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少娇宠小冤家

“哇,有人晕过去了!”

话音未落,只见许多人朝着不远处的车子跑去。苏溪听到这话,抓着单肩包,连忙跟了过去。

很多人使劲地往车内挤,想要窥探车内场景,戏谑地笑道:“都别挤啊,让我看看。”

苏溪不停地拨开人群,口中喊道:“麻烦让让。”

苏溪吃力挤到最前。

查看了下他的症状,苏溪当机立断地对女孩说道:“搭把手,赶快把他扶到空旷处。”

见状,围观者这才恍然大悟,苏溪是来救人的。见始终拖不动,苏溪吼向只顾着拍照围观的人:“都还愣着做什么?帮忙啊!要是死了,你们就满意了吗!”

闻言,几个人互相看了眼,这才不情愿地伸手帮忙,将男人抬到树荫下。

苏溪双膝跪地,解开他的领口,手指掐着人中。掐了好一会儿,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见无效,苏溪探了下鼻息,立即打开背包,取出针灸包。一手拿着他的手指,一手拿着针灸,利落地点刺十宣穴。苏溪反复地针刺,神情严肃地观察着中年男人的状况。

“怎么还没醒?他不会有事吧?”女孩不安地说道。

“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干嘛去了?”苏溪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两分钟过去依旧无反应,女孩质疑地问道:“你行不行吗?”

眉头一皱,苏溪刚要开口,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让开。”话音未落,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走进包围圈。

只见男子虚跪着,那戴着极薄剔透的精致手套的手,张开了中年男人的眼皮,检查瞳孔状况。随即双手交叠,开始对男人实施心脏复苏。苏溪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继续点刺十宣穴。

又是两分钟后,中年男人终于睁开眼,坐起身:“好晕。”

“你终于醒来了,刚你中暑晕倒,吓死我了。”女孩欢喜地抱住他。

女孩和男人约莫相差二十岁,苏溪不屑地冷哼一声。

中年男人向苏溪和男子道谢:“谢谢你们救了我。”

苏溪没有多想,低头刚要将针灸放进包里离开,便听到那男子冷冽地开口:“站住!”

苏溪抬起头,瞧见那张脸,她的眼中闪过惊艳。男子五官俊朗如神邸,轮廓线条分明。身高约莫一米九。浑身散发冷厉的气质,让人觉得不易亲近。这男人的长相,竟比那些当红男星还要出众。

看到她直盯着自己,卓一阳眼里闪过厌恶:“中医师?”

意识到自己失态,苏溪连忙回过神:“对,我是,请问有事吗?”

绷着脸,卓一阳冷酷地质问:“不会急救,别学救人。要是耽误抢救,你赔得起吗!”

苏溪呆愣,连忙说道:“我会急救。刚那男人急性昏厥,有中暑休克的症状,通过点刺十宣穴不断刺激可以苏醒。就算再不行,可以再增加百会穴。”

听到她的回答,卓一阳凉凉地说道:“刚他心脏出现骤停状况,需要心脏复苏。用破针扎几个手指头抢救,呵,愚蠢!”

闻言,苏溪据理力争地回应:“那男人是中暑引起,找到根本对症急救,这样是最有效的。还有,那是针灸,不是什么破针!”

“急性昏迷需要争分夺秒,你确定你要施救的对象,有时间让你不停尝试?”卓一阳嘲讽地说道。

仰起头,苏溪气恼地说道:“喂,你怎么蛮不讲理啊。西医有西医的急救方法,但中医也有中医的措施!点刺十宣穴针对中暑休克晕厥,十拿九稳。刚刚我跟你同时施救,你怎么能确定,他就是因为心脏复苏而苏醒,不是因为我的方法?我看真正无知的是你。”

“中医抢救?呵呵,你给了个失败的案例。”卓一阳单手抄在裤袋里,懒得与她争论,眼里带着股轻视,转身离开。

话音未落,苏溪生气地抓住他的手腕:“喂,不准你这么侮辱中医!”

冷酷地甩开手,卓一阳讽刺道:“事实就在眼前,中医没落,就是你这种三脚猫中医师太多。”

“你!”苏溪杏眼圆瞪,眼里迸射着怒火。突然瞧见拿在手中的针灸,苏溪灵光一闪,用力地将针灸刺向他的右手臂某穴位。

一阵刺痛,卓一阳怒道:“你做什么!”说话间,只见卓一阳的右手忽然不受控制地抖动。

拿着针,苏溪笑眯眯地说道:“没什么,让你感受下三脚猫医生的针灸技术。你这手,慢慢抖着吧。”说完,苏溪朝着他做了个鬼脸,心情愉悦地跑开。

“臭丫头,你给我等着!”卓一阳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