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难当

“江华,你要被绿了,你老婆出轨了!”

“我刚才听到你老婆和人打电话说晚上要去开房”

“你赶紧回来吧!”

嘟嘟嘟……邻居的电话突然挂断。

江华挂断电话,有些不敢相信这几句话。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

就在刚刚。

自己三十了!

没有庆祝,没有蛋糕,没有任何祝福,有的只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无奈和叹息。

现在,婚姻上也要给自己重重一击吗?

猛然,江华醒悟过来,赶紧朝着小区跑过去!

“我老婆怎么可能会出轨,她这么爱我,我不相信!”

他已经三十了,算是人到中年。

可是他活的却庸庸碌碌。

现在还是工厂的一个小工人,每日三点一线,工作非常劳累,而且工资也低的吓人。

谁让他只有高中文凭呢!

江华的手中拎着的三个卤菜,还有三盒盒饭,在奔跑中颠簸,这是酒店的员工餐,他特别打了三份,为了他们一家三口准备的。

这些钱,能省则省!

七年前,当兵归来的他,娶了小三岁的林雨真当老婆。

林雨真很漂亮,出身也高贵,嫁给他时很多富家少爷在追求她,她都不屑一顾,只是选中了青梅竹马的江华。

结婚二年后,两人生下了女儿圆圆。

婚后,本来就生活拮据,生下圆圆后,吃的就更差了。

而如今,江华已经年过三十,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

可是奋斗七年,江华却依然停留在工人的位置上,生活也是非常困难,勉强温饱。

可是林雨真却一如当初一般,努力的打理着这个家!

所以他不信老婆真的会出轨!

下了车,跑进一栋破旧的单元楼,上了四层,紧张而又慌乱的用钥匙打开了大门。

就在打开大门的一刻,他看到了一身亮眼打扮的林雨真蹬着高跟鞋就要出去。

江华顿时心中一凉,因为林雨真一向素面朝天,很少把自己打扮。

“雨真,那么晚了,你去干什么?”

江华声音发颤。

林雨真看到江华,一反常态,她的声音格外清冷。

“我去干什么?这难道不是要问你?我们离婚吧,我受够了!”

林雨真一转身,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她的表情愈发绝望。

“雨真,你……?”

“我明白了,你要去找陈校长这个老色鬼??”

林雨真看起来悲痛欲绝。

“不然呢,你有什么办法,能让圆圆进入重点小学!”

“至少……只要我陪陈校长一夜,他可以让圆圆上魔都实验二小!”

“否则,可是需要二十万,你以为你能拿的出吗!”

林雨真越说越是难受,泪水盈眶,失望和悲愤充斥心胸,深吸一口气,接着就要跨出家门!

二十万,林雨真知道就算是这个家砸锅卖铁也没有那么多!

江华愣住了,下意识的拦住了林雨真。

“雨真,你放心,圆圆的学费我会想办法,但是你不能出去啊,那个陈校长不是什么好人啊!”

那个陈校长是个老色胚,下面的老师经常被骚扰,在魔都已经不能称为秘密了!

“他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但是他能给我我想要的!能让我女儿不会像我一样受苦!”

林雨真勾勒出一个凄惨的笑意。

“我这辈子爱你,我可以受苦,但是我女儿不能!”

江华怔住了!

林雨真咬牙。

“你是好人,可是你工资本来就少,还周济一圈亲戚!”

“但是在新婚之夜,你对我许下的誓言,说要给我幸福,你恐怕早就忘光了吧!”

江华嘴唇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江华知道,自从结婚之日起,林雨真就陪着自己吃了七年的萝卜白菜!

五年前,圆圆降临之后,这些年,江华甚至没有钱为圆圆买一件生日礼物!

这一切,其实不怪林雨真!

实在是自己太无能了!

“雨真,你听我的,你别去!”

江华一弯腰,居然跪在了林雨真的面前。

他实在不想失去林雨真这个贤惠的妻子!

当年的林雨真抛弃家族和他结婚,他不想也不能让她受这种苦!

可是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一个酒店的小工人,每月不到四千的工资,在魔都,能做什么!

如果不是林雨真干零活打工,这个家早就散了!

林雨真掏出一份转账记录,上面记录的是江华转账给弟弟妹妹的钱证明,激动的在身前挥动!

“江华……不是我逼你,你钱少不要紧,我们可以过苦日子,但是你不该在自己都吃不上饭的情况下,在孩子都上不起学的情况下,还资助自己的弟弟妹妹!”

林雨真冷冷的说道:

“你心里,哪里还有这个家!”

林雨真一把甩掉了江华的手,来到陈旧的梳妆台,补了补妆,就要走出去。

江华知道,一旦走出去,他和林雨真就完了,一切都是万劫不复。

他看着远去的林雨真的身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般,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

他甚至感觉自己有些无耻,把林雨真留在身边七年,却什么也没有给她。

他的手紧紧的攥着挎在身上的挎包,紧紧咬着牙。

林雨真此时已经走到了门口,最后回头看了江华一眼。

“再见了,江华,离婚协议书在茶几上,今天晚上,我不会回来了!我们之间结束了!”

说完,林雨真擦了擦泪痕,大步走向门外。

江华却愣了整整半晌,这才突然站起来,三两步走到门外的林雨真面前。

他直接跪在林雨真面前。

“让开,幼稚!难道你觉得这样有用吗?”

林雨真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冷漠。

“老婆,如果我掏出了二十万,你就不走了?”

江华面带希夷。

林雨真对这一切嗤之以鼻。

“你说的倒是轻松,不要再对我说什么伟大理想,黄粱美梦,你七年都办不到的事情,这一会就能办到?别骗人了!”

江华此时终于下定了决心,拉着林雨真的手就往屋里去。

两人进入房屋,江华一把拉下挎包,随后往床铺倾倒。

在林雨真的惊讶下,一叠叠人民币出现在床上。

“这一共是二十万,够圆圆上重点小学了,雨真,你答应我的,就不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