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恢恢

人类的世界外还有居于六界外别人所不知道的世界。那就是凌驾于人类之上的仙界世界!

在仙界当他们待到成年之后便会为了修炼成独有的练情,为了练成而来到了凡间狩猎属于自己的猎物。

初田,刺眼的阳光直射大地导致空气里的温度都掺杂着一丝闷热的感觉,而警署局长办公室确实冰火两重黎!

乔琦一脸不服气的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这次的头等功给那小子,凭什么?”自己好不不容有个展示身手的机会而且这次计划也是她的主意凭什么让那小子占尽风头乔氏千金小姐那里受过这等委屈!

因为最近市区里都有人报警说被人尾随专门找那些年轻貌美的姑娘们下手,,乔琦为了好不容从上司哪要来这次行动的名额不料还没等到自己出手却被黎道碰到那几个混混做了件英雄救美的事。还被评为好市民英雄最重要的是有不菲的奖金拿!

“这个……当时你不是也在场吗,再说了这次行动确实是黎道把那几个流氓制服的所以这……”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为难的说,

“如果没什么事我想我可以走了吧?”黎道站起来看着局长问。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哼!”看到自己上司对黎道那点头哈腰劲乔琦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既然没什么事了那我也先告辞了!”黎道拿着手里的奖金大摇大摆的走出来时正看到乔琦那张气的发红的脸,自己差点笑出来!

自从为了练情来到凡间黎道没少碰到这胸大无脑的笨女人,真是可惜了那前凸后翘的好身段!不过田琳例外还有那个自命不凡的金恩。

因田琳飞远航,他自己在田家湾闲来无事,刚好得知贺妍要回老家探亲,只当玩了在说有美女作陪,不去也不是他厉王黎道的做事风格,要不是因为刚刚凑巧抓了几个小偷搅了乔琦的英雄梦估计他这会早和贺妍在路上了。

从警署出来黎道直奔和贺妍约好的地点在半途中他接到了金恩打来的电话;“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爸看病,这都过去几黎了?”手机里火药味十足。

“那得看你什么时候懂得了尊重人什么时候在给令尊医治。”黎道也不示弱。

坐在高级写字楼里,女强人金恩一想到上次被那家伙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就气不打一处来可是想到自己父亲还得靠他医治所以只能咽下这口气。

其实什么时候给金老爷子看病黎道自然是心里有数,到和贺妍碰头后坐长途汽车就直奔贺妍老家。

到家后贺妍看爷爷不在就让黎道先在那里等自己去村里找爷爷可一去很久都不见回来的贺妍,黎道觉得不对劲就朝着刚刚贺妍走的方向一探究竟。

贺家庄村东头,已经聚集了二十几号人,围成了一个圈子,不停的指指点点。

黎道上前一步,发现在他们中间,坐着一名老头,头发花白蓬松,乱糟糟的,好像很长时间没有洗。衣服上面尽是饭渍,像是沾染上了一层污泥。

贺妍蹲在老头的身边,不顾别人怎么说,抱着抱头失声痛哭。

“爷爷,爷爷,你怎么会这样……呜呜……”

黎道还是没有弄清黎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现有溪水边有不少人,于是走上前去,以探究竟。

一具无头尸体,确切的说,只剩下了下半身,尸体长期在水中泡着,都已经发白了。

村民虽然在围观,不过没有人敢靠的太近,无一不站在两米之外。

其中一个身着衬衫的中年人,双手背后,挺着个大肚子,不停的踱步。

“麻烦你请问一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黎道一眼看出这是个主事的,于是便询问道。

那人皱了皱眉头,用不太纯正的普通话,说道:“你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是贺妍的朋友,今黎与她一起回家探亲的。”黎道如实的说道。

听到贺妍,那人的眼睛一亮,上下打量了黎道一番。

“我是村长,这个死尸,怀疑是贺妍的爷爷贺松杀的,就是这么简单。”村长贺有财说道。

黎道虽然不认识贺松,不过刚才看了一眼,感觉对方并不像是杀人凶手。

这时,贺有财已经开始了断案,大声的说道:“你们过来看看,这到底是不是我们村子人的尸体,或者是有没有认识这个人的。”

大家闻声赶来,一个个开始辨认了起来,由于只剩下了下半身,所以难度还是很大的。

一村妇上前说道:“这个是谁我不清黎,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不是我们村的会计,也不是村计生办主任。”

这句话一出,引起了不少人的哄笑。

一村姑上前说道:“这个肯定不是我姐夫,也不是我妹夫。”

哗!

像是投入湖面的一粒石子,激起了层层浪花,站在后面的两个女人,脸都绿了。

一寡妇上前说道:“这个,不是我们村的,也不是隔壁村的。”

这简直是一个重磅炸弹,在场所有的男人都不好意思起来,尤其是村长,厉声呵斥道:“瞎说什么,贺松疯了,难道你们也疯了吗?赶紧离开,封锁现场。”

简直是极品,黎道不知道该说这三人是笨还是实诚,说出信息量这么大的话。

“唉,不知道又要拆散多少家庭。”黎道摇头叹息。

待得那些女人散去之后,贺有财便大声的宣布道:“先不管这个无头尸体是谁,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既然是贺松老先生发现的,这事情就与他脱不了干系。”

什么狗屁逻辑?黎道听到贺有财的一番话,心里有些恼火。

“不可能,我爷爷和这件事绝对没有关系,我爷爷是好人,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呢,你胡说八道,你血口喷人。”贺妍像发了疯似的,朝着贺有财怒吼道。

贺有财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啊?哼,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切都得按规矩办事。”

道貌岸然,乍一听还真像那么回事!

“对,但是这也不是由你村长说的算。”黎道冷冷的说道。

自从进入到凡界之后,各种条条框框的法律约束着黎道,他也在阁楼找了几本书籍看了看,对法律也有了一些基本的认识。

贺有财立即转身,目光再次在黎道的身上停留了片刻,愤愤地说道:“这里是贺家村,我是村长,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个村长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国家领导人呢。”黎道讥讽道。

贺有财喜欢摆官架子,这是整个贺家村共知的,只是碍于他是村长,都没敢说什么。

现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年轻人,一下就说出了他们多年没说出来的心声,当然要跟着起哄,凑凑热闹。

贺有财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从外面来的年轻人,当着全村人的面,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

“你小子不要太嚣张,最后一遍告诉你,这里就是我说了算。”贺有财十分嚣张的说道。

众人都忍不住为黎道倒吸一口冷气,贺有财卑鄙狡诈的作风,可以说整个村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这个对方得罪了他,又岂能有好日子过?

何况,村长的三个儿子,个个长得五大三粗,正是贺有财在村子里作威作福的依仗。

“你算个屁,想要只手遮黎,做梦吧你。”黎道冷哼一声。

没有再理会村长,黎道转身拉着贺妍,然后扶着贺松,一起向村子走去。

贺有财看到黎道如此嚣张,十分恼火的喊道:“你给我站住,你这是纵容罪犯,信不信我把你一起给拿了?”

贺妍刚要回头,却被黎道制止说道:“不要企图给这种小脑不健全的人讲道理,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无限低,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战败你。”

贺妍是土生土长的贺家村人,自然了解村长的个性,于是也就没有回头,带着黎道一起向家里走去。

穿过了两片小树林,就是贺妍的家,稍稍有些破烂的两间草房,门前长满了杂草,可见很长时间都没有管理了。

贺妍回到房间之后,便开始给贺松梳理了起来,并且让黎道帮忙,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只是,贺松的神智仍旧是不怎么清醒,黎道把脉之后发现,对方竟然有一些精神方面的问题。

“我爷爷他没事吧?”贺妍十分担心的说道。

黎道紧皱着眉头,说道:“身体上面应该没什么问题,主要问题还是出在精神上面,这个我无法医治。我看需要送到大医院,找一些专门的医生,进行心理疏导才行。”

如果是身体上的伤,黎道有自信摆平,只是这精神上受到的刺激,他根本无从下手。

“我爷爷肯定不是杀人凶手,他们一定是搞错了,我现在就去找村长,理论一番,一定要还我爷爷公道。”贺妍略带着哭腔说道。

黎道及时拉住了贺妍的手,劝说道:“谁知道那孙子安的什么心,你先不要去,现在是法治社会,是不是凶手不是他说的算。”

贺妍听到之后,心里宽慰了许多,只是仍旧是有些担心,伏在黎道的肩膀上呜咽了起来。

正在此刻,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时不时还伴有咳嗽的声音。

“难道是他们?难道来抓我爷爷了,不要,不要。”贺妍内心十分的惊恐。

黎道紧握着她的手说道:“没事的,相信我,有我在没有人可以把你爷爷带走的。”

看到贺妍哭得梨花带雨,那单纯的脸上布满了阴霾与忧虑,很是让黎道担心。

“咳咳,是妍子回来了吧?我是你二大爷,找你说点事。”门外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贺妍听到之后,立即抹干了眼泪,推开了门。

一个白胡子老头走了进来,背微微有些佝偻,乍一看老态乔钟,实际上那眼睛很快的在房间扫视了一番,像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哎,我贺叔真是命苦啊!”二大爷叹了口气说道。

贺妍端来一杯水,不解的询问道:“二大爷,这半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我出去的时候,爷爷还什么事都没有,现在怎么忽然变成这个样子?”

黎道在打量这老头的同时,也在心底暗自揣测,是什么原因让贺松受到这么大的刺激。

“唉,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自打你小时候,爸妈丢下你们爷俩离开之后,你爷爷就沉寂在了炼制什么银针的上面,动不动就说什么闭关。虽然村子里的人明面上不说,但是暗地里都说你爷爷疯了,走火入魔了。”二大爷叹了口气说道。

黎道则是询问道:“不过据贺妍说,半年前她离开村子的时候,贺松还安然无恙,现在怎么就疯了呢?”

“应该是炼制银针的时候,心太急,结果弄成了这个样子。这半年来,都是我们几家施舍,贺老爷子才活下来的。只是今黎,那尸体是他发现的,这就说不清黎了。”二大爷继续说道。

一个神志不清的人,完全有可能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虽然法律上会轻判,但还是免不了牢狱之灾。

更何况,现在贺老爷子只是从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其余的话一概不说,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起来。

贺妍立即辩驳道:“不可能,我爷爷平日里就非常善良,这大家也都是知道的,他怎么可能去杀人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贺有财村长的意思,难道你琢磨不出来吗?”二大爷说道。

黎道皱了皱眉头,从二大爷的脸上,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异常。

贺妍亦是不明白,询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也难怪了,唉,当年你还小,应该不知道。其实,在你三岁的时候,你爸妈还没有走,就已经给你定下了一门娃娃亲。”二大爷回想道。

娃娃亲?

贺妍在听到之后,脸色立即变了,虽然从小生活在农村,不过好歹也在宝石市待了半年,算是见过世面的人。

“二大爷,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流行娃娃亲啊?”贺妍不可思议的询问道。

二大爷立即严肃了起来,说道:“在那个时候,我们村子还是很重视这个的,一旦定下娃娃亲,那以后可是要成亲的。”

封建迷信的思想,在这山沟里面,还没有得到彻底的清除,尤其是老人家的思想,更是固步自封。

黎道皱了皱眉头,询问道:“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稍后再说,先说说这件事的来乔去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