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龙婿

“狗东西,不是有三百块钱,还敢说自己没钱,在给你两天时间,主动把剩下的钱还清,否则的话,就拿你老婆女儿抵债!”

学田小区门口。

三名地痞狠踹男子数脚,扬长而去。

男子被打的鼻青脸肿,狼狈不堪,脸上却是一脸恍惚的表情。

他竟然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叫沈凡的人身上。

重生前的他叫宋傲,炎夏东部战区的传奇战神。

十七岁上阵杀敌,立下汗马功劳。

二十二岁就成为麒麟军的指挥官,镇守边疆,保家卫国。

他的军事天赋极高,眼光独到,很多人都认为,不出二年,他就能成为炎夏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元帅。

可是就在昨天,他前往敌对区谈判。

车队刚刚出境,数十枚火箭弹从天而降,精准打击,车毁人亡。

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被人打的头破血流,脑海中还多出了一份完全不属于他的记忆。

记忆的主人叫沈凡,985名校毕业,成绩优异,人也长得帅。

毕业之后上门入赘,娶了唐氏集团的唐雪见为妻。

原本才子佳人,天作之合。

谁知婚后不久,沈凡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

不是嫌工资低,就是嫌工作累,没有一份工作能坚持三个月,尤其是女儿紫萱出生之后,生活压力剧增,他竟然还迷上赌博。

不仅输掉了唐雪见的全部积蓄,还把原来住的房子都卖了还债,一家三口至今只能租房度日。

唐雪见为了女儿有个完整的家,一忍再忍,甚至和父母奶奶闹翻,就是希望沈凡有一天能回心转意,重新振作。

可她不知道的是,沈凡丧心病狂,竟然拿她们母女做赌注。

如果不是自己突然重生,只怕要发生悲剧。

记忆融合之后,宋傲想死的心都有了,竟然重生在这种废物身上。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的死,必有蹊跷。

他去敌对区谈判的事,知情人屈指可数,仅限于东部战区的高层,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行踪。

换句话说,他是被自己人出卖的,因为某些原因,重生在沈凡身上,想通这一点,宋傲迫不及待想回东部战区。

他想亲眼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他想找到出卖自己的真凶。

毕竟知道他去谈判的人,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唯一的问题,他就这样跑回去,根本没人会相信他的话。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女子带着一名小女孩出现在他面前,正是记忆中沈凡的老婆唐雪见和女儿紫萱。

唐雪见看到宋傲趴在地上,满脸血迹,顿时火冒三丈。

紫萱却是一脸焦急的表情,急匆匆的朝着宋傲走去。

“爸爸,你怎么摔倒了,我扶你起来!”

小女孩刚想扶起宋傲,唐雪见却从身后拉住她。

“紫萱,别管他,这么的大人,有手有脚,他自己能起来!”

唐雪见看向宋傲,眼中满是鄙夷的神情。

“又被人追债了吧,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迟早被人打死。”

说完,唐雪见看都不看宋傲,拉着紫萱回家。

看着远去的母女,宋傲苦笑一声,自己爬起来,擦干嘴角的血迹。

夫妻做到这个份上,怕是就差签字离婚了。

走进家门,紫萱正在专心写作业。

唐雪见开着电脑,不停的浏览网页,似乎在查什么信息。

没有人搭理宋傲,气氛有些尴尬。

宋傲左看右看,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必须找个话题,缓解下气氛。

他走到唐雪见身后,探头看了一眼。

“没用的,别查了,别相信网上那些留言,这群人都是骗子,根本不可能帮你把公司的货款要回来!”

话音落下,唐雪见转过身,眼中满是怒火。

“我当然知道没用,可是我还能怎么办,货款要不回来,大伯又要扣我的业绩,我还能指望谁,指望你嘛,你什么德行你自己不清楚,你要是靠得住,就不会被人打的头破血流了!”

唐雪见怒气上涌,俏脸涨的通红。

宋傲听在耳中,无力反驳。

唐雪见说的对,沈凡这种废物,还真没资格对唐雪见指手划脚。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还是去做饭吧。”

宋傲说完,主动跑去做饭。

家里没什么菜,他打了鸡蛋,放上火腿肠,做起火腿肠蛋炒饭。

唐雪见看在眼里,明显愣了一下。

就在前二天,她加班回来晚了。

沈凡还为了没人做晚饭的事和她吵了一架,然后暴跳如雷,离家出走,赌了一天一夜才回来。

可是今天。

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沈凡被人打傻了?

他不仅道歉了,还主动跑去做饭。

而且,他的态度相当诚恳,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不对劲,事出反常必有妖,肯定有阴谋。

不多时,宋傲做好火腿肠蛋炒饭。

紫萱闻到香味,放下手中的笔。

“爸爸,好香呀,你什么时候偷学的厨艺。”

“这还用偷学,爸爸会的多着呢。”

宋傲倒没有说谎,他是孤儿,被东部战区的一名厨师收养,从小就跟着养父学厨艺,烧得一手好菜。

紫萱吃了一口,相当意外。

好吃,真的好吃,比妈妈的手艺好多了。

“妈妈,爸爸做的蛋炒饭太好吃了,你也尝一口吧!”

“我不吃他做的饭。”唐雪见回道。

紫萱见妈妈不肯吃,知道她还在生爸爸的气,连忙把碗端了过去,亲自把饭送到唐雪见嘴旁。

“妈妈,尝一口吧,就尝一口!”

唐雪见相当无奈,只能勉强吃了一口。

意外的,口味相当不错。

这怎么可能,结婚这么多年,沈凡是什么德行,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不可能炒的这么好吃。

可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雪见,口味还可以吧,以后家里的饭我全包了,你们母女想吃什么只管说,我不会的就去学!”

宋傲诚意满满,唐雪见却是疑虑重重。

她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会突然转性,分明就是另有所图。

刚才他被人打的那么惨,肯定是又欠赌债了,家里的存款全都被他输光了,不可能在给他钱了。

“沈凡,少在我面前装,你欠的赌债自己想办法,紫萱还要交兴趣班的学费,我是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