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狂龙

林老太太的寿宴上,朱明坐在最边缘的桌,像个透明人,没人在意他的存在,不过这样他觉得很好,因为林家若对他说话,肯定不是嘲讽就是谩骂。

只因他是入赘上门的女婿,没有家世更没有钱,而且也没有一点本事,只会在家洗衣煮饭做家务,已成为林家,乃至整个海天市有名的笑料。

“老公,来尝尝这个,味道很鲜。”林小可夹了一块海参给他。

筷子刚夹起来,就被老丈人林见海直接打落,骂道:“这种名贵海参,给他吃岂不是糟蹋了,他配吗?”

“爸,不准说他。”林小可对他很维护。

林见海这下怒了,他可是林家的长子,本应该是林家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就因为这个废物上门女婿,他被老太太踢出了董事会,现在寿宴还要坐在最末的席位,跟管家和保安这类下人坐在一起,本就一肚子火。

“给他吃有用吗?若不是这个废物,我们会坐在这边吗?再这样下去,早晚会因为他被踢出林家,到时候你就喝西北风去吧。”

“爸,少说两句行吗?”林小可回瞪了他一眼,这可是公众场合。

这番话顿时引起了一阵哄笑,同坐的管家冯平和保安队长张全笑的最开心,看着林见海这个女婿,他们似乎找到了优越感。

“老林,小可说的对,别生气,而且你这女婿也不算太废吧。”管家冯平安慰了一句,转头问朱明。

“废……不是,朱明,请问你找到工作了吗?”

“没有。”朱明很老实。

“没工作也不是个事啊,整天让小可一个人工作养家那么累,还算个男人吗?这样吧,我让我女婿张开给你介绍个工作怎么样?他现在可是林家零售业的店经理,给你安排个活很容易的。”冯平得意一笑,摆明就是想显摆自己的女婿。

“对对,我现在可是总经理,以我这个级别,安排个工作还是没问题的,朱明,你什么学历呢?”张开很懂老丈人的想法。

朱明摇摇头,表示没学历。

张开和冯平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没学历可不行,虽然我们超市行业门槛低,但也不会收留垃圾的,不好意思。”

这话一出,林见海一家瞬间怒了,管家冯平可是他们林家的下人,现在居然一点尊敬都没,还说话那么难听。

就在这时,保安队长张全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小冯,你这说的什么话?林家对我们恩重如山,怎么可能一个工作都安排不了,废……朱明,要不你跟我女婿干吧,他现在是包工头,安排一个搬砖的活儿不成问题的,考虑下不?”

“搬砖每月也能赚个五六千的,总比吃软饭好吧,考虑下不?”

全桌瞬间暴笑起来,林小可俏脸一寒。

“冯叔张叔,别太过份,别以为你们女婿有多了不起,不过也是打工仔,想好好吃饭就给我闭上嘴。”

冯平和张全讪讪一笑,没有说话,但谁都能看出两人的一脸鄙屑,这家人都快要被赶出去了,还要装腔作势。

林小可在发怒,朱明却像没事人一样保持微笑,还夹了一口菜吃,让林母刘兰都看不下去了。

“朱明,都是你,看看别人家的女婿,再看看你的废物样,你还有脸吃呢,你难道不觉得丢人吗?如果真的爱我们小可,就别耽误她,赶紧和她离婚,让她嫁入豪门比跟着你受苦好。”

刘兰刚说完,被林小可瞪了一眼,只好闭上了嘴,不然以她性子肯定还会多说几句。

“妈,别急,工作很容易找的。”

“对对,容易,按你的实力,找个保姆的话儿肯定行,洗衣煮饭做家务,那还不是样样精通吗?对了,我们家好像缺个扫地的,要不你来试试?工资给你3000一个月,还包一顿吃,怎么样?”

冯平刚说完,全桌又是一阵暴笑。

林见海夫妻两气的满脸通红,但又不好开溜,怕未终席就走,老太太会生气。

林小可脸露怒意,“张叔冯叔,你们是不想好好吃这顿饭了,是不?”

冯平哈哈一笑,“小可小姐,我们可是为你着想啊,找了这么个废物女婿,你就别装了吧,该离就离了,说不定真能嫁个豪门。”

“就是,以前老爷子在的时候把你宠的像个公主一样,还说要给你找个龙中之龙才能配得上你,看看你现在的老公,这废物是虫中之虫吧,唉,可惜了老爷子一番好心!”

龙中之龙!是这废物?这话一出,连隔壁几桌都笑成一片,笑的恶形恶状、极尽嘲讽。

林见海这下彻底坐不住了,冲朱明骂了一声,“都是因为你这废物,你还吃的下去?还嫌丢人的不够吗?走!”

看到父母离席,林小可满脸无奈,只得拉着朱明跟着去了。

刚走出林家别院,林小可很着紧的安慰着朱明,“别生气,这些人就是这副嘴脸,别放在心上。”

朱明心中一暖,握紧了她的手,“对不起,都是我这么没用。”

话刚说完,就被林小可用手指堵住了嘴巴,她盈盈一笑,柔声说:“不准你这么说,对了,阮诗雨和苏米找我。”

朱明应了一声,表示要陪她一起去,他知道这两人都是她最好的闺蜜。

林小可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们闺蜜一起说的都是女人的事,你在不太合适,这里有300块钱,你先到处逛逛吧。”

朱明明白林小可的想法,这两个闺蜜嘴巴都非常厉害,又都看不起他,她是怕他难受,才不想带他去。

看着林小可远去的身影,朱明眼神渐渐痴了,心道:小可,你可知道,为了你,我可以不在乎全天下人的耻笑,就算当一辈子的废物,又如何?

就在这时,手机传来信息的声音。

“少爷,家族危机,老爷请少爷务必回家主持大局。”

“少爷,老爷再三嘱咐,事关家族继承人事宜,请一定回来。”

朱明忍不住冷笑,那帮人终于还是找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