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婿如龙

天飞把轿车开进别墅的车库,下了车,打开副驾驶座的门,恭敬的说:“老婆,请!”

“丑八怪,你没长眼呀,我还光着脚呢,快给我把鞋穿上!”

池小笑有个怪癖,上了车就会把鞋脱了。

天飞给池小笑穿上了高跟鞋。

池小笑脚一沾地,皱着眉头说:“今天跑了不少路,脚跟都走疼了,丑八怪,你把我背上楼去。”

天飞背着池小笑上楼进了闺房,把她放到床上,转身刚要走。

“站住!”

“老婆,你还有啥事?”

“丑八怪,本小姐的脚又酸又疼,你帮我按摩一下。”

天飞帮池小笑脱下鞋和袜,把双脚搬到床上,按摩了起来。

“丑八怪,本小姐多次警告过你:不许喊我老婆,咱俩结婚的事,不能让第3个人知道。”

“老婆,约法三章里可没有不许喊老婆这一条呀,再说了,我喊你老婆的时候四围都没人。”

池小笑斜靠在床上,一副很惬意的模样。

“丑八怪,想不到你还会按摩,难道你在足疗店里干过?”

“呵呵…我在哪儿干过,只有老天知道。”

池小笑斜眼瞅着天飞,问道:“丑八怪,你真的失忆了?”

“这还能有假吗?我装失忆有意义吗。”

池小笑幽幽地说:“装失忆咋没意义?假若你曾经杀过人,现在就能以失忆为借口拒不交代了。”

天飞摇了摇头,暗想:这个小娘们太能想象了。

“我觉得双脚很干燥,你给我拿舌头舔舔。”

天飞愣了一下,一股无名火冒了出来。

“你…你让我给你舔脚?!”

“是啊,本小姐瞧得起你,才让你给我舔脚,否则,老娘的脚连看都不会让你看一眼。”

天飞瞅着池小笑这双白皙的脚,突然,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欲望。

他的喉头蠕动了一下,说道:“老婆,你让我舔脚,这是侮辱我,不过,我可以忍胯下之辱,但总不能让我白给你舔脚吧?”

池小笑冷笑着说:“你是想要舔脚的报酬?”

“是啊,我可以给你舔脚,但是,舔一分钟你得给我1000块钱。”

池小笑冷眼瞅着天飞,不屑的说:“丑八怪,像你这种下等男人,只要给钱,啥事都愿意干,好吧,你每舔一分钟,我付给你1000块钱。”

天飞蹲了下来,他馋馋的抱住池小笑的右脚,开始舔了起来。

他先从大脚丫子舔起,顺着一直舔到小脚丫子,然后开始舔脚板心。

“妈呀!痒死我了。”

池小笑脚丫子扭动着。

天飞舔得更起劲了,池小笑痒得连身子都扭动起来:“丑…丑八怪,你住口!”

天飞还是一个劲的舔着。

池小笑抓起床头柜上的一只洋娃娃,照着天飞的头上砸过来。

天飞松开了池小笑的右脚。

“丑八怪,你…你难道经常舔女人的脚丫子?不然,怎么会这么老道。”

“这世上没有舔脚丫子的行当吧?”

池小笑把左脚一伸,说道:“这只脚还没舔呢。”

天飞捧起池小笑的左脚,又津津有味的舔了起来。

他觉得:池小笑的小脚不但香喷喷的,而且还有滋有味儿。

难道女人的脚都这么可爱,都这么美味吗?

池小笑咯咯的笑着,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

“丑八怪,以后你得经常给我舔脚,真是奇了怪了,让男人舔脚咋就这么舒服呢。”

“老婆,我给你舔了20分钟,你得给我2万块钱。”

池小笑二话不说,掏出手机往天飞的银行卡上转了2万块钱。

“丑八怪,我总算知道了,没出息的男人眼睛里只有钱。

池小笑的手机铃声响了。

“是牛哥呀…你要和我马上签订合同,好啊,在哪儿…在避暑山庄?这也太远了吧…好的,我马上来。”

天飞问道:“是牛王那个家伙吗?”

“丑八怪,赶快给我穿上鞋,牛王要在避暑山庄和我签订合同。”

天飞皱着眉头说:“老婆,牛王不是个好东西,他现在让你到那么僻静的避暑山庄去签合同,一定是不怀好意。”

“少废话,这可是一单5000万的合同啊,我可不能眼看着让它飞了。”

天飞帮池小笑穿上鞋,劝说道:“你可得小心一点,别上了牛王的当。”

“你再啰嗦,本小姐踢死你!”

池小笑踢了天飞一脚,不悦的说:“快背老娘下楼去。”

天飞背着池小笑下楼进了车库。

他开着轿车,一个小时后到了避暑山庄。

一个挺着将军肚的家伙站在避暑山庄的大门口迎接池小笑。

“小笑,几天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简直就是一朵盛开的玫瑰花。”

“牛哥,你真的要和我签合同,不会是糊弄我吧?”

“小笑,咱俩先吃饭,吃了饭就签合同。”

牛王瞪了天飞一眼,不屑的说:“小笑,你咋请了这么一个司机呀,你看,他戴着墨镜和口罩,就像黑社会的老大。”

“牛哥,他是个丑八怪,要是摘掉了口罩和墨镜,非把你吓掉魂不可。”

“他的面目真有这么可怕?我倒不信了。喂!你把墨镜、口罩摘下来,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

天飞冷冷的说:“我又不是展览品,凭啥要让你参观?”

池小笑打圆场道:“牛哥,他就是个二愣子,别理他。”

牛王气呼呼的说:“小子,你就在车里呆着吧,这儿没你的饭吃。”

池小笑扭头对天飞说:“车上还有几袋饼干,你凑合着垫个肚子,回家再吃吧。”

牛王和池小笑走进了避暑山庄的迎宾楼。

天飞瞅着牛王的背影,恨恨的说:“娘的,你就是一头蠢猪,依老子的性子,一拳打你个满脸花。”

迎宾楼的1楼是餐厅,2楼是客房。

天飞趴在窗户上,看见牛王和池小笑在餐厅里坐下。

牛王的身后站着两个穿黑衣的保镖,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牛王早就点好了菜,他挥手对服务员说:“上菜吧,再来一瓶法国葡萄酒,要十年陈酿。”

他倒了两杯酒,喜滋滋的说:“小笑,咱俩今天来个一醉方休。”

“呵呵…牛哥,你醉了,还有两个保镖把你抬回家,我要是醉了,难道你让我倒卧街头?”

牛王暧昧地说:“小笑,牛哥就是只有一张床,也会让你睡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