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非我不可

“小子,这个月的钱该还了吧。”

听到电话里阴厉的叫骂,郑浩然答道:“明天就发工资了,钱一到账就给你们打过去。”

“行,那就明天的,可别想着逃,我们的后台就连条子都惹不起,要是明天见不到钱,就把你爸的管给拔了!”

通讯戛然而止,郑浩然甩掉手上的泡沫,用两根手指从脖颈下夹出手机,小心翼翼揣兜里收好。

“我不会逃的,在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个字。”他自言自语地说。

才要继续洗衣服手机又响了。

原来是继母委托的律师打过来的。

这个律师据说有黑背景,开口就骂道:“臭小子,你是想钱想疯了吗?非得逼得你妈你弟弟居无定所才得意了?”

郑浩然冷淡地说道:“期待下一次在法庭上见,这一回,我一定会胜诉,让你们惨败。”

“你个小崽子,找死吧,信不信我今晚就让人把你埋混凝土里变路基?!就你一个穷得都没饭吃的烂货还想打赢官司?吃屎吧你!我会拖着你,把你拖到死,拖光你的钱!不想死的话……”

“此次通话已录音,你威胁的手段将会作为证据送到法官手里的。”

不等对方说完,郑浩然就挂断了电话。

……

郑父多年前出了车祸,一位路过的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出手相救,明明垫付了医药费结果反被继母诬陷成肇事者。

那位大小姐嫌丢人,当场甩了继母一大笔钱后就再也没有现身过。

当时郑浩然还在上学,等得到消息的时候,郑父已经变成了植物人——

因为他继母没有用那笔钱给郑父做手术,而是任由他伤情恶化,却回头在市中心买了一套小百平的房子!

几年过去,那套房子从原先的两百多万一口气翻了两倍!

这么多年来,都是郑浩然一边打工还债,一边赚钱供养植物人的爸爸。

与此同时,郑浩然一面通过法律的途径试图从继母手中索讨那笔钱,一面想要寻找到那位开车牌号“xxxxx”的兰博基尼的救命恩人。

他虽然才二十多,可已经有多次上法庭对峙的经验了,被继母抓得满脸花,被高利贷恐吓,被黑律师找人殴打……

但郑浩然从不妥协,一心想尽早还清高利贷后,找到那位有钱的大小姐报恩。

为此,他始终没有放弃学业,尽可能地学习,让自己变得更好,足以成为恩人的力量。

眼下,他正做上门钟点工的工作,负责打扫这所豪华公寓。

今天挺特别的,旧衣筐里有几件衣物,他就在露天阳台边洗边晾,哪想到忽然就从泡沫里捞出条黑色的蕾丝三角裤。

郑浩然前后看了看,只觉这三角裤穿了等于没穿,根本就是三条线勒出条内裤的轮廓罢了。

“这穿了下面不得凉飕飕的?”他摇摇头,猜想这有钱人可能都偏爱这种情趣。

再洗着洗着,又翻出件黑色的蕾丝文胸来。

这文胸也是绝了,只有最高耸的地方绣了朵红玫瑰,其他的地方基本都是镂空的,少说是个E罩杯。

他也是第一次给女人洗内衣裤,越洗越不好意思,气息都不紊了,一股热流在体内乱窜,直冲得他鼻子滚热,好似要流下血来。

郑浩然放下手,深呼吸几口气,平复下燥热的冲动。

就在这时,他隐约听见唰拉拉的响动从卧室里头传来。

因为主顾有过要求,不准钟点工进入卧室,所以郑浩然从未进去过。

可他这半年来从未碰上过有人在家,并且听说主人常住国外,再加上最近出了小区里留居国外的户主家被盗得干干净净的丑闻,郑浩然不免心下一沉,直觉可疑。

他都忘了自己左手还抓着蕾丝文胸呢,就这么走回屋里,右手抓起一根高尔夫球棍,悄无声息地钻进了卧室。

卧室内配有小间浴室,磨砂玻璃墙隔间,再加上蒸气,郑浩然什么都看不清。

莫非这也是个入室偷窃后又吃又拿还打算住下来享受的小贼?!

郑浩然神色一凛,猛地拉开磨砂玻璃门,一把举起了高尔夫球棍!

可还没喊出一声“不准动”,就发现一个白花花的女人站在云雾缭绕的浴室里!

这胆大包天的小贼原来是个女的吗!!!

郑浩然一时目瞪口呆,退也不是,进也不是,他真不是故意占她便宜,只是太震惊了,忘记闭眼,结果短短一瞬就产生一股特别想要上厕所的欲望。

“谁让你进来的!”女人突然拔声冷喝,她在洗头,头发上全是泡沫,眼睛也睁不开,只清冽地斥道:“出去!”

郑浩然这才恍惚明白过来,这位恐怕就是这家的女主人!

糟了,他在工作上竟然出了这样大的失误!

看来,他当真没有猜错……

她果然是个E罩杯!

还没来得及道歉,就听汪汪的吠叫传来。

这家养了一条泰迪犬,就算主人不在家,也专门有个负责照料狗狗的保姆上门遛狗喂食陪玩,和郑浩然的工作完全不冲突。

此时此刻,这只狗突然从后头扑上来,一把抱住了郑浩然的小腿开始蹭。

他甩都甩不开。

就在这时,女主人又冷不防地冲郑浩然撅起粉嫩可人的红唇来。

正当他心潮澎湃之际,她却闭着眼睛呼地吐了他一脸的水,这非但没能浇灭他心头的燥火,反倒更令他呼吸不稳,心若擂鼓。

她这是在邀请他吗?

然而,女主人紧接着就背过身去冲水,再度喊道:“麦迪!我说过多少次了,我洗澡的时候,你不要溜进来,我会不小心踩到你的!”

郑浩然脑子一转,这才发现是女主人也误会了,把他当成狗了……

他尴尬了,打算无声无息地溜掉,却被这狗绊了一下,一不小心就扑进了浴室里。

只见背着他的女主人将十指插进发根里缓缓将头发全梳到了脑后,动作禁欲地撩人。

她头发很长,过腰,厚重的黑发沾了水一绺绺的披在背后,挡在臀上,使得她凹凸有致的身段若隐若现。

郑浩然瞧见她脊线两侧有一对可爱的腰窝,腰窝挂着水珠,水灵灵地反射着灯光。

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忽然觉得她肯定很符合家乡那边的老人的审美观。

简单来讲,就是屁/股大的好生养。

他刚要退出去,没想到这女主人头也不回地往后伸出了手……

她朝他抓上来了!

同归于尽,还是报警坐牢?

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