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战龙主

“恭送龙主!”

北美最大的私人机场内,十万名身着黑衣,满脸煞气的男子,目送着一架龙头标识的飞机腾空而起。

每个人的脸上满是崇敬和狂热之色。

机舱内,一名面容冷峻的男子,站在飞机窗口,目光遥遥地看向下方的战士们,眼神带着一丝追忆。

男子名为叶无道,正是威压海外的龙门之主!

叶无道看着窗外,内心叹息不已:“谁能想到,当年因为意外,和夏都第一美女发生关系的小保安,如今却成了威震全球的龙门之主?”

“江雨柔,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在恨我……”

五年前,叶无道只是夏都江氏集团的一名保安,可没想到,因为一次意外,却和美女总裁江雨柔一夜风流……

夏都第一美女和穷屌丝发生关系的事,瞬间传遍了整个夏都,各大电视台争相报道。

事后的江雨柔几乎崩溃,江家名誉一落千丈。

掌权人江老太太一怒之下,把江雨柔从总裁降职成了小职员。

并且,还把这一家子人赶到了贫民区。

而后,叶无道和江雨柔领了结婚证,但江家并不承认,反而觉得是奇耻大辱。

为了能在江家抬起头,叶无道一怒之下去了海外打拼,如今他成了龙门之主,也到了该衣锦还乡的时候。

……

次日。

叶无道独自一人到了江雨柔的家门口。

这是一套非常破旧的一层住宅,房子很旧,门口有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小院子,院中杂草丛生。

叶无道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想来,老婆江雨柔这几年,确实吃了不少苦。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打开,一个面相凶恶的中年妇女,拖拽着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走了出来。

那中年妇女把小姑娘推到门外的院子里,怒气冲冲的骂道:“你这个野种,真是不打不听话,今天老娘就打死你。”

“呜呜,阿姨不要打楠楠了,楠楠什么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叶无道不由皱起了眉头,眼看那小女孩,年纪约莫四岁,穿着泛黄的旧衣服,身子骨瘦弱,像是长期营养不良一样,脖子上还套着一条狗链子,被牢牢的栓住。

没想到,那中年妇女不理会小女孩的求饶,抬手给了那女孩一个耳光,将小女孩抽倒在地。

那个妇女还不肯罢休,拿着鞭子就往小女孩身上抽,一边抽一边还骂着:“我打死你个野种,让你不乖乖吃饭,有爹生没爹养的杂种。”

小女孩被吓的大声惨叫,想要逃跑,可中年妇女却一拉拴在小女孩脖子上的狗链,直接将其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小女孩被狗链拴住脖子,中年妇女拉拽的力道又强,疼的小女孩直翻白眼,差点就要窒息。

中年妇女不仅不担心,反而狞笑着拽住小女孩的头发,硬生生的往地上的一个脏兮兮的狗盆里按。

狗盆里,倒着的是酸臭的剩饭剩汤。

“小杂种,你刚刚不是不愿意吃吗?老娘今天就按着你吃!”

小女孩的脸被按进了狗盆里,酸臭的剩饭剩汤呛得她不停咳嗽痛哭。

中年妇女却不肯罢休,用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给我吃!好好的吃!像你这样的野种,只配吃这种剩饭剩汤!还有,你要是敢告诉你那个不要脸的妈,我就活活打死你,听到没有?”

小女孩被按在狗盆里,奋力的挣扎着,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中年妇女见此,又是一把拽住小女孩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对着脸就是猛抽。

“小杂种你说话啊?”

“楠楠,楠楠不是杂种……”

小女孩哭的非常凄惨,脸上满是酸臭的剩饭剩汤水。

她边哭,还边绝望的大喊道:“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啊!有坏人欺负楠楠,你什么时候才回来保护楠楠啊……”

就在这时!

轰的一声!

院子的铁栅栏门被直接踹开!

叶无道满脸冰冷,眼神带着愤怒,一步步走了进来!

“给我住手!”

中年妇女见叶无道进来,惊慌失措的喊道:“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赶紧滚出去!”

叶无道冷冷的说道:“我看你一把年纪,应该也早以为人母,如此虐待一个孩子,你还是人吗?”

中年妇女鄙夷的骂道:“我虐待她怎么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说着,她又鄙夷的说:“这个野种,是她妈跟一个叫叶无道的保安鬼混之后生下来的,就是个有爹生没爹养的杂种!老娘教训她,你别他妈多管闲事!”

听到这话,叶无道如遭雷击!

这个女孩,竟然是自己的?

当年自己和江雨柔一夜风流,她竟然怀了自己的孩子?

可自己的孩子,被这个恶婆娘虐待,江雨柔为什么不管不顾!

叶无道眼里血红一片,看着被中年妇女拽着头发拎起来痛苦的小女孩,心如刀绞!

于是,叶无道怒吼一声:“你真是该死!!!”

说罢,他瞬间出手!

下一秒!

中年妇女只感觉眼前一花,腹部遭遇一记重击、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口吐血沫。

这中年妇女惊恐地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剧痛难忍,竟然完全动弹不得!

她还不知道,叶无道这一拳,已经打断了她的所有筋骨!

从今日,她就是个只有脖子以上能动的废人!

叶无道迈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拽住她的脖子,直接将她的脑袋按在了狗盆里!

“把这碗狗食给我吃干净,少一口我要你的命!”

那妇人吓破了胆,生怕叶无道真杀了她,只能张大嘴、拼命吞食狗盆里馊掉的狗食。

待她将一盆狗食全部吃光之后,叶无道才冷声质问到:“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虐待这个小姑娘?!”

那妇人拼命的求饶:“我也不想这么做啊,都是张东少爷指使我的,求你放过我吧!”

叶无道语气冰冷:“张东?”

对方哀求道:“张家的少爷张东,他看上了叶无道的老婆江雨柔,所以安排我来江家做佣人,让我想办法把这丫头折磨死,这样就能让江雨柔无牵无挂的嫁过去了……”

叶无道心中震怒,双拳已是青筋暴起,直接一拳将那妇人砸晕在了狗盆里。

随即,当他看向自己惊慌失措、惊恐颤抖的女儿,泪水噙满眼眶。

“楠楠,我对不起你……我不配做你爸爸……”

楠楠被吓呆了,轻声问他:“你真是我爸爸?”

“没错,我就是你爸爸!”

楠楠登时哭喊道:“爸爸!你终于回来保护楠楠了!你这些年去哪了……”

叶无道红着眼说道:“爸爸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工作,是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说着,叶无道又问道:“楠楠,你妈呢?她难道不知道你被人虐待吗?”

楠楠哭着道:“妈妈最近一直在往医院跑,不知道有人欺负楠楠。”

叶无道咬着牙问道:“那你外公外婆,还有你小姨呢?”

江雨柔一家四口,除了叶无道的岳父岳母,还有一个小姨子。

楠楠哭着说:“小姨在学校,外公外婆出去了,他们都讨厌楠楠,因为楠楠得了白血病晚期,活不了几天了,所以他们想离楠楠远一点,说是怕晦气……”