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冷宫:公主难当

“姬若,我们谈一谈吧。”张远的声音显得很是随意,好像对于姬若要和他分手这件事情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张远对姬若确实有一些不同的感觉,所以当初他选了姬若当女朋友。可是这一点特殊的感觉不足以让他放弃一整片森林。

“好,依约咖啡厅见。”姬若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就在不久前,她亲眼任远和一个女人抱在一起亲吻。以前也有朋友告诉她任远的花心心性,可她总是不相信。觉得既然爱他就要相信他,可到了这个时候,她真的没办法骗自己了。不知什么时候,不知为什么,他们两个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依约咖啡厅,还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可他却不再是从前的他了。或许他一直是这样的人,只是她没有发觉而已。错的不是她,也不是任远,错就错在他们不该在一起。两个不合适的人执迷不悟了这么久,终究是一场分离。又或许,只是她在执迷不悟。

姬若端着小巧精致的咖啡杯,喝着有着淡淡苦涩的拿铁。心中竟然是一派的平静,早就知道会有今天,姬若并不悲伤,她努力地爱过了,最后还是分离,只能说他们有缘无分,怪不得任何人。

任远走进咖啡厅,看着淡淡的姬若,心中有几分讶异。他知道姬若已经发现了他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的平静。难道她也只是和他一样玩玩而已?任远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你来的这么早啊。”任远走到姬若的对面坐下,有些捉摸不透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当初追他那样的轰轰烈烈,爱的那样的刻骨铭心,如今却有这样的淡然,她到底是什么心思?

“有些事情早了结不是更好吗?”姬若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他觉得他会怎样?寻死觅活?不,为了一个一次又一次背叛自己的男人,她姬若还不会作践自己到这样的地步。

“我以为你很爱我的。”任远看着姬若,越发的糊涂,她到底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在以退为进?

“曾经。可是不论如何深爱,也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谎言和背叛。玲玲他们说的没错,我们根本不合适。”姬若浅酌了一口咖啡,看着任远的眼睛,问到:“任远,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爱过我吗?”

“你很好。”任远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爱过姬若。如果没有爱过,他们的关系为什么能够保持三年?如果爱过,他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背叛她?所以,他也不知道。

“我知道了,我们分手吧!”这样的答案,反而让姬若更加的释然。一个男人,知道分手的时候仍然不肯说一句爱,只能说明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爱过自己,离开一个这样的男人绝不可惜。

“好。”只是短短的一个字,就抹杀了他们三年的感情,任远不可谓不无情。

此刻的姬若却很高兴,她很轻松,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姬若脚步轻盈,显得有些俏皮的走出了咖啡厅。看着咖啡厅外的天空,姬若觉得连天空都变得澄澈许多。

人生就是如此,有苦有甜,有笑有泪。这些都是人生必须经历的过程,没有什么好烦恼的。也许她会一个人就这样下去,也许她会在开始一段轰轰烈烈的爱。可是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她,只想简简单单得过一段时间。将来她一定还会遇见更好的人,她和任远,好聚好散。

这一天天气很好,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姬若躺在竹制的躺椅上,悠闲的看着手中张小娴的文集,张小娴说:人生在世,我们适逢其会,到头来都逃不过一场分别。是啊,不管多么在乎,人生是一场注定要散的宴席,就算是亲人也终要离别,更何况是爱人呢。

“姬若,姬若。”一个清澈的女音大声呼唤着姬若的名字,姬若起身,慢慢的走到栅栏边,看着楼下明媚美好的女子,淡淡的笑了。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不是吗?“等一下,我马上就下来给你开门。”

姬若悠闲的下了楼,打开房门,便看见一张洋溢着青春的笑脸,不觉间有些感慨。唐玲玲还是这样的快乐明媚,而她却已经开始苍老。

“姬若,别一天闷在家里了,我们去逛街吧。”唐玲玲咯咯地笑着,一如往昔的天真烂漫。姬若看着唐玲玲,忽然觉得以前的自己有些傻。

自己以前怎么会为了那样的一个人而远离了这些人呢?自己以前为了任远和唐玲玲闹了别扭,说不需要她这样的朋友。可是当自己和任远一分手,唐玲玲便来到了自己的身边,怕自己难过伤心。这样好的女子,她怎么舍得辜负呢?从今天起,她要好好对待这些真正爱自己的人。

“好,等我换件衣服。”姬若笑着答应了,她确实该出去走一走了。虽然呆在家里让她觉得很舒服,可是适当的运动还是需要的,这几天她发现以前的有些衣服都穿不了了。没必要因为失恋就苛待自己不是吗?

“快点快点,今天有意见很漂亮很适合你的衣服打五折耶,我一定要去把它抢下来。”唐玲玲使劲催促着,双手紧握成拳头来表达自己誓死血拼的决心。

“呵呵。”姬若开心的笑着,而后有些恍惚,自己有多久没这么笑了呢?也许,这样才是让生活回到了正轨,所有的人都好了。

一路疾驰到了大卖场,唐玲玲此时化身为女汉子,拽着姬若硬是挤进了别人怎么耶挤不进去的人群。姬若不得不感慨着唐玲玲的战斗力真是不减当年啊。

终于买到了想要买到的裙子,唐玲玲心满意足的带着姬若走进了一家小小的奶茶店。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两个女子对视一眼,开心的笑了起来。唐玲玲眨眨眼故作神秘的说:“亲爱的,你猜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

“为什么?不是喝奶茶吗?”姬若不解的问,除了喝奶茶这里还能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奶茶店突然暗了下来,窗帘全部被拉上了,室内的灯也全部关上了。姬若摸不着头脑,这是要干什么啊?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角落里突然冒出了许多的人,他们拍着手,合唱的生日歌。几个人从一扇门出来,手中端着一个大大的蛋糕。最后一句,大家大声的说:“生日快乐,姬若。”

“亲爱的,难道你忘记今天是你的生日了吗?”唐玲玲眨着眼睛,俏皮的说。看着一向温文沉静的姬若呆愣的样子,唐玲玲乐不可支的笑着。

姬若愣住了,今天.....是她的生日?对,今天的确是她的生日。只不过自从爱上任远,她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了。反倒是任远的生日,每次都会有盛大的庆祝。每次任远过生日的那天才会想起她也有生日,然后抱怨她怎么不提醒她,第二年却接着忘记。或许是她执迷不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任远真的爱她,怎么会连她的生日也记不住呢?

室内的灯被打开,姬若终于看清了周围的人。她愣住了,这些人都是自己年少时最好的朋友,却因为任远一个一个的远离。他们,都原谅自己了吗?原来自己曾经有这么多的朋友,原来自己曾经为了所谓的爱情辜负了这么多的人。

“姬若,许愿吧。”唐玲玲拉着姬若走到蛋糕面前,精致的蛋糕上写着:姬若,生日快乐。唐玲玲说道:“姬若我告诉你哦,这个蛋糕可是秦风学长亲自做的呢。”

姬若向秦风看去,秦风回以一个温暖的笑。秦风学长,当初自己因为任远和他闹得很不愉快,没想到他还愿意原谅自己。姬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合起双手,认真的许愿:“我希望在这里的,不在这里的,所有的我爱和爱我的人,岁岁安康。”

这就是姬若现在最大的心愿,唯一的心愿。以后的姬若,只为自己而活,只为爱自己的人而活。绝对不会在辜负这些人了。姬若坚定地想,一口气吹熄了蜡烛。

蜡烛刚刚熄灭,还不等姬若起身,一块蛋糕径直飞到了姬若的脸上。姬若错愕的顶着一脸的蛋糕抬起了头,看着扔自己的人,也是自己最亏欠的人,她的哥哥,最后的亲人:梅傲天。

“哥哥。”姬若喃喃的叫到,梅傲天瞪了她一眼,看着她呆愣的表情,终究是狠不下心,狠狠的抱住她,骂道:“你这个小混蛋,竟然为了一个男人丢下你唯一的亲人,罚你以后每个月都要来看我和你嫂子。”

“好,好。”姬若的泪浸湿了梅傲天的衣襟,此刻的她,心中全是悔恨。

姬若握着手机,不知该怎么办,她到底要不要这个事告诉张远呢?告诉了他之后,他会怎么样呢?会发怒还是……会分手?

打开手机,深吸一口气,拨通了那个电话,很快,张远接起了电话,“喂?姬若?”张远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姬若刚刚已经准备好的话此刻却哽在了喉咙,说不出一句话。

“姬若?怎么不说话?”张远的声音有了几分焦急,在那边不停的追问,以为姬若出什么事了。

“张远……我跟你说个事。”姬若觉得自己真是想要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她居然还想要来跟张远说自己的遭遇,而且自己还得告诉他,她不恨那个害她的人……天呐,你让她去死吧,她觉得自己说了之后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