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绝帝尊

金狮大酒店是邯城最大的酒店,向来就是邯城市权贵摆宴最喜欢的地方,今天更是分外热闹。

今天对于邯城市许多有头有脸的人来说,是个很重要,也是很欢喜的日子。

张家家主,今年横空出世闪耀邯城的商业女王,也是如今张家的家主张燕,大摆生日宴的喜日。

与此同时,今天还是张家拍卖位于邯城市最繁华地段,两块地皮的好日子,寸土寸金,商家必争。

叶擎天往里走着,宴会还没正式开始,但已经有很多人开始互相举杯,一边等待着宴会开始,一边四下小声交谈,寻找着合作机会。

“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有服务员端着红酒和酒杯走了过来,尊敬的询问叶擎天。

叶擎天摆摆手,托盘上放了几张红钞。

“不用,谢谢。”

对于这些普通工作者,叶擎天从不缺乏应有的尊重,身为将军,荣耀是因为守护百姓,而不是欺压百姓。

走在无人处,伸手掏出一支雪茄,不知何时走到身后的张瞬,吧嗒一声,给叶擎天点燃。

“将军,打听到了,今天拍卖的地块,就是您家老宅和那座孤儿院。”

微红火光,照耀着叶擎天冷漠的眼神,显得煞气逼人,却又有一种凡人勿近的气势。

征战沙场十二年,叶擎天稍微流露出一丝气势,就能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那是十余年征战沙场,一次次生死之中积累下来的,没有人能忽视。

“这是哪家的大少爷?”

“没错,这气势十足,当真不凡,不会是邯城从来没见过这种人物?”

“别说邯城,整个北幽省都没几个拥有这种气势的年轻人,莫非是燕京来的贵族子弟?”

“什么?燕京来的贵族子弟?不会吧,这张燕有那么大的面子吗?”

“嘘,少说这话,没听说吗,过阵子张家就要与四大家族,联合经营世纪商城了,到时候,人张家就彻底踏入邯城顶尖家族行列,以后张家大小姐,怠慢不得。”

“要是这样,那这张家小姐还真厉害,这面子,恐怕咱们邯城四大家族也不过如此,能请到这种贵族子弟,以后张家,要飞黄腾达了。”

纷纷议论之声,传入张瞬耳朵中,张瞬不由得冷哼一声。

权贵子弟?

莫说是年轻一代,就是整个帝国,所有权贵之中,又有谁能跟叶擎天比拟的?

又有哪个权贵,敢与堂堂北域战境新晋统帅,震慑世界,外敌不敢争锋的玄甲军创始人,血色青帝比肩?

青帝掌生命,血色主死亡,一言定生死,何人敢争锋?

“咦,那不是叶擎天吗?”

“一叶擎天?好霸气的名字,只是不知是何来历?”

突然,人群中有人认出了叶擎天,出声喊出了叶擎天的名字。

叶擎天顺声音看过去,原来,是大哥赵华的几位同学。

其中一名披肩秀发,穿着一身粉红色长裙,长相秀丽的年轻女子,推开座位快速走到叶擎天面前。

“叶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到这里来了?”

叶擎天也急忙迎了上去,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容:“月语姐,好久不见。”

名叫柳月语的女子,顿时语笑嫣然:“是啊,好久不见。”

说着话,柳月语将叶擎天拉到一旁,急促着说:“叶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要是让张燕知道你的身份,我怕你有危险,赶紧回家,不,赶紧去你姑父家,赵柯也在那里。”

叶擎天轻轻一笑:“月语姐,没事,一个张燕而已。”

叶擎天说的轻松,但说话的语气,不如柳月语那么轻声细语,顿时传入不远处,那张桌子上。

顿时有人不乐意了,一个女人冷哼一声道:“叶擎天,现在不是赵华那废物活着的时候了,小心祸从口出,乱说话没人能救得了你。”

“你叫林玲对吧,我大哥活着的时候,给我大哥写情书最多的,是你吧?怎么,现在人刚走了还没一年,就变成你口中的废物了,能不能给我解释下,是什么让你如此善变?”

叶擎天一步步走向林玲,那女人顿时觉得,自己仿佛承受着万吨巨浪一般,压抑的想要发疯。

“啊...。”

到最后林玲承受不住,尖叫一声:“你冲我吼什么啊,有本事你去找张大小姐,她起头说赵华是废物,谁敢不从?”

叶擎天冷漠的看着林玲:“所以,你就第一个跳出来当张燕的狗?脑子在你身上,看来无用。”

一句话,一个眼神,让林玲霎时间,目光呆滞下来,仿佛真的变成了傻子。

桌上坐着的孙家大少爷孙成,本就看叶擎天不顺眼,一进场竟然抢走了他的风头,如今更是气恼。

啪...

孙成一拍桌子,面色阴沉的站了起来,一指叶枫道:“喂,哪里来的臭小子,竟然欺负女人,而且...张家家主的名字,是你能随便称呼的?”

“就是,叶擎天,别没事给自己招灾惹祸,现在没有赵华给你撑腰了,就你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小子,别在这种场所装逼。”

又一名男子站出来大声叫嚷着,生怕周围的人,都不清楚叶擎天的来历似的。

“原来只是一名孤儿啊。”

“切,还以为什么贵族子弟,没想到,就是个孤儿。”

那些片刻之前还夸奖赞赏的人们,瞬间就改变了口风,仿佛不对叶擎天口诛笔伐一番,就失了身份一样。

叶擎天本不想跟这些俗人纠缠,轻声辞别柳月语,就打算迈步往里走,他要见见张燕,问清楚赵华死亡的真相,更要问问她,为何赵华刚死,就如此出言侮辱他。

“喂,小野种,怎么着,想往里面躲,偷吃这里的好东西?赶紧给我滚出去,别让小爷着急。”

孙成不依不饶,尤其是一句小野种,顿时成功挑起了叶擎天的火气。

孙成的话还没说完,叶擎天嘭一把抓住孙成的衣领子,面无表情,声音平静的说到:“这个世界,从不缺乏找死之人,只是你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我叶擎天杀人,从不管埋。”

平静的声音,却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仿佛那种平静之中,蕴含着莫大的危险。

“你,小杂种,你他妈的赶紧将少爷我放下来,听到没有,否则,这邯城市天上地下,没人能救得了你。”

孙成仍然无比的嚣张,仿佛下一刻,就能将叶擎天给杀死一般。

叶擎天望着孙成那疯狂的模样,微微摇头。

“喂,你摇头什么意思?是不是求我?告诉你,今天你得罪爷爷我得罪惨了,除非跪地求饶,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叶擎天轻笑一声,抽了口雪茄,吐出一口烟圈在孙成脸上:“你错了,我的意思是,你们孙家人,真没什么脑子。”

咔嚓...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下一刻,就听到孙成无比凄厉的惨叫声。

“嘶...!”

同桌的人,顿时都倒吸了口凉气。

大厅中关注着这边,在看热闹的人群中,也传出一阵阵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