂功夫,无法自保,之前遭到追杀时,灵儿只能藏起来。

“小姐,我来帮你。”灵儿手里拿着药膏,还有几条绷带。

紫苑挑眉看着她,目光一凛:“灵儿,你怎么会……”

“小姐,这是太子殿下的命令。”灵儿眨眨眼睛,笑着说,“药膏和绷带也是太子殿下交给我的,小姐这次就不要再拒绝殿下的心意,让殿下发火了,好好接受吧。”

“怎么?我以前常惹太子生气吗?”紫苑问道。

灵儿努努嘴,像在撒娇,犹豫着说:“小姐,你又在耍灵儿,是不是?太子殿下虽然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可殿下每次发火,全是因为小姐你呀。连灵儿都看出来了,小姐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紫苑抽了抽嘴角,自嘲般地摇头,没有出声。

望着铜镜里那张陌生的面孔,她竟有种释怀的感觉。果然,这倾国倾城的容颜不是原来的她!她本是组织里最强的头号杀手,紫色短发,精明能干,从没有失手过。然而,她没因任务失败而丧命,却遭到组织里的同伴背叛,死得不明不白……

啊!什么狗屁同伴!狗屁信任!她发誓,这次重生之后,只会相信自己,绝对不再相信其他任何人!

想到这里,紫苑的眸光不禁暗沉几分,喉咙干涩得发痛。

“灵儿,我的伤没事,你去休息吧。”

“可是……”灵儿稍稍迟疑,低声道,“小姐,太子殿下那里要怎么回话呢?”

哼!原来如此。

赫连玄翼之所以派灵儿过来,其实是想让灵儿监视她吧。这个太子确实不简单呢,连她的贴身婢女都要利用。

紫苑走到床边,淡淡地说:“灵儿,你告诉太子殿下,我受伤不重,无需担忧。”

“是,小姐。”

灵儿为她盖好被子,就悄悄退了出去。

紫苑躺在床上,睁大双眼,翻来覆去睡不着。杀手那种被训练出来的危机感,总是让她无法安心,置身于如此陌生的环境,她该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