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殿

看到女孩脸庞的那一瞬间,姜离一下子就想起了四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一次,刚刚创立炎黄殿的姜离,带着副殿主,也是他的爱人诗语执行一次特殊的任务。

也不知道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一行人竟然被一群北虏军方高手包围了。

虽然最后侥幸突出了包围圈,但是诗语,却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用身体为姜离等人赢来了宝贵的时间。

而她自己,就在姜离的面前粉身碎骨,烟消云散!

任务结束后,痛苦不已的姜离离开了炎黄山,在附近的一个小镇上第一次用酒把自己灌醉,当喝醉后,看到面前出现的那个和诗语一模一样的女孩时,他已经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当时的姜离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和女孩融为一体,永不分开!

第二天姜离醒来的时候,女孩已经离去。

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姜离这些年都在想尽办法找到那个女孩,但是却一直没消息。

而就在最近,姜离才收到消息,自己四年前当成诗语的那个女孩,竟然就在自己的故乡阳城。

这也是他这次专程回来的原因。

刚才只是这么远远看了一眼,看到那和诗语一般无二的面容,姜离就已经百分百肯定,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而萧若若的一句妈妈,让姜离瞬间明白过来,算算时间,对比萧若若的岁数,她不正是自己的女儿吗?

本来找到了女孩,有些高兴的姜离,再一看胖子竟然还拉着女孩的衣袖,一张脸一下阴沉了下来。

“你刚才说谁有病?”

走到胖子面前,姜离冷声问道。

“谁听到自然就是谁喽!”男子满不在乎,大大咧咧地说道,手上却没停,继续拉扯着女孩……

“你找死!”

懒得再和他废话,姜离直接一拳砸出。

胖子正想着该怎么先把这个女孩得到,却突然感觉鼻梁像是被铁锤砸中一般,骨架在可感知的范围内迅速地折断并凹进了脑袋里。

巨大的冲击力带动着胖子的整个身体都飞了起来,飞出几米远,然后才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在身体已经着地之后,胖子才感觉到鼻子上和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想要大哭,嘴一张,冒出来的却都是带有甜腥味道的血液。

周围的人都没想到,穿着迷彩服跟农民工差不多的男人,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动手,一下子都吓呆了。

“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被人一拳打懵,胖子完全吓傻了,也顾不上疼痛,赶紧挣扎着爬起来求饶。

“跪下!”

姜离的声音很冷!

胖子想要解释,脚下却根本不受控制,扑通一下跪在了姜离的面前。

萧嫣然正在奋力挣脱胖子的魔爪,却不料对方竟被人一拳打飞了。

一扭头,看到不远处的女儿,正有些奇怪,却突然感觉替自己解围的男人有些熟悉,再仔细一看,萧嫣然浑身一震,整个人颤抖了起来!

记忆里那个男人的脸庞,竟在眼前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你……你是北境那个混蛋?”

萧嫣然指着姜离,有些不敢置信。

姜离点了点头:“是我,我叫姜离,四年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

啪!

让姜离有些懵逼的是,自己刚说完,女人竟然一巴掌扇过来。

“我管你叫什么,你个王八蛋,你还有脸来找我?”

而想到自己这几年凄惨遭遇,全都是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赐的萧嫣然,情绪一下子失控了,直接大声嘶吼。

“当年你欺负了我一声不吭,现在你回来找我做什么?你嫌害得我还不够苦吗?”

扇了姜离一耳光还不够,失控的萧嫣然拳头如雨点般落在姜离身上,眼里的泪水却控制不住如雨滴般一串串往下掉。

“对不起!”

看着眼前痛苦的女孩,姜离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恨不得自己狂揍自己一顿。

这么好的一个女孩,独自一人承受那么多,还一个人带着女儿这么多年,我为什么没有能早一点回来找她们?

姜离自己都觉得不可原谅!

“对不起?我和你素不相识,你强行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就一句对不起?”

“你害得我怀上了你的孩子不得不生下来,害得我被未婚夫退婚,被亲戚讥笑,被朋友看不起,就一句对不起?”

“你让我父母和我一起受到牵连,一家都被赶出萧家,为了生活下苦力赚钱?就一句对不起?”

姜离的一句对不起,反倒是让萧嫣然爆发了,嘴里大骂着,手上也没有停。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只要能补偿你们母女的,我做什么都愿意。”

姜离紧紧地抓住女孩的手,发自肺腑地说着,接着看了一眼地上的胖子:“不过,你如果缺钱,我可以帮你,用不着这样!”

“你说什么?”

“缺钱?”

“姜离,你这个王八蛋,畜生!”

萧嫣然的心情刚有些缓解,却直接被姜离这句话点炸了!

“我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你欺负了替你生了女儿,一个人照顾女儿,你回来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竟然认为我是在和别的男人鬼混?是在为了钱?”

“你以为我萧嫣然就这么下贱?”

“你以为我是心甘情愿来陪这个胖子吃饭?”

“要不是因为若若的病没办法治,只有他能请到孙一针孙神医,我愿意这么下贱么?你个王八蛋竟然还怀疑我?”

“你知不知道,陈家陈天阳已经放出话来,只要他不同意,没人能够请动孙神医,我不到处想办法,能怎么办?”

“再说,我萧嫣然又不是你老婆,不要说和人吃饭了,就算是和别的男人睡了,真的嫁给了他,又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什么?竟有人这样欺负他们母女?自己刚才竟然还质疑她?

萧嫣然一连串愤怒中带着委屈的嘶吼质问,让姜离恨不得抽自己几耳光。

若若生病了?怪不得看她脸色发白,似乎走路也有些慢。

而嫣然她竟然承担了这么多的委屈?自己竟然还怀疑她?还是个男人么?

不等萧嫣然再说下去,姜离直接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我错了,真的,我真的错了,相信我,陈天阳是吧?放心,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低头附在女孩耳边,姜离低声说道。

“放开我!”

“你这个混蛋,你凭什么碰我!”

无论姜离怎么用力,萧嫣然仍然是奋力挣扎,有些担心女孩会伤着她自己,最终姜离还是只有无奈地放开了她。

“啪!”

刚腾出手的萧嫣然,毫不犹豫地再给了姜离一个耳光。

“臭流氓,我告诉你,四年前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萧嫣然现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也不会有,你再碰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萧嫣然恶狠狠地说道。

“爸爸?你真的是我爸爸?”

这个时候的小姑娘萧若若,却看着姜离,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问道。

“当然,若若,爸爸回来了!”

说着话,姜离把萧若若一把搂进怀里,妈妈不让碰,抱抱女儿也不错。

只不过,姜离刚一把女儿抱到手,却马上就被萧嫣然给夺走了。

“这是我女儿,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将女儿护在身后,萧嫣然冷冷说道。

“妈妈,叔叔到底是不是若若的爸爸啊?”

小丫头似乎有些迷糊了。

“不是,你爸爸已经死了!”

萧嫣然回答很果断。

“可是你之前不是说,爸爸在保卫国家么?”

萧若若有些疑惑。

“我说死了就死了,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走,跟我回去!”

说着话,萧嫣然直接抱着萧若若就往外走。

临走前,还狠狠第瞪了姜离一眼,似乎在警告他。

弄得姜离有些无语。

“嫣然,若若,你们放心,我姜离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你们母女受欺负,那些欺负过你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看着远去的萧嫣然和女儿,姜离坚定地说着,然后转过身,一股杀意突然从身上散发开来,别人倒没什么感觉,地上的胖子却感觉一下子进入了冰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