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殿

“起来!”

踢了一脚还跪在地上的胖子,胖子赶紧爬了起来。

“那个,大哥,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胖子满头大汗,赶紧解释。

“刚才哪只手碰的她?”

“大哥饶命啊,我真没碰着她,刚才我只是拉了一下她衣袖……”

“衣袖也算!”

“啊?可是我……”

“不说那就是两只手都碰了!”

不再给对方辩解的机会,直接转身离去。

这就走了?

胖子愣了一下,有些欣喜也有些不敢相信,上一刻还在说要废了自己双手的男人竟然转身就走。

“看,他的手!”

周围刚才还在围观的人此时也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当看到胖子的两只手突然扭曲的形状时,所有人一下子都傻了!

咔嚓!咔擦!

两声骨骼寸断清脆的声音响起,下一刻,餐厅里只剩下胖子因为剧痛而控制不住的大声嚎叫。

姜离没有留情,胖子的两只手都全部废了,再也没有复原的可能。

从餐厅出来,姜离掏出了电话。

“喂?老家伙,我是姜离,我在阳城!”

“我要阳城的掌控权,立刻,马上!”

“放心,没忘记你,下次到京师我去看你!”

“什么?介绍你孙女给我认识?不用了,我已经有老婆了,真的,孩子都有了!三妻四妾?老家伙,我姜离可是个很传统的人……”

好不容易才挂断了那个难缠的老家伙的电话,姜离有些头疼,发誓以后如果没有天大的事绝不联系他。

作为炎黄战尊,乃是上了龙国战尊榜的人物,想要一个区区阳城的掌控权,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现在搞得像是欠了那老家伙一个天大的人情一般。

更为关键的是,那老家伙的意思似乎是要姜离用终身幸福来还这个人情,姜离可做不到。

十分钟后,一辆坦克般的装甲车飞驰而来,在餐厅门口一个急刹。

车还没有停稳,一个穿着军装满头大汗的中年男人,赶紧打开车门飞奔而来。

看见姜离在看手表,雷蒙顿时汗如雨下,没有丝毫的辩解,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雷蒙迟到一分钟,请战尊责罚!”

虽然已经离开军中到地方多年,但雷蒙依然把自己当成一名军人。

而在军中,迟到那可是重罪,枪毙都是正常的。

炎黄战尊对于时间的严格要求,雷蒙是听说过的,更不要说现在他成了阳城的掌控者,主动认错,是唯一的机会。

“起来吧!”

让雷蒙有些意外的是,传说中治军严格的炎黄战尊,竟然让他起来,一时间有些不敢置信。

“在军中我要求严格,那是因为战场上,不要说迟到一分钟,哪怕是一秒钟,也有可能让整个战局被扭转。不过,现在毕竟不在军中,责罚就不必了,我给你一个将功抵过的机会,半个小时内,把薛神医请到这个地址,给一个小女孩治病……”

紧接着,姜离打电话问了姜洛跟着萧嫣然母女到什么地方了,然后把地址说给了雷蒙。

雷蒙赶紧磕头退下去安排,一秒钟都不敢耽搁。

阳城萧家。

今天正是萧家老爷子的八十大寿。

城北的萧家大院从早上开始就热闹非凡,前来祝寿的人络绎不绝。

毕竟,萧家在阳城也算是二流世家,除了几个一流世家外,那都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想要和萧家攀上关系的人自然不会少。

萧家大院内,萧嫣然正跪在地上,对面轮椅上坐着的,正是今天的主角,萧家老爷子。

“爷爷,求求您了,救救若若吧,她身上毕竟也流着萧家的血……”

“萧嫣然,我今天让你重新进入萧家,就是想给你个机会。一会儿天阳来了,你好好陪陪他,没准儿他一高兴,你就可以再次嫁入陈家。等你嫁到了萧家,再提治病的事情,不就轻而易举了么?可是你呢?你偏偏把这个孽种带来,你这不是给天阳找堵,给我萧家找不自在么?”

萧家老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向萧若若的目光更是一脸的鄙夷和嫌弃。

当年才十八岁的萧嫣然,因为失身给了姜离还怀孕,作为阳城一流世家的陈家自然是马上就选择了退婚。

不过,不管是陈天阳还是陈家,都没想到,生了孩子,还被赶出萧家的萧嫣然,竟然越长越漂亮,这几年下来,已经被公认为阳城第一美女了。

而陈天阳再找上门来想要娶萧嫣然的时候,直接就被萧嫣然断然拒绝。

不甘心的陈天阳开始打起了歪主意,知道萧若若的病必须孙一针才能治好后,借着和孙一针的关系,竟公开放出话来,没有他的允许,没有人能请动孙一针给萧若若治病。

也正是因为陈天阳打算再娶萧嫣然的消息传出,萧家才允许萧嫣然在萧老爷子生日这天进入萧家,却没想到她把萧若若也带来了。

“若若的病等不起,如果不治好若若的病,我是不会嫁给他的!”

萧嫣然的回答很是坚决。

“你……你怎么就这么顽固不化?”

萧老爷子差点儿直接气吐了血。

“嫣然,几天不见,你更漂亮了!”

就在这时,一个油头粉面的男子进了萧家大院,正是萧嫣然曾经的未婚夫,阳城一流世家陈家大少爷陈天阳。

看到萧嫣然跪在地上,陈天阳赶紧伸手去扶,却不想萧嫣然反应到也快,见爷爷不松口,干脆主动自己站了起来,在旁边找了个空位置直接坐下。

“嫣然,别躲啊,我们好好聊聊……”

说着陈天阳又要往萧嫣然身边凑,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直接挡住了。

定眼一看,陈天阳才发现,对方竟然是个穿着迷彩服的家伙。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见这个家伙竟然还在萧嫣然的身边直接坐下,陈天阳气得肺都要炸了。

“我?我是她男人,是她爸爸,不该进来么?”

姜离指了指身边的萧嫣然和萧若若,有些不解地问道。

“哈哈,笑死我了,这个贱种的爸爸听说是北境当兵的,这些年北境士兵死伤惨重,十不存一,她爸爸肯定早就已经死了,你这骗子骗人也不知道编个好理由?”

陈天阳忍不住哈哈大笑,却发现萧嫣然似乎没有反驳的意思,而小丫头萧若若已经钻进了男人的怀抱,一下子愣住了。

“你……你真的是北境那个人?”陈天阳依然有些不敢置信。

“是我,我叫姜离!”

姜离点了点头。

“什么?这难道就是四年前把萧嫣然睡了的那个男人?”

“可惜了,还以为得到萧嫣然的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怎么是个农民工啊?”

“哎,好好的白菜被猪拱了!”

姜离一点头,萧嫣然又没反对,院子里顿时传来了议论纷纷的声音。

啪!

陈天阳还没反应过来,萧老爷子已经狠狠一拍桌子!

哗啦一声!

桌子直接断成数十块掉落地上!

“你这王八蛋还敢来我萧家?是谁放他进来的?报案了没有?”

老爷子似乎气坏了。

“快走,谁让你来的?”

萧嫣然也有些生气,这个姜离没经过她允许就进来了,还坐在她身边说是她男人,甚至还有可能坏了给萧若若治病的事儿,赶紧低声喝道。

“我不能走,我找了医生来给若若治病,我要在这里等着。”

姜离摇了摇头。

“什么?你找的医生?”

“你知道若若什么病么就胡乱找医生?你以为若若的病是随便一个医生就治得好的么?你别反倒治坏了若若。姜离,我不指望你能帮上什么,但是请你不要捣乱了,好吗?”

听到姜离竟然给若若请了医生,萧嫣然吓了一跳,赶紧说道。

薛神医可是整个龙国都有名的神医,怎么请他来反倒成了捣乱了?

见萧嫣然不信,姜离也不再解释。

“哈哈,这个臭当兵的竟然找了医生?还要给她治病?哈哈,笑死我了!”

一旁的陈天阳听了萧嫣然的话,又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转身看向萧老爷子,拱了拱手。

“萧爷爷,这次我来,可是请了薛神医的首席大弟子孙一针孙神医来给您治病,您老人家很快就可以不用一直坐在轮椅上了!”

陈天阳又一脸得意地主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