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久情深:霍少太会宠

夏栀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

雨停了,阳光明媚灿烂,透过窗纱照进来,在地上留下清清浅浅的光斑。

夏栀伸了个懒腰坐起来,身下不明所以传来一阵阵痛楚,让她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门推开,继母杨惠芩端着早饭走进来,见夏栀醒了,立马殷勤道:“睡醒了啊?来,小栀,快来吃早饭。”

杨惠芩观察着夏栀的反应,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不管怎么说,她也要顾及点自己丈夫,自己把夏栀卖了的事儿,要是让他知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可是, 她急需要一笔钱送女儿出国,刚好一个认识的姐妹,介绍了这桩买卖。

她总不能送女儿去卖初次吧?所以,只能让这个继女去做这样的事情。

夏栀蹙眉,格外狐疑的看着热情的继母,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谢谢阿姨,放在那里就好。”

见她还像往常那样,对自己态度不冷不热,杨惠芩心里也开始犯嘀咕,这丫头不声不响的,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夏栀走出房间,父亲夏剑锋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夏杉坐在客厅里,商量着留学的事。

“姐!”夏杉朝她甜甜一笑,说:“留学的事已经定下来了,我下个月就可以去英国了!”

夏栀不甚在意,只是淡淡地说:“那恭喜了。”

夏剑锋生怕大女儿认为自己偏袒,忙解释道:“钱是你阿姨借到的。”

夏栀对此并不关心,“我去上班了。”

直到出了门,她的脑袋始终都有些昏沉,有关昨晚的记忆,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

霍怀琛回到霍家,刚进卧室,身后就跟进来一个人。

“怀琛,你昨晚去了哪里?”

霍怀琛回过头,看向站在身后的女人,视线在她隆起的小腹上掠过,又缓缓收回,“和朋友在一起。”

“什么朋友,我认识吗?”

“大嫂!”

霍怀琛低低唤了一声,态度寡淡,“这些不是你该关心的,你照顾好自己和肚里的宝宝就好。”

霍怀琛那句“大嫂”,让唐菀然情绪彻底失控。

“我不要做你的大嫂!你心里明白,我爱的人是你!我知道,你也是爱我的!当初嫁给你大哥,都是因为因为我误会了你,我真的好后悔!怀琛,你大哥已经不在了,没有谁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霍怀琛转过身,声音沉得可怕:“就在因为我大哥已经不在了,我们才没有可能。”

唐菀然怔怔地望着他,“你嫌弃我怀了他的孩子?”

“不!”

霍怀琛否认,“恰恰相反,我还十分感激你怀了他的骨肉。至少这样,能减轻我的负罪感。”

唐菀然自嘲一笑,手指他,控诉道:“怀琛,你太自私了!你对你大哥的死心存愧疚,你就想用我来补偿?”

“……”

“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去拿掉这个孩子?”

“你敢!”

霍怀琛少见的对她动了怒,他上前一步,犀利的视线将她牢牢俘获,“你不许你动这个孩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