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换终是你

“你怀孕了,孩子要还是不要?”

我面前的医生极为冷淡甚至可以说是冷血的语气询问着我,她可能没有想过,我在得知自己怀孕之后,心底比吃了蜂蜜还要甜。

“要!”

斩钉截铁的回答了医生,这时候我才感觉她脸上冷漠的表情松了下来。

“前面十几个孕妇都不要,我以为你也不要呢。”

面对了太多这种怀了孩子却不要的,想必妇产科医生也觉得很是心寒,她细心的交代了我很多很多,我都一一应下。

心底怀揣着各种开心和幸福,我终于有了和他的爱情结晶,这怎能让我不欣喜交加。

“夫人,总裁让我来接您。”

我刚从医院出来,我老公祁东恺的助理元昱杰便等在门口,我欣喜的直接坐了进去。

元昱杰可能从来也没见过我如此开心的模样,问了一句。

“夫人,是有什么好事吗?”

“你猜!”

我当然不会让元昱杰早过祁东恺知道我怀孕的这一件事,元昱杰好像也就随口问了一句,并没有多么在意。

到了黎家别墅,我心怀忐忑,有些好奇祁东恺知道这个消息后的反应。

元昱杰没有再跟进来。

我悄声走到他的书房前,手里拿着孕检的单子,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我会和她离婚,只要你回来。”

他在和谁说话?要和谁离婚?我吗?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太够用,他要和我离婚?

步履阑珊的往后退了几步,双手下意识的抚摸着孕育着我和他两人的结晶。此时此刻,我不想去面对这样的残酷现实,转身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不知道在我离开后,祁东恺却打开了书房门,捡到了我弄丢的那张孕检单。

得知怀孕之后,所做的梦竟带着一个难辨男女的宝宝,让我在梦中也感受了一下母爱的关怀。

一觉睡醒,才发现 昨晚连续做了好几个梦,好梦也有,但好像也梦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让我醒来之后回想起来虽不记得具体梦境,但却打了几分寒颤。

“夫人,总裁在等您。”

我才打开房门,元昱杰便站在我面前,险些吓了我一跳。

“他呢?”

“在书房。”

跟在元昱杰的后面往祁东恺的书房里走去,他身穿一身黑色西装,显得很是沉稳,利落的剑眉上扬,眸中却如同冷淡如冰的静静的看着我。

这是我确定怀孕后,第一次来与他相见,一时之间,我竟也无语凝噎。

“夫人,总裁已经约好了人流医生,今天下午三点。”

我好像耳朵聋了,听不见元昱杰所说的话,他嘴巴张张合合的在我面前我却什么都听不见。

“东凯,我……”

“离婚。”

他口中吐露的这两个字,是我昨天听见的我以为他不过是在和谁开玩笑,可……

“是……是宜棠要回来了吗?”

我几乎能感受到我脸上泛着白,开口说话时,嘴唇都在颤抖。

元昱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书房,只剩下我和他两人。

我能非常敏锐的察觉到他一瞬即发的杀意,我扶着肚子的手狠狠一抖。这种情况下,我竟然还能够静下心来想那如果离婚了,我腹中的孩子就不由他做主了。

“在宜棠回来前,能和我谈个恋爱吗?”

他脸色极为不悦的转过来看我,好像是想看透我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我知道你不想要我肚子里的孩子,这样吧,只要你答应在宜棠回来前的时间里,和我谈个恋爱,我答应你所有的条件。包括黎家,可以吗?”

我从来不知道,我为了追求我心中的爱情,竟然可以卑微到如此地步。

已经把给我做人流的医生都已经找好了,又怎么会突然良心发现让我留下来,还能在他心底白月光归来之前,和他谈个恋爱。

“离婚,黎家,我都要。”

他没有给我任何的选择,直接推门而去,而元昱杰等在门口,在等我跟着去做人流。

我趁着在出门之前,说要上洗手间,这才得到短暂的空隙回到自己房间里。坐在马桶上,我翻看着手机里的通讯录,却不知道在此时能够找到一个什么人能够对抗祁东恺来帮助我。

元昱杰在外面敲门催。

“夫人,你是了解总裁的,如果您不去,总裁也会让我们破门而入带你去的。”

我有些绝望的打开了门,而元昱杰却带着两个保镖一人一边的站在门边,这架势让我深感危险。

可我却又不得不跟随着他们走。

“你跟在祁东恺身边已经有五年了吧。”

元昱杰没有回答我,但是我知道,我爱了这个男人整整十年,虽然结婚才三年,但我很早就在熟悉他身边的人。

“宜棠回来了,也就没有了我的立足之地,他想要把我的孩子打了,让我给宜棠让路。这些……”

我都是能够理解的,可是我却做不到。

看着车窗外倒退的城市风景,我竟觉得了无生趣。

“带我去一趟黎氏。”

“夫人……”

元昱杰非常惊讶。

“现在还没到下午三点,在这之前,我去看看我自己的公司不可以吗?”

元昱杰瞬间顿住,不说话也不回答我。

“就算公司是被他控制的,我手上有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我始终都是公司的最大股东。”

“夫人,您已经三年没去过公司了。”

他是在隐晦的提醒我,就算我现在去公司,也是什么都拿不到。

“怎么,没去过公司就不能再去了吗?”

许是我不经意的拿出了多年前的威严,他带着我去了黎氏,从站在黎氏的大门口没有人认识我开始,我便明白为什么元昱杰会肯带我来了。

这肯定也是祁东恺预料到的。

“夫人,夫人,就不用进去了吧。”

“这是我自己的公司,我凭什么不能进去。”

我从前台直接往公司内部走,才走了几步,面前便有好几个保安将我拦住,包括刚刚还在前台面带微笑的小女孩。

“你好,请问您要找哪位?是否有预约?”

“你去问他,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