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乖乖宠我!

暗黄色的灯光下,男人的五官就像上帝精心雕刻的艺术品,美得惊人。

只是双眸猩红,浓浓的欲火几乎要将苏暖暖燃烧。

苏暖暖知道他被下了药,她推了推男人,“你先忍一忍,我去给你买药,很快就回来。”

可是她刚转身,就被一道重力拖了回去,重重的撞到了男人胸膛……

男人的胸膛像火一般滚烫,烧的苏暖暖的脸不由得红了。

“你想做什么!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男人却已经失去了理智一般,此刻就一种执念,那就是,上她!

见招拆招的那种上……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几乎一瞬间,男人失去了理智,一瞬间,她痛得脸色扭曲,整个小身板缩成一团。

“啊!!痛!”

男人虽然药性发作,已然丧失了理智,但神志还在。

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乖……什么都给你。”

整整一晚上的时间,苏暖暖痛着晕过去,又痛着醒过来。

反反复复……小命都差点交代上了。

翌日上午,苏暖暖被闹钟铃声给吵醒。

头痛欲裂的她,缓缓从床上坐起,将闹钟给按停了,而后在房间里搜寻男人的身影。

却发现男人已经不在了。

很好!

上完就跑!

禽兽!

忽然,她余光看到床头柜上的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我会对你负责。

落款是:厉衍琛,和一个电话号码。

苏暖暖当即就没忍住,怀着满腔怒火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三声,被接通。

苏暖暖开口就是一通骂:“厉衍琛是吗!我去你大爷的,人面兽心,禽兽不如的狗东西!老子好心救你,你却这么对我!你他妈的干的这叫人事儿吗!

就算你当时神志不清,你他妈的也是强X!我要告你,告你!”

电话那头:“……”

苏暖暖越骂越气,最后先给自己气哭了。

“你负责?你怎么负责?你能把我失去的东西还回来吗?能吗!”

王八蛋,还好意思说负责!

昨晚半路遇见被人追击的他,他说只要救他,就给她一个亿,她妈妈重病住院,继续换肾救命,她认出他是帝国集团总裁厉衍琛,以前杂志上见过,所以才将他救回了家。

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她越想越委屈,终于忍不住,捂着脸闷声哭出了声。

却突然听电话那头响起一声低沉的男音:“我可以娶你。”

“谁特么稀罕!我又不喜欢你,谁稀罕你娶我?我去你大爷的,滚蛋吧,禽兽!”

啪嗒一声,苏暖暖把电话挂断。

而后气得将手机重重的摔到地上,又心疼的从床上跳起来去捡手机。

还好,没摔坏。

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上午十一点了。

苏暖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心里难过极了。

妈妈生重病了一个人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而她又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她不能。

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了,慌忙间从床上蹦跶起来,起身准备去浴室洗刷,然后去医院给她妈妈送午餐。

结果刚下床,就身下一疼,整个人朝着地面上跌倒了下去,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当即,心里头越发记恨那个叫厉衍琛的狗男人了。

中午十二点。

来不及给亲妈做饭的苏暖暖,在外面打包了一份清单口味的营养套餐,就去了医院。

刚走到她妈妈的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尖利的嘶吼声:“苏玉梅,你这个贱人!你要死早点死!我告诉你,你的医药费,我们顾家不会出一分钱的!

你也别指望你死了以后,我们顾家会收留那个小贱人!

警告你别再打电话给顾明远了!他是我老公,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也不会认那个小贱种!”

苏暖暖刚准备冲进去,就听见她妈妈带着哀求的口吻哭着求里面那个女人道:“顾夫人,求你了……暖暖是顾家的孩子,我死之后,她不回顾家,能去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