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素手乾坤

“张良,二小姐不是让你先侮辱了她然后再杀了她吗?”一个男声说道,声音令人恶寒。

“衣服都撕一半了,风一吹,看见脸上的黑记,太恶心了,小爷我实在是下不去手,要不,你来!”被叫做张良的男人,说话间此起彼伏地喘着粗气,节奏和南宫洛背后的一下一下袭击而来的灼痛感,出人意料的一致。

再伴着“啪!”“啪!”的鞭子声,让南宫洛激灵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也叫南宫洛的女子身上。

前世因为她被欧阳教授选中,而植入熊猫医典系统,遭到好闺蜜莫南烟妒忌杀害,想不到经历了死亡痛苦的她,再睁开眼竟然来到了这里。

只是现在的她……正在被人用鞭子往死里抽,随之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一股脑地涌进了她的大脑。

欺人太甚,南宫洛正准备翻身而起,突然感觉头晕脑胀,晕晕乎乎的,是中毒了吗——她这是怎么了?

南宫洛试着集中精力运行了一下系统,谢天谢地,熊猫系统竟然也跟着她一起穿越而来。好在南宫洛用意念便可以调动系统,而系统里的药物又是应有尽有,很快解药调制而成。

原本南宫洛可以一跃而起,可她还是不得不面对原主这孱弱的身子,不过,想办法对付两个恶奴,还是绰绰有余。

思绪转转换间,两个鸽子蛋大小的石子已经握于掌中,趁着下一鞭子挥下来之前,“嗖-嗖-啪-啪”,正中两个登徒子的眉心。

两个满嘴污言秽语的恶男,正抽的起劲,突见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大小姐一个翻身,随即站了起来。再定睛看去,整张脸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可那是怎样的眼神,坚定、锐利,此刻甚至有些甚至狰狞,仿佛可以穿透人心般,让人不寒而栗。

谁都知道今年十六岁的南宫家大小姐是个废材,不但生在医学世家,学无所成,连草药都分不清楚,而且相貌丑陋、性格软弱,是个连下人都可以对其大呼小叫的主,是已经被南宫家主——当今国医南宫萧放弃了的大女儿。

她,怎么会有这种眼神!?那两枚石子又是怎么回事?!

原本以为已经被自己抽死的大小姐,突然眼底闪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厉光,步步逼近,两个恶奴仗着胆子再次战战兢兢地举起鞭子,可只半息的功夫,两人齐齐失了魂般的鬼叫了一声,穿破了这荒郊野外黑沉沉的天际,随即撒腿就跑。

虽然知道这两个人不是始作俑者,但是听说话就知道绝非善类,而且刚刚还……撕了自己的衣服,以南宫洛这暴脾气的,万万没有就这么算了的道理。况且,也绝对不能让他们先于自己回到府上。

恐怕这个时候,两个恶奴口中的二小姐,已经在府门前让戏码开始上演了,思及此,南宫洛拔腿就追。

无奈,南宫洛与原主这具身体机能还未完全融合,刚追进帝都的时候,就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南宫洛平时是没有出府的机会的,但这条路她却是熟悉的,因为这是她每年出府祭奠母亲的必经之路。

所以,她现在十分清楚,现在,只有超近路,才能赶上那两个恶奴。不容她在多想,南宫洛转身没入身后的胡同里,加快脚步前行。

此刻夜幕四合,这样远离主街的胡同里,外面早就不见了人影。

也正因为如此,前面突如其来的打斗声,也才显得格外清晰,眨眼间,凶猛的两伙人映入了她的眼帘,她不知道这两伙人已经打了多久,却能感觉出骇人的杀气腾腾。

今天可真不是什么好日子,南宫洛在自己被缠斗中的人发现之前,堪堪止住拼尽全力向前冲的步伐,一边紧紧盯着前面激烈纠缠在一起的人,一边蹑手蹑脚地退进与之前的胡同十字交叉的另外一条胡同里。

只要南宫洛平安退进去,然后往前跑几百米,再拐回刚才自己的走的路,便可以绕过这两伙人了。

一步,两步,三步……南宫洛只要再往回退一步,便可以转身继续自己的追捕计划了,她刚刚松了一口气,忽然感觉后背装上了一堵坚实的灼热,随即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挟制住了她的脖子,身后传来一声略带嘶哑的低喝,“别动。”

南宫洛退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即便看不见对方,她仍然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霸气,夹杂着让人遍体生寒的戾气,迅速笼罩了她所处的空间。

想必这个男人是看到了她跑过这个胡同口又缓缓退回的全过程,南宫洛惊吓之余,迅速镇定下来,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南宫洛的嗅觉十分灵敏,完全敞开式的空间里,还能闻到这么浓重的血腥气,证明这个男人受了重伤,想必是那两伙人中的一个。

刚刚自己跑过来,从第三者的角度上来看,就是在追人,又这么悄悄退过来,被别人当做要偷袭也不是没有可能,而这个男人又不认识自己,所以自己很有可能已经被这个男人当做成了和他敌对的人的同伙了。

那男人虽是身负重伤,可是从那只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的力度来分析,弄死自己是分分钟的事儿,更何况,从月光下两个人狭长交叠的影子旁边,可以看到他的左手上还拽了一把长剑。

思及此,南宫洛慌忙两手抓住男人的胳膊,给自己以喘气的空间,急急解释道,“我只是路过。”

说完这话,南宫洛丝毫没有感觉到后面男人的变化,被自己的拉开的胳膊迅速又移回了原来的位置,只要他的胳膊与身体间一个绞错,自己的脖子就会断了。

南宫洛慌乱间扣住男人的腕间,“你中毒了。”这种脉相十分罕见,南宫洛敢肯定,除了她这种有超级医学天赋的人,而且是在熊猫系统的帮助下才能迅速分析出来,其余人是绝对做不到的,她的让这个男人相信,她只是个医者。

即便,这以后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是南宫洛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保命要紧。

此话一出,南宫洛明显感觉男人的动作一顿,她借机将早就从袖子里抖至指尖的针狠狠地对着男人的手腕扎去,男人瞬间的失力,南宫洛矮腰、低头、转身,仓皇而逃。

饶是后面没有追上来的声音,南宫洛还是拼命地跑,直至快跑到胡同的尽头,她才下意识地转回头往后看了看。

清白的月光下,一抹高大的身影,依然站在刚刚的地方,自是连头都没有回,不知道是不是南宫洛的错觉,从这个角度看上去,男人根本不像受了重伤的人,更不像是身上带了剧毒的人。

是什么毒,会让人摸不到脉呢?南宫洛正思考间,一阵风吹过来,男人的长发在月色下纷纷扬扬,闪耀着幽暗的紫色之光,南宫洛面纱下的唇角,突然抽了抽,看来,这个可以做实验的活体,并不难找。

南宫洛转回头来,拐过前面的墙角,再回到原来的路上去,面色凝重起来,这么一耽搁,她必须更加快速,才能赶在那两个恶奴进南宫府信口雌黄之前找到他俩!

终于到了南宫府的后门,南宫洛已经累的气喘吁吁,面色却始终镇定、冷清,她先将自己的头发挽好,又把被破了的衣服两边系好,好在今儿她穿的不是紧身装束,而是一件软质儒裙,外面套了件白纱开衫,她又瘦弱,所以系起来到看不出太多异样。

刚整理完,就听见两个呼吸不平稳的声音传了过来,很明显是刚刚经过奔波的,南宫洛将自己的身子,贴近墙根,影子也隐藏进了墙体的暗影里,随即看见两道黑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