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难料

潮水一样思绪冲刷着夏情的理智,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战霆深轻皱了皱眉头,“夏情,懂事些。”

他清冷的声音终是把她从失控的边缘拉了回来,换上驾轻就熟的谄媚笑容:“战先生待我已经很好了,我不要什么。”

战霆深收回了手,周遭气氛明显清冷了许多,仿佛刚刚暧昧从没发生过。

夏情拿不准他的脾气,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他,于是赶紧解释:“婚前,我答应把骨髓捐给慕小姐的时候,曾和战先生签过协议了。”

“嗯,那就直接签了吧。”战霆深捏着笔的指节因用力微微泛白,在协议上停了几秒,随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夏情没半点犹豫,拿过笔也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干净透亮的窗子,映着两人的模样。

夏情抬头时,就看见赤着上身的男人,和半露勾人的女人认真签署离婚协议书,不由轻生失笑。

每次从这里出去都狼狈至极,想来不会有以后了。

第一次,她拉开衣帽间的门,换了一身得体干净的衣裳,离开了战霆深的卧室。

*

战霆深的动作很利落,第二天夏情就被送去了医院。

她没再见过战霆深,也没见到那位慕小姐。

好在,骨髓移植很顺利,战霆深也很仗义,她后续在医院将养的费用,都付清了。

“夏小姐,我是战总的代理律师,这份文件请您签字。”

是财产转移,战霆深比她想的大方很多,市区地段不错的一套公寓,闹区步行街上两个商铺,还有一份足够她这辈子用现金。

脑中浮现起那张冷峻的脸,夏情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待律师离开,她伸出手指摩挲着脊背,一段骨髓,换两年安稳日子,和这些东西,也算值得了吧。

“夏情!小蹄子,给老子出来!”

还不得她陷入回忆,伴着一段粗鲁的叫声,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中年男人身后跟着几个人满脸凶相,护士跟着进来担心的看着她,“夏小姐……”

夏情勾起嘴角,摆了摆手,“没事,你先出去吧,自己解决。”

护士到底不好说什么,离开了病房,但敞开着门。

“小蹄子,谁让你和战总离婚的,你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耍贱,赶紧去求战总复婚!”男人手里扬着棒子,横肉威胁。

“战霆深要是肯听我的,我第一件事儿就是让他杀了你们。”她说的轻描淡写,嘴角甚至还带着笑意。

“老子是你亲爹,你竟然还想杀了我!我告诉你夏情,你不去复婚也行,战总给你多少钱,都给老子拿出来,不然我跟你没完!”夏春华无赖似的坐在地上,身后的那些跟着来闹事的重复了遍他的话,也跟着坐在了地上。

夏情瞥了一眼床头刚签好的协议,来的还真是时候,“这是战霆深律师刚送来的卡,里面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应该都在里面了,密码是六个八。”

夏春华闻言,飞扑过去想要抢。

可夏情先一步把卡拿在了自己手里。

“小赔钱货你什么意思!这钱是老子养你应得的!给我,赶紧给我!”夏春华眼睛滴溜溜乱转,心里盘算好了,这里面的钱还是热乎的。战总一向大方,里面的钱不会少,更何况夏情还没在里面做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