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手邪医闯都市

“女人都是妖精,干嘛还要我下山去娶她,如实说吧,你们五个老家伙,是不是急着赶我走?怕我把你们给整死了?”

岳风冷冷地盯着五位师父。

这五个人可不是简单人物,而是五绝山的主人,五绝散人。

鬼手邪医谢长风,杀手之王周胜天,神机妙算鬼谷子,千面神盗风四娘,盗墓之王吴有邪。

“嘻嘻嘻…”

风四娘笑声,总是那么渗人。

不过她却是五绝散人中,对岳风最好的一个。

“风儿,虽然女人是妖精,但男人迟早都要把这妖精征服,你今年二十二了,是时候征服妖精去了。”

风四娘似笑非笑道。

鬼手邪医谢长风淡淡道:“人家老爷子已经托人来信,说孙女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你去娶,我们又怎么好拒绝呢。”

“是啊,当初谢老头把人家孙女给治好了,定下这门亲事,女孩子长得如花似玉的,咱们风儿也不算亏,要是我还年轻,都想亲自出马了呢。”

吴有邪狡黠一笑。

“如花似玉是什么鬼?有山里的翠花姑娘漂亮吗?”

岳风从小到大就没跨出过五绝山半步,自然不知道女人如花似玉是什么样子。

听到这话,周胜天就忍不住了:“风儿啊风儿,你别老惦记着翠花好吧?翠花跟人家孙女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没法儿比!”

“不是吧,竟然还有比翠花更漂亮的女人?”

岳风一脸惊讶。

“咳咳,岳风你什么意思啊,意思是四娘我不漂亮?”

“啊哈,不是不是,四娘最漂亮,就是老了点。”

“你…找死啊!”

风四娘突然蹿了过去。

只是她刚伸手,岳风就消失在原地,紧接着如同一阵风从屋子里吹出,转眼就消失不见。

五绝山中,只回荡着一句:“多谢五位师父的养育之恩,待我岳风出去闯荡一番稳定后,再来接你门出去享受哈!”

“大都市,我来了!”

岳风大吼一声,扬长而去。

几分钟后,五道身影如鬼魅一般闪现在山顶之上,他们俯瞰着山下弯弯曲曲的小道,心中感慨万千。

“看来,东海市要变天了!”

鬼谷子道。

谢长风道:“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迟早都会发生,二十一年了,一切的恩恩怨怨也该有个了结。”

五绝山脉连绵起伏。

在这夏日炎炎的天气下,想要离开这里并非易事。

两个小时后。

只见一名二十多岁的小伙,约莫一米七八左右,穿着一条大裆中裤和一件蓝色短袖,脚上踩着一双泛黄的山寨版回力运动鞋。

他便是岳风。

此刻的岳风,正骑在一头牛的牛背上,他身上背着一个帆布包,腰间挂着一个木葫芦,显得十分拉风!

大师傅说了,这乡村公路上未必能碰到车,就算碰到车,人家也未必会搭他一程。

所以,让他骑着老牛先到市里,老牛会认路,自个儿跑回来。

此时,岳风取下木葫芦,打开盖子咕噜噜地喝了几口水,而老牛的速度不急不慢,继续前进。

“老牛,你自己看着点路走哈,别跟人家的车给撞上了,我先睡会。”

说罢,岳风仰身躺在了牛背上。

这种技术活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但岳风不是一般人,自然能轻松驾驭。

老牛跟随岳风多年,都快被他训练成精了,所以十分有灵性,一路靠边走不占道,有条不紊地往城里赶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突然前面有人喊道:“救命啊!”

听到声音,本来就没睡着的岳风,突然睁开了双眼坐直在牛背上,双眼快速地往前方扫去。

很快,岳风的目光就落在了前面一辆黑色大众车上。

一名一米八左右的寸头男子,站在路中间,大声地喊着“救命”,而车里貌似还有一个人。

从他焦虑的表情中,岳风猜测,应该是车里的人出了问题。

岳风拍了两下老牛,让它加快速度。

见到一个骑着一头牛的小伙子走了过来,杨开河有些绝望,立刻无视了岳风,然后继续喊道:“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大哥,你眼睛没问题吧?小爷这么大一个人在,你没看见吗?”

岳风直接从牛背上跳下,几步来到了车前。

“去去去,小子,你别捣乱,我妹妹生病了,急需送她去医院,你再捣乱,小心我揍你!”

杨开河警告道。

“那你咋地不赶紧送去,在这里喊啥子咧?”

岳风不解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车爆胎了!”

杨开河指了指右侧尾部的车轮,岳风倒是明白了过来,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车里传来了一句:“哥,我肚子好痛呀,痛得我快受不了的。”

“肚子痛?”

岳风一听到症状,直接走了过去,一把拉开了车门,爬了上去。

“草,小子,你给我下来,要不然,我揍你!”

杨开河打了急救电话,但救护车从医院派送到这里,估计要一个小时,到时候妹妹的病情,也不知道恶化什么样子了。

他想着,要是现在有其他车,中途接应还能省一半的时间。

没曾想到,开车的没叫来,却叫来了一个骑牛的,你说倒不倒霉。

岳风丝毫不理会,直接爬到了后排车椅子上,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女生。

小女生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发育得很好,胸前一片高挺。

女孩有着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清澈明亮,脸蛋有点婴儿肥,显得有点可爱。不过,此刻眼眶微红,显然哭过。

“小妹,你肚子痛?”

岳风再次确认道。

杨雨晴突然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爬上来,倒是有些警惕,道:“你…你是谁呀?”

“我是附近的村民,刚好路过,我刚好懂点医术,你要信我,就让我帮你看看吧。”

岳风咧嘴笑道。

只是话音刚落,车门就被打开,紧接着一只大手猛然抓了过来,想要将岳风扯下去。

不过,杨开河一发力,发现里面那小子,竟然跟一只石牛似的,怎么也拉不动。

杨开河就不信邪了。

他再次用尽吃奶的力气,然而,岳风依然丝毫不动。

“大哥,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你拉不动我的,而且,我是要给你妹妹治病,你要是再拉我,你妹妹估计就要痛死了,她得了胆结石,并不是胃病。”

岳风道。

“胆结石?你怎么知道?”

杨开河显然不信,觉得岳风胡说八道。

胆结石这种病,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能看得出来,那个地方痛,也可能是肝,甚至是肠子…

“我当然是看见的咧!”

岳风的双眼闪过一抹紫色的光芒,随即杨雨晴的衣服变得透明,紧接着她的皮肤、肌肉也变得透明起来。

很快,她的内脏就在岳风眼前,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