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久情深:霍少太会宠

夜,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夏栀被继母带到酒店的时候,意识混沌不清。  

阖眸之前,眩晕的视线里,是继母不知道在和什么人说话的场景。   

晕过去的夏栀,被人抬到了楼上房间,继母杨惠芩站在门口,笑的开心。

刚出酒店,手机便响了,杨惠芩接起来,抑制不住的兴奋,说:“杉杉,你可以出国了!”

夏栀再次睁开眼睛,缭绕的视线里,是黄色的光线。

她扶着晕胀的头坐起身,正好看到一个秃了顶的中年男人走出浴室,圆滚滚的肚子上,只围着一条浴巾。

几乎是看到男人那瞬,夏栀便吓得一个哆嗦。

“你是谁?这是哪里?”    

鲁总不答,搓着双手爬上床,“我的小宝贝,不要怕,我会好好疼你的。”

看着靠近自己的男人,夏栀直摇头:“不要……不……”

男人扯掉腰间的浴巾,又开始撕扯夏栀身上的衣服。

不知是从哪来的力气,夏栀猛地推开他,男人肥胖的身体滚下床,半天都没能爬起来,夏栀就这么跌跌撞撞逃了出去。

笔直的走廊,在她脚下都变得扭曲,她猛甩着头,扶着墙朝前走。

“你个贱女人!让老子抓住你,你死定了!”

身后是鲁总暴跳如雷的吼声,夏栀苍白着脸色,摸到门就开始用力的拍:“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救救我!”

一连拍了几扇门都无人应答,她彷徨到近乎绝望。

倏地,其中一扇房门居然被她推开了!夏栀来不及多想,踉踉跄跄闯了进去。

房间很黑,有浓烈的酒气,冷气开到最低,直让夏栀打哆嗦。

“谁?”是个冷酷的声音。

夏栀刚要开口求助,下一秒竟被人扯了过去,直接压在墙上。

“先生……”

头顶的男人,整张脸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他压住夏栀,发出冰冷的笑声,可渐渐,笑声里融入了一丝悲伤。

“为什么要离开我?说,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夏栀不甚清明的脑袋,被他摇着更加迷糊了。

知道他认错了人,她努力想要解释,“先生,你听我说……”

门却在这时又被推开了。

鲁总带着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来,“那个女人在哪儿?”

夏栀身子一僵,小脸吓得煞白。

身上的男人,慢慢抬起头,尔后调转视线,冷冷凝住身后几位不速之客,一字一句,字字悍戾,“不想死的,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你是谁?”鲁总叫嚣道:“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就在这时,酒店经理匆匆赶到,一看对面的男人,吓得一头冷汗,赶紧拦住鲁总,“鲁总,快跟我出去吧。”

“不行,老子今天非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经理赶忙伏在他耳边,小声说:“他是……”

听后,鲁总变了脸色,再无之前嚣张的气焰,低着头,生怕被对方认出来似的,带着手下狼狈离开。

房间里又陷入一片沉寂。

夏栀总算松了口气,“先生,谢谢你!”

男人转回头,“为什么要离开我?”

他靠近她,酒气拂面。

倏地,她被一股强悍的力道给扯了过去,下一瞬跌到床上,一个坚实的身躯压了过来,身体与她挨得密不透风。

身下的柔软,让他彻底疯狂。

黑暗中,看不清男人的样貌,只能听到他一声声质问,还有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不要……”夏栀吓坏了,双手撑着他滚烫的胸腔,声音里带着哭腔:“求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根本不听,大手蛮横地撕开她的裙子

“不!”

她的尖叫声还没有冲破喉咙,身下猛然传来的剧痛,就已经麻痹了她全身的神经。

在男人发出一声低吼后,趴在了她的身上,耳边是他呢喃的声音:“菀然……”

待一切冷静下来,男人睁开眼睛,看清身下的女人时,他震了住。

夏栀早已晕了过去,长发遮住她素净的小脸,依稀能看到她尖尖的下巴。

“霍总!”房间外,有人敲门:“我们该离开了。”

霍怀琛清醒过来,皱着眉头抽身离开,一眼便看到了床上那一抹嫣红。

此时此刻,显得那样刺眼。

他眯起眸子,懊恼的低咒一声。

很快,他将自己收拾好,头也不回的推开门出来。

看着门外站着的助理连衡,吩咐道:“你搞定!”

连衡颔首:“是,霍总。”

不大一会儿,有人走进房间,看到床上的女人,给她注射了一支针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