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难料

战家别墅。

夏情用屈辱的姿势趴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

“嗯——”

“闭嘴。”

战霆深声音很冷,带着几分暧昧的低哑。

夏情死死咬着下唇,不敢再发出一点动静。

直到男人一句低声长叹,终于结束这份难耐的房事。

浴室里响起水声,夏情连睡衣都懒得搭一下,翻身下床,把房间收拾干净。

这是她和战霆深结婚的第二年,自她嫁给他,便是这样。

与其说是他喜欢这个姿势,不如说他并不想看见自己。

若不是时间长到难耐,她真觉得他在房事上不过敷衍而已。

说起这个丈夫,夏情其实并不了解。

在她嫁给他之前,就知道战家跺一跺脚,国内都要抖一抖。战霆深年及二十,海归国内,以雷厉风行的作风火速接管了战家及旗下企业,没人敢有异议。

夏情觉得,也许有异议的人大抵都不在世上了。

可就是这样冷峻的人,却有软肋。

战霆深有个传闻中十分疼爱的女友,谁都没见过。夏情第一次见战霆深的时候,有幸见过那个女人,的确肤白貌美、大家闺秀。

只可惜,她有病。

而她夏情十分幸运,和那个女人骨髓匹配。

于是,她就被战霆深圈养了起来,还领了证,让她能名正言顺的在他身边。

夏情如今都还记得,战霆深带她去见战家人的时候,战家有多暴怒,老老少少没有一个同意这份婚姻的。可他只一句话,他要娶,便没人再敢说什么。

那一瞬,她打从心底里生出种感动。可也只那一瞬,之后,她清醒的知道,那份决绝下的柔情,不是给她的。

夏情倚着窗想,那女人大概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才能拥有战霆深的心。

浴室的水声渐停。

男人赤着精壮的上身,拿着浴巾擦着头发。

夏情放下那些思绪,努力扮演一个知趣的人,“床我收拾好了,早点睡。”

从地上捡起真丝睡衣,随意披在身上,她走到了门口。

这是他的规矩,他不爱她在主卧留宿。

“夏情。”他随意坐在床上,从床头拿出一份文件来,“过来看看。”

夏情转过头看他,心底忽的空了一片。那份薄薄的文件,她似乎预感到了里面的内容。

当她走到他身边,探头去看时,眼底一片荒凉。

果然,这偷来一样的两年衣食无忧,终究要还回去了。

“离婚协议书。”夏情喃喃出声。

战霆深的目光落在她胸前露出大片雪白肌肤上,小腹猛地窜上一股热流。

在她之前,他不是没有女人,只是夏情格外对他胃口。

“想要什么,可以写在上面。”

他忽抬手,揉上她腰间的嫩肉。

夏情有几分失神,她对战霆深算不上了解,也算明白一些他的喜好。他这个人极克制,做过之后从没什么温情,也绝不会挽留。

房间很凉,她刚刚在窗口站了很久,肌肤透着凉意,他温热的掌心落在她的腰迹,让她这副被他调教良好的身体有些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