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娇妻送入怀

阮叶雯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没有蓝天不见白云,白灰一样的颜色,压得低垂让人压抑,但此刻她的心情却有着释放后的轻松。

身后是关了她两年零六个月的监狱。

原本刑期应该是三年整,但不久前她被告知因为在狱期间表现良好,所以减了刑,现在提前出了狱。

她展开双手,拥抱着自由,深深吸了一口气,或许她此刻的动作看上去有些矫情,但却是她发自内心的举动。

平复了心情,一低头,阮叶雯便看见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一愣,随即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笑容,正要对着从车里走下来的人叫出自己心中的那个名字,却在看见对方与和同样一片黑色的身影时僵住了双唇。

不是霏霏。

不是她的妹妹。

是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男人长得十分好看,俊朗帅气得就好像是技艺高超的画师一笔一划画出来的精美作品。

只是,男人的表情看起来太过冷漠,冷漠得让人不敢接近。

而这个男人此刻正朝阮叶雯一步步走过来。

阮叶雯的第一反应是她可能挡住了对方的去路,所以在朝男人轻微地缓点了下头之后她抬脚往旁侧走去。

但转身的瞬间,她的手臂却被人抓住了。

阮叶雯疑惑地望向抓住自己的男人。

“你果然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男人看着她的脸说道。

阮叶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男人说的“她”是谁。

“你认识霏霏?”她问。

要说这个世界上有谁她跟长得一模一样,那个人当然就是她的孪生妹妹阮叶霏了。

但……

想到自己的妹妹,阮叶雯微微皱了下眉。

自从她被关进监狱之后,唯一来看过她的人就只有她的妹妹阮叶霏,但最近这半年来阮叶霏却没有再来,这让阮叶雯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她虽然想要知道阮叶霏的情况,想知道她为什么不来看自己,但她被关在里面根本就无法得知外面的消息,所以这半年来她只能每天每天地等,但是却一次又一次失望。

“我叫司琰,是叶霏的未婚夫。”

阮叶雯一愣,上下打量了面前的男人一眼,暗想:

这么说……他是……妹夫?

虽然有些意外,但她却并没有对男人的话产生怀疑,因为她的确曾听阮叶霏提起过“司琰”的名字。

想着,阮叶雯便问道:

“霏霏呢,她为什么没有来?”

“……等一下你就会知道了。”司琰顿了一下,回答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阮叶雯总觉得刚刚她在问起阮叶霏为什么没有来的时候,男人的眼里闪烁着一抹极其复杂的神色,但仅只是一瞬就恢复了平静,速度快得让阮叶雯禁不住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不等阮叶雯理清思绪,男人就已经转身,只留了一个背影给她。

见她依旧还没有反应,司琰顿住脚步,微蹙了眉,侧身看着她问:

“怎么还不上车?”

“啊?哦。”

阮叶雯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快两步跟上男人。

就当阮叶雯靠近车门打算开门的时候,司琰忽然顿住脚步,转过身来双眼直直地看着她。

那样的目光直叫阮叶雯一怔,她不由停下了动作,略显局促地问:

“怎、怎么了?”

明明眼前这个男人论辈分应该是她的晚辈,但阮叶雯却莫名有些畏惧那人身上的气魄,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在监狱里的时光,她明明早就已经习惯了见识各种“恶人”,也习惯了不让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但在面前这个男人面前她的一切伪装跟坚强好像都被一一化解。

“手里的东西,去扔了。”

司琰的目光最后略过她的脸,落在了她手中拎着的一个小包上,说道。

“这……”

阮叶雯有些犹豫,虽然包里也的确没有什么贵重物品,但……

不等她有机会拒绝,司琰已经上了车,留给她的是一句狂傲的话:

“我这里不需要没用的东西……人也一样。”

阮叶雯几乎要忍不住翻白眼,什么啊,这个男人……也太狂妄了……

“你说什么?”已经坐上车的司琰,忽然转过头来望向她,冷声问道。

阮叶雯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她不禁一阵尴尬,眼角正好瞥见不远处的垃圾筒,她匆忙说了一句:“我去扔掉。”然后转身逃跑似地冲向垃圾筒的方向。

她不知道,在她转身的瞬间,原本冷着脸的司琰却看着她跑开的背影勾起唇角扬起了一抹笑。

等她再回来,司琰脸上又恢复了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