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天下:无情狂后

古香古色的房间。

烛光影影绰绰,勾勒出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

赫连玄翼负手而立,抬头注视着漆黑的夜空,俊容冰冷倨傲,幽湖般的绿眸中氤氲着层层叠叠的凝霜寒气。

笑话!惠妃竟然敢恃宠夺位?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只要他赫连玄翼不允许,谁都休想夺走属于他的皇位!

他早已看穿一切,才会不动声色,将计就计,假装被追杀而离开皇宫。惠妃不过是一粒棋子,真正在幕后操纵惠妃的人,定是西离国的摄政王慕容修。

没错!他就是要引慕容修现身,他就是要彻底粉碎西离国的阴谋!

“殿下,飞鸽传书。”门外有人汇报。

赫连玄翼缓缓勾起唇角,沉声道:“送进来!”

看着纸卷里的内容,他唇边的笑意不断加深,冰绿色的眼眸跃动着冷艳慑人的光芒。如此甚好,慕容修终于开始行动了!

接下来,他只要连夜离开京城,就万事俱备。

那么,怎样才能打开紧闭的城门呢?

他转身走向烛台,用烛火烧掉纸卷,深潭般的绿眸瞬间暗沉下来。今晚,就让他来见证一下苑儿对他的忠心吧!

迷迷糊糊之中,紫苑听到了轻微的响动。

她猛地从床上跃起,小心翼翼来到窗边,仔细观察外面的动静。脚步声!是来自屋顶的脚步声!

怎么回事?太子的亲军轮流守卫这座宅院,难道还有追兵闯入吗?

紫苑随手抓起桌上的发簪,轻轻打开门,走出房间,循着屋顶的脚步声飞速前进。听起来,对方应该只有两三个人。当紫苑追到回廊处,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她也急忙闪身,躲在宅院的花丛后面。

果不其然,两个黑衣人从屋顶跃下,直奔赫连玄翼居住的房间。

该死!

紫苑低咒一声,飞快地冲了过去,以长廊的柱子为支撑,抬腿踢向两个黑衣人。

她的身手灵活利落,招招紧逼,可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动作凶悍有力,配合融洽,将她围困起来。紫苑被一人缚住双手,挣扎不开,干脆借力打力,反身跃起,双腿紧紧夹住对方的脖颈,同时将发簪狠狠刺入其头顶,顺利解决一个。

另一个黑衣人闯入了赫连玄翼的房间。

紫苑来不及多想,握紧发簪追了进去。不过,她没有等到自己出手的机会。因为帷帐掀起那一刻,赫连玄翼已经端坐在床,手中的长剑直插黑衣人的胸口,贯穿对方的身体,鲜血喷洒而出,染红了地面。

“太子殿下,臣等救驾来迟,请殿下责罚。”

亲军们纷纷跪拜在房间门口,各个低着头,身体在发抖。本来就是嘛,有人偷偷进来行刺太子,值班的亲军竟然没有察觉,实在丢脸!

赫连玄翼拧紧眉宇,略显疲倦地说:“把这里收拾好,都退下吧。”

“是!”众口一词。

紫苑收起发簪,面无表情地看着所有人,心中泛起一丝困惑。亲军们分明在各处看守宅院,黑衣人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闯进来的?而且,宅院里房间众多,黑衣人怎么能如此肯定太子住在那间房?

一个小火花在紫苑脑海中迸射出来:对!黑衣人不是追兵,而是内部叛徒!

“苑儿,跟我来。”

赫连玄翼沉声命令,打断了她的思绪。

赫连玄翼直接来到紫苑的房间,坐在桌边,悠然地品着茶。

紫苑突然发现,赫连玄翼可能与她是同一种人。明明双手沾满血腥,却无所畏惧,毫不在意,仍旧泰然自若,从容不迫。

这是杀手的本色。

因此,紫苑才会觉得赫连玄翼更加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