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花式甜宠

看着父亲冰冷的墓碑,杨初夏哭了一次又一次。

父亲在里头,她在外头,此时的她,才深刻体会到,那种失去至亲的痛苦。

虽然之前她就没有母亲,可是,那时候她还小,完全不记得那是怎样的一种体会。

而眼前继母苏晓红的反应,更是让她仿佛置身冰窖。

“你爸已经死了,这个家里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你可以走了。”苏晓红满脸的傲娇和阴谋得逞。

杨初夏其实一直没有注意,继母居然在父亲葬礼这一天,涂了唇彩。

“妈,你什么意思?“杨初夏一直礼貌的称呼这个女人为妈,因为之前的生活中,她确实对自己算是无微不至的关心。

苏晓红冷笑了一声,说着:“我可不是你妈,我跟你爸结婚的时候,听说你妈妈就已经死了,我不过是为了你们家的财产而来的,这么多年,你们这两个傻瓜,竟然被我玩弄在手掌心里,想想也真是好笑。”

她的样子看起来是那样的自豪,居高临下。

杨初夏觉得自己的脑袋里有根线似乎断了,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这样的女人。

不过还好,父亲已经过世了,并不知道这一切,要不然,肯定是带着痛苦离开。

这个时候,如果下点雨就好了,似乎天空都会为她伤悲。

可是,阳光出奇的好,在这刺目的阳光下,她变成了一个没有父亲,同时被人算计的孩子。

“之前我爸爸曾经立过遗嘱,家里的一切,都是我的。”杨初夏知道,这个女人没有什么人性,能在这个时候跟自己摊牌,肯定是已经忍无可忍了。

不管怎么样,她要坚强,就算这个世界没有人爱自己,自己也要学会爱自己。

“没想到,苏晓红冷笑了一声,拿出了一份文件,上面赫然牵着杨初夏的名字。

而文件的名字,是财产转让同意协议。

“这是什么?我什么时候同意把我的财产转让给你了?”杨初夏不敢相信,这个女人,怎么会拿到这个东西?

苏晓红嘴角扯了一下,强忍住一抹淡笑,然后故作遗憾的说着:“初夏,你还是太嫩了,告诉你,这是之前我让你在医院病危通知书上签的字。不过,我里面换了别的内容。”

真是没有想到,她的心机竟然这样深沉 ,利用自己当初担心父亲病情,没有仔细去看自己到底签了什么,就设计了自己。

苏晓红抱起双臂,说着:“好了,游戏结束了,这里是我的家,不再是你的,就算你再舍不得,也请马上带着你的东西,滚蛋。“

杨初夏看着苏晓红,虽然这个时候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而事实也摆在自己的眼前,但是,父亲留下的一切,不能毁在这个女人手里。

“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杨初夏的话,在苏晓红看来,就是个笑话,她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能有什么本事跟自己抗衡?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现在看来,是苏晓红大获全胜。

杨初夏眼里含着泪水,但是坚持不让眼泪落下来,那样她就彻底输了。

她收拾自己的东西的时候,给自己的男朋友龙少军打了电话。

“少军,我知道你在外地,你家里有人吗?我想过去住几天……”

“哦,这样啊,我知道了,那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吧。”龙少军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原因是他的父母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所以,她这个时候过去,不太合适。

甚至,他都没有问杨初夏,为什么要搬出去住,就以工作忙为由,匆匆挂了电话。

杨初夏看着自己的房间,曾经熟悉的一切,有些发呆。

狠心的继母,身在外地,连自己父亲葬礼都没有回来参加的男朋友,她还能依靠谁?

咬了咬牙,杨初夏想起刚才苏晓红的嘴脸,决定一定要坚持。

人只要不死,总归要活着。

她就不信,她不能凭自己的能力,生存下去。

再次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家,这里是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自己有一天,一定会回到这里来的。

街对面,是一家车行,杨初夏看见一个男人,身影高大,但是看不到面孔。

此时他正在跟店里的人交涉着什么,之后,就坐在了一台法拉利上。

这个世界,总是有很多努力的人的,杨初夏想着,竟然因为这个陌生的男人一个举动,而更加坚定了起来。

而对面那个男人,此时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跟窗口看着自己的女孩,有什么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